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3)

D3

会议在能源部(Ministry of Energy, Iran)大楼里开。除了会议室一层供我们活动,不允许我们到其他楼层参观访问。会议原定9点开始。客人们8点半都已经到了,主人们姗姗来迟,事实开始已经到9点半了。以后的几天也是类似的情况,给我的一个印象是伊朗人很不注意守时,办事自由散漫。

会议室装潢的很先进,每个位子上都有小型屏幕,可以直接看到主席台上演示的内容。中间摆了伊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的旗帜。周围是摆满赠送给能源部的各种礼物的柜子。

如果不是意识到在伊朗,会议的开幕式跟中国一样,先是领导讲话,再是邀请的几个专家讲话,然后才进入主题。伊朗方讲话无一例外讲波斯语,通过同声翻译译成英语。前面的交流知道其实他们的英语是很好的,可能是代表国家的考虑吧,才用的自己国家的语言。表现出的对领导的尊重更是让人感觉这是个很官僚的国家。很意外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黑兰(UNESCO Tehran Cluster)的主任是个中国人。中国人在国际平台上其实表现并不突出,这点远比不上韩国人和日本人。众所周知,联合国秘书长是韩国人。这次与会的国际水文组织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李舜铎,chair)也是韩国人。可能主要是语言上的障碍。

会议的进程远远落后于原计划,午饭在2点左右才吃。会议室边上即有一个餐厅,再里面还有厨房。我最痛恨的西餐!沙拉(将就)/酸奶(yogurt,原味的太酸),酸的掉牙的汤(受不了),鸡块,米饭/大饼(囊?),牛排(有时没有),水果和甜点。接下去的几天中午全是一模一样的午餐,吃的饱饱的,但离中餐的色香味境界差远了。

伊斯兰国家是禁酒的,给我们上的除了可乐,还是就是一种无酒精的啤酒(non alcholic beer),味道类似于我们的果啤,在那边居然很受欢迎。

第一天没有我们的报告,纯充听客。第二三天有我们的一个受邀报告和我的两个报告。大概7点左右,会议结束。伊朗方给大家发了一个邀请信,大致是说他们的能源副部长同志晚上9点到23点,将在某某酒店宴请大家。

这个晚饭时间让我们在接下去的几天内都很痛苦,一方面因为时差,这正是国内睡好觉的时间,另一方面吃到23点,回到宾馆就睡觉好像也很不利于健康,而且第二天早早要起床继续会议。我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晚饭这么饭。大概是因为他们的伊斯兰宗教的规定吧,好像晚饭得上太阳落山后才能吃。无论什么原因,事实上,我们到酒店9点的时候,人还不算多,到11点多结束的时候,发现外面排起长队等待进来吃饭。服了!他们第二天都不用上班吗?

部长同志来的晚,说是宴请,其实是个自助餐的地方,后来查名字,是个很有名的餐馆。部长同志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坐下来吃饭了。我还庆幸说不用听政客的长篇大论,结果饭后,挪了个地方,部长同志开始说话,说一句等待翻译一句,足足讲了40分钟。出来的时候边上的日本专家问我是不是睡着了,我说是的。他说他也很困。

一天的会议很有收获,对于气候变化平时听的多,但没有真实做这方面的工作。伊朗这方面是做的很不错。而且他们的水好像是归能源部管,能源部财大气粗(伊朗石油多),所以做了很多的工作,听起来很有系统性。

Read on mobile:qr cod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