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4)

D4

翻着日程表,第一天晚上是能源部安排的欢迎宴会,第二天晚上是农业部(Ministry of Jahad-e-agriculture)招待,第三天晚上是外交部,第四天晚上是Farewell dinner(告别宴会),第五天晚上是Good bye dinner(白白宴会)。死活搞不清楚告别宴会和白白宴会有什么区别。也可以看出伊朗是个死要面子搞排场的国家,换成欧美国家,有个欢迎和告别宴会,中间啥都不安排了,大家自由活动。

今天有我们同单位的老师的一个受邀报告,讲的是气候变化下的中国水资源以及对策,引起十分广泛的讨论。对于我们施先生领导下完成的前后花了20年的冰川编目巨大的工作十分的佩服。

下午结束的比较早(5点),安排去参观水博物馆。在一个山上。伊朗有悠久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历史。在久远的以前,生活在干旱区的伊朗人已经很科学的利用地下水资源,并建造了叫Qanat的水利设施,这些建筑深挖到地下,沿着地下水流向而建,将宝贵的地下水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供生活生产而用。水博物馆还有储水、灌溉等各种设施。

中国好像还没有类似的博物馆,其实中国也有很悠久,不亚于伊朗的用水历史,比如著名的都江堰。新疆内蒙等地类似于Qanat的设施。西湖不是申遗成功么,大家欢心鼓舞。事实上中国很多东西很优秀,象伊朗这些国家跟西方接触久,大量的国际组织,一点点小东西都当宝一样保护起来,骄傲的向全世界介绍。而象大至北京小到天水这些地方,珍贵的历史建筑纷纷被钢筋水泥取代,5千年的历史只留在书籍里。

由于第二天有我的报告,晚上没去参加宴会。宾馆里接到电话,问why,哪里不舒服,哪里接待不周。解释好久。次日出发去会议室的时候,又是十分关心的问是不是有啥问题。也太关心了,给点自由OK?不过可见伊朗人的好客,这点是不是跟中国很象。

趁着coffee break,有些交流。比如得知能源部大概只有副部长以上等几个高级官员有公务用车,所以他们每次都是订出租车接我们。比如伊朗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又是将dressing code(穿着)列入法律的国家(是不是唯一?),但伊朗总统是民选的,是个民主国家。比如国内一听伊朗问是否在内战,实际上只有边境不大安稳,伊朗的治安十分的好,这可能也得力于法律(他们的法律就包括了宗教)的力量。象伊朗是没有城管,也无需扫黄打非办公室。

也聊到伊朗的经济。据说能源部的平均工资大概是2-3千美金每月。所以伊朗被联合国定位为中等发达国家,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德黑兰的消费很高,比如宾馆一晚上100美金以上,去餐馆吃饭随便50美金以上每人,德黑兰的房价也是从2千到5千每平米不等。

关于货币,我们有开玩笑,一到伊朗我们成了百万富翁了。人民币对伊朗里亚尔大概是1700多比1,美金大概是12000对1。但很奇怪的是民间单位是Tomans(类似音,图曼?),是10个里亚尔。所以问价钱的时候,比如回答说1000,那么要支付1万个里亚尔。

Read on mobile:qr cod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