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nanzt

长沙—韶山周末红色旅游

(我主要是记载了路线和一些网上不大能看到的但我感觉有用的信息,供后来者参考,这玩意自然是有时效性。)

宾馆在长沙五一广场附近,6: 30从宾馆出发,坐2号地铁,约35分钟到长沙南,高铁是7:45 开,大约20来分钟后到韶山南(8: 10)。强烈建议赶早,否则故居内景参观排队太长(如果不参观故居内景则大可自由)。韶山南站建的不错。站前广场很漂亮,小山坡上还有个亭子可以一览高铁站。

在高铁站坐大巴,出站一眼就可以看到大巴坐车处,有两个窗口卖大巴票,第一个窗口是卖50块每人的票;第二个窗口是卖3块到乘客中心的。有很多黑车上来拉客,不要理会。到乘客中心其实很近,大概10来分钟。在于50块的票不需要自己去乘客中心换乘环保车,但我这次去的情况是自己买环保车换乘也很方便,基本没有啥排队。50块票也只包含几个免费景点,并不包括更多景点如滴水洞都还需要另行买票。六十岁以上老人坐环保车还有半价。

Continue reading

中科院成果转化了“中国互联网”

在微博上看到中科院官微回复网友的话,中科院将中国互联网作为高能所的正负电子对撞机的一个重要转化成果。

cas-weibo

我大概是比较早一批使用互联网的,在没有电信网之前使用过科技网,所以了解一点中国互联网的历史。大概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高能所因为业务需要,在中美之间建立了网络专线,1994年设立了中国第一台WWW服务器。86年高能所发送的第一封电子邮件“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被大家作为中国互联网开始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网络专线的建立,涉及大量工程设计,高能所对于早期中国互联网的出现做出重要贡献。问题是中国互联网是高能所的转化成果吗?

Continue reading

ZT: 参观青藏高原冻土站有感

南昭瑾

2018 年暑假,我有幸与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的老师和哥哥姐姐们,一起考察了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和寒区工程。这次特殊的经历让我收获了很多。

7 月20 日7 时,我们一行两辆越野车从格尔木出发,经过西大滩、昆仑山口和五道梁,进入可可西里腹地,一共350多公里,抵达北麓河冻土站时已是下午3时30分。

北麓河站海拔4628 米,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50%左右,大家都坐了很长时间的车,同行的老师和哥哥姐姐们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我站在地上也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风很大,我后悔没有带些更厚的衣服来。老师说,高原上如果感冒了后果会很严重,所以我只好戴上帽子竖起衣领抵御风寒。不远处,刘永智老爷爷已经在门口迎接我们了。

Continue reading

Noah LSM 3.4.1 binaries for Windows

在Windows 10下利用MinGW编译了Noah LSM 3.4.1。可执行包链接如下:

noahlsm-v3.4.1-ming32.zip (Baidu Pan)

包括 driver.exe 对应simple driver版本,urban_driver.exe对应 urban版本。

提供的可执行文件去掉了NetCDF的支持。

更多细节我已经备注到压缩包里的README-more.txt。

MD5码:

8ee77bc180d1a9228212a7485ff17797  noahlsm-v3.4.1-mingw32.zip

README-more.txt

Notice

This is a Noah LSM 3.4.1 version for Windows, compiled with the latest MinGW version (GNU Fortran 6.3.0). I have tested on my Win10 laptop.

NetCDF support has been removed in this binary version due to its huge time costs in compiling with MinGW. You can use ASCII formart to prepare the model drives as demonstrated in the official example data files (bondville.dat). If you prefer to use NetCDF, you have to compile the sources obtained from the offical web site (Goolging Noah LSM).

Credits please go to the group who developed Noh LSM.

Enjoy your research

抄袭之一点浅见

一个学生在QQ动态上转发了一个关于抄袭的长文,长的我没看下去。学生又质疑说,如果一个小说,都出现了男主角骑驴、着白衣、着红衣,性格桀骜的设置,不能认为是抄袭吧。

我看过方舟子关于国外认定抄袭的科普,也与国外教授聊过,自已也在发表科研论文。多数情况判断起来并不复杂。比如大段文字或图表一模一样。严格讲,字数多少并不关键,一句话重复也可能构成抄袭。关键在于这句/段话是否有个人特色,有无特异性,是让别人来写这句/段话,会不会写的一模一样,如果不会,那么这句/段一模一样的话就是抄袭了。一些常规性的描述,谁写都差不多的,就不能认定是抄袭。比如这段的第一句,有我明显的个人特色,如果别人重复了这句,就会有抄袭嫌疑。

内容抄袭较为复杂了,我感觉关键也在于内容的编排是否具有特异性。科学论文相对好判断,如果是文学作品有时候就很不好判断,但如果一连串的事件都一模一样被编排到一起,构成独特的情节,那就有抄袭嫌疑了。

抄袭应该是有意误导读者认为这些内容或表达是作者原创。如果通过合理引用或标注清晰告诉读者这些内容的来源,一些特定创作如普及性的文字,读者都清楚是介绍他人工作,那么就不是抄袭。一些文艺创作如小说、电影会出现一些模仿前辈创作的内容或镜头,读者观众都清楚是向前辈致敬,或讽刺某些内容,也不能叫抄袭。

Continue reading

暗网及相关

最近新闻:华住的数亿条开房记录被人放在暗网上出售。我大致研究了一下暗网及相关技术。

1 Tor Browser / Tor浏览器

这个浏览器主要是使用了Tor技术,使得访问者的信息被隐藏。通常我们在“明网”上访问目标站点,目标站点能马上知道谁在访问它。在Tor网络上,访问者的请求分布到整个Tor网络,因此目标站点只知道访问是来自Tor网络,但不知道是具体哪儿来的。访问者与Tor网络之间是完全加密的,但Tor网络与目标站点并没有对信息加密。

Image

Continue reading

吐糟行程单邮寄

前阵子连续出差,不少航班行程单来不及在机场打印,或者机场没有该航空公司的点,因此只能选择了邮寄。象东航这些大公司,在官网或App上选择邮寄,都能很快速的收到。这些事大公司还是做的不错,另外比如退票,也总是很快就能收到东航的退款,象厦门航空的一次退票经历我就打了十几个电话,长达个把月的沟通,才把钱要回来,然后感觉我好像白赚了一笔钱似的。行程单邮寄这个事一样,一些小公司就不行了。象最近坐了西藏航空从兰州到哈尔滨的的行程,当初在其官网上买(这个公司没有App),选择了邮寄行程单,并提交了地址。结果十几天后也没有动静。打电话到客服,告诉我行程单没有打印。客服小姐担心过了七天就无法打印,比较好心说她来试试,如果过期了她也没法子。耐心等待后是好结果,还能打印并给我补寄。然后我把邮寄地址都补录了一遍(前面我录在官网上的地址等信息据说客服没法看到),这次应该可以了。

这个教训告诉我们,如果靠行程单报销,三天内没有收到,就应该给客服确认了。国内的很多公司跟人都不靠谱,官网上的信息很多时候是作样子,根本没人来处理。

Image

黑河2018中国科学数据会议的感受

会议主题安排的其实还算可以,科学数据涵盖各个学科,所以分解了十几个主题和专题进行讨论一路下来还算有点收获。我主要是参加了灾害和特殊环境分会场和资源、遥感与地球科学分会场。我自己做了一个报告,也听了其他专家的报告,了解了动态,也收获了一些新思路。但这次会议安排的确不怎么样,可能是近年来参加的大型会议(其实不是很大,大概400多人)里做的最差的,可能是中科院网络中心委托给黑河市某单位,但该单位办会经验很有限所致,但作为主办方网络中心也有责任。

比如我们注册的时候要求在一个网站上填写个人信息,和预订的酒店,结果预订酒店的信息根本没有交到酒店,所以酒店根据先来后到,把房间给没有预订的人了,导致已经预订的后到的参会人员因,没有房间可住。我住的黑河国际饭店就出现这样的情况,24日十几名预订了房间的专家没有房间。没有一个会务人员在现场,而我们试图与会务人员联系,电话打了不少,没有解决问题不说,到最后人也没有出现。

现场注册交了钱,发票只能后寄,这可以理解,我将邮寄信息发到指定邮件,然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收到我发的信息,有没有将发票开了寄给我。写了数个信要求确认一下收到我的信息,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知道这算是种什么态度。可能对方太忙吧。(按:发票已经顺丰寄来,Aug 4, 2018)

会议之前数个信过来要求提交报告报告,说不提交摘要就不能给安排报告,尽管我是分会的受邀报告,但还是听话的花了点时间写了摘要提交了。但在会议上没有看到任何摘要的材料,即便是微信的在线系统里也没有任何摘要信息。请问这些摘要提交上去的是干嘛的,可能是给网络中心领导看的,不是给与会专家交流的。

会议注册费交了1200块,不算少了,但这个办会水平有点对不起这个注册费。

这次会议其实挺折腾的,从兰州到黑河没有直达,从哈尔滨中转,还住了一晚上。哈尔滨机场周边的宾馆在一个没有人烟的道路灰土飞扬的小镇。回程从黑河到南京,哈尔滨中转时又延误了三小时,深夜一点多才回到家。

会议已经结束,见到许久没见的朋友很快乐,这些不爽的感受也就变得不重要,只是记录一下。

安装最新版的SS服务

pip install shadowsocks 安装的ss服务是2.8.2版本,是比较低的版本,而repos里没有更新。

2018-2月份大概有shadowsocks-python的3.0版本出来 。需要手动安装。

  1. systemctl stop shadowsocks 将服务先停掉;

  2. pip uninstall shadowsocks 将原卸载掉,配置文件及自动启动文件,防火墙等不要动它。

  3. wget –no-check-certificate -O shadowsocks-master.zip https://github.com/shadowsocks/shadowsocks/archive/master.zip 下载

  4. unzip shadowsocks-master.zip

  5. cd 到setup.py所在目录

  6. python setup.py install –record /usr/local/shadowsocks_install.log 安装

  7. systemctl start shadowsocks 启动服务

  8. ssserver –version 可以查看当前版本。(应该已经升级到3.0)

另外建议安装yum install libsodium,以全面支持ss的加密方法如AEAD系列。

以及yum install mbedtls

如果不是用aead加密,还推荐aes-256-gcm。

然后重启ss,systemctl restart shadowsocks

当前环境:Linode,CentOS 7

2018暑假祁连八宝河—青藏高原野外实践(7/13-7/23/2018)

前期准备

购买保险、常用药品;租车事宜;地形图或下载好离线卫星图;行车路线、住宿预定等事宜。

Day 1,南京——兰州,高铁

租借和购买野外所需仪器和材料;

Day 2,兰州——张掖,高铁,宿张掖

火车上午抵达,下午参观中科院黑河遥感试验站

Day 3,张掖——龙首电站——莺落峡——草滩庄水利枢纽——祁连,宿祁连

龙首电站,讲解水力发电及潜在影响;

莺落峡水库对莺落峡水文站观测结果的影响,讲解径流还原的必要性;

黑河干流莺落峡出来后,部分分流到干渠,其余通过自然河流向下,讲解黑河流域干、支、斗、毛到田间的分级渠系结构,讲解黑河分水方案;

草滩庄水利枢纽对自然河道进一步进行控制,至此分解为东西子渠;

莺落峡水文站、草滩庄水利枢纽结合Google地图的卫星照片可以找到;百度地图缺卫星照

至祁连路上经峨堡、阿柔大寺,可停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