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朵朵小朋友

朵朵父亲节表演

DSC_0488

上午9点就嚷着过去演出场地,又是化妆折腾了很久时间,拉她去吃午饭,还害怕错过了表演排练时间,好说歹说吃了个肯德基,回到又是长时间的等待,到下午3点才轮到表演。表演大概为时5分钟吧,题目叫海鸥,我感觉还是不错的,蛮有专业的感觉。只是围观的人太多,我挤不过去,所以拿个相机大致拍了一些,都不好。上面的照片还是从图中裁剪出来的。

朵朵六一表演

这是朵朵幼儿园的学前班最后一学期,大量时间就在准备几个演出表演了。比如前面有个春季运动会,上周五的六一表演,以前毕业前的表演。六一表演里朵朵有4个节目,三个舞蹈,一个唱歌。三个舞蹈里两个是朵朵领舞,一个是集体舞。当朵朵不愿意去上课外的舞蹈课时,我们就这样鼓励她,你看,如果不是你在外面学跳舞,你们幼儿园的老师也不会看上你让你领舞了。明显这种鼓励是有效的。而且在外面有更专业的训练时,在一群小孩里,她的表现要好不少。一个演出结束,朵朵俨然成了小明星了,数个小朋友都上来故意亲近她,将她得意的不得了。

我跟朵朵妈都不是外向的人,朵朵妈稍好一些,我甚至都是比较内向的,不善于讲话的,但也不尽然,我对我看得上眼的人还是喜欢讲话的。但朵朵的表现看起来,人越多越是活跃,兴奋的很。六一演出前,幼儿园要求小孩7点到校,所以前一晚上我们说好,6点就要起床。结果闹钟没响,朵朵跑来我们卧室叫我们了,一看,已经穿戴整齐了。要知道,平时8点上课从来都是被妈妈叫醒的。因为这个六一演出,已经兴奋了整好几天了。让我安慰的是,当我问朵朵在台上跳舞的时候紧张不紧张,她一脸不解的样子说,为什么要紧张呀。我说爸爸在台上站的时候,就会紧张的讲不出来话来。她就拿这个跟妈妈讲嘲笑了我好几天。

朵朵其实还是很辛苦的,周五晚学钢琴,周六一天又是视唱,又是跳舞。周日才得以休息。有时候不愿意让她学这么多,但看着周围的孩子个个都这样,怕以后在竞争上她吃亏了。钢琴跳舞主要是基于女孩嘛,气质还是很重要的,以后也好嫁人,哈。至于学习上,我们俩不大管,要求只要中等就好了。

周末

周末是科技周,朵朵妈要在实验室当讲解员,接待参观者据说五六百人。所以只有我来支持朵妈工作了。

周六上午朵朵学视唱,回来朵朵妈实验室听了回她的表现,看离下午的跳舞还有些时间,带朵朵去银滩的湿地公园。很漂亮的地方,草长的不错,一片绿色,空气很清新。地方有些大,带着朵朵走了一部分,一看时间已经近1点,赶紧向回走。

朵朵两前门牙摇晃了,新出的牙长在里面了,外面的还没掉,所以周日上午带着去看牙齿,拔了牙齿,本还想着有点痛,朵朵同志又要哭鼻子,结果她说不疼,流了点血,咬着一口棉花回家。朵朵坐在家就看电视,所以在网上找了下附近有没啥值得带小孩去看的地方。决定去在七里河的省博物馆。买票的时候,一点惊喜,赶上免费了。博物馆很不错,内容也很多。不过朵朵赶兴趣的就恐龙和黄河古象了。我试着给朵朵讲解一些相关的东西,就看着她点头,估计没真正懂多少。

跟帮我们做饭的阿姨推荐了一下博物馆,她家有上初中的小孩,值得找时间过去看看。

周日植物园

因为前面看到网上说植物园的郁金香已经开了,周日带朵朵再次过去。植物园门前挂着郁金香展的横幅,门票也从5块长成10块了。不过车还可以进去。郁金香其实开的还少了一些,可能花是分批植下去的,部分开的比较好了,多数还是花骨朵。

赏花对小孩子来讲要求苛刻了一些,对朵朵来讲更感兴趣的是在人工湖划船。

一起去还有我的学生们。

image
各种花色的郁金香

image
朵朵小朋友站在郁金香花圃前

音乐会

今天做了一天的文艺青年。上午送朵朵学视唱,下午朵朵跳舞,晚上陪着听一个音乐会。象我这等粗人,这是第一次去正式的音乐会,所以还专门换了件衣服。七点多出发,路堵的一塌糊涂。
到金城剧院一看,好像档次还蛮高的,横幅是纪念肖邦200周年,春天随想音乐会。别笑话,兰州这种文化水平不高,大家乐衷于吃喝的城市,这次来了两个俄罗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教授,便是几年一遇的大事了。
回来的路上,ld问感觉如何,对我来讲,只知道他们弹的很好,只见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但讲不出个道道,事实上,凡够水平上电视舞台演出的,都已经到一定水平,在那些水平之上的差距,已经不是我等缺少艺术细胞的可以区别出来了——btw,我感觉朵朵的老师,已经水平蛮高了,哈,今天看到她的一个说明,西北民族大学的老师,白俄罗斯拿的一个硕士学位回来的。——也不清楚哪些难度大。跟ld还讨论,看样子,那个豆腐(什么什么托夫)教授带的中国博士生弹的看起来飞快,好像更难一些。估计不是这样,钢琴这东西,师傅带徒弟出来的,一般讲,师傅还是要强一些的。这跟做自然科学研究的是不一样的。
哪天有机会问问朵朵的李老师,看里面有什么门道没有。

和我说温州话

一天,奶奶接朵朵放学回家,在路上买了一些好吃的,正好碰到香香,奶奶就和朵朵商量:“咱们分一点给香香吃吧”。朵朵没有吱声。回到家,朵朵就说:“奶奶,下次这种事情的时候,你和我说温州话好了,这样别人听不懂,我如果不愿意就可以说出来了,而你说普通话,别人都能听懂,我哪里还好意思说不给呢”。酷。

转 朵朵的提问

现在朵朵很喜欢问问题。昨天,问我:“为什么我们是早上,爸爸那边还是晚上呢?”我想用比较科普的方式回答:“因为地球很大,太阳光照的时候只能照到一半,而爸爸正好住在另外半个地球那边,所以我们是早上,他们是晚上,同样,当我们是晚上的时候,爸爸那边就是早上了。”朵朵听得稀里糊涂,问:“那为啥太阳光不会照到月亮上,然后再转个弯照到爸爸那边呢?”恩,好像她说得也对,我一下子还没想好如何回答,朵朵又问:“地球是什么,我只在动画片里面见过地球,为什么见不到真正的地球呢?”我只好回答:“我们现在生活得地面就属于地球的一部分,但因为地球太大,谁都看不着,只能站太阳上才能看着。”朵朵感觉很遗憾:“可是太阳上全部是火,会把人烧坏的,哎,究竟什么人才能看见地球呢?”看来要赶紧买点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书看看,不然面对朵朵的提问我就会很茫然了。

原帖地址:http://zhaosp.spaces.live.com/blog/cns!FC10C9B54FB13ED7!240.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