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再遇论文篇幅限制

一个学生写了个论文,投到《水土保持研究》,几天后接到回复,说论文太长了。其实文字包括图,5号字1倍行距才13页,一般排版下来也就8,9页左右。象冰川冻土等期刊都是接受这个篇幅的。post-grant-filings

从该期刊的网站(水保所网站)上只有一个简介,也找不到关于长度的要求。隐约记得10年前,我当学生的时候,那时候多数不能电子邮件投稿,篇幅限制在当时是一个普遍要求。但慢慢的各家杂志都支持电子邮件投稿,现在多数都有自己的杂志网站,支持在线投稿,篇幅限制一般不作专门要求。这种变化是可喜的。当国外杂志主要考察文章内容,发表的论文鲜有10页以下的,国内如果还在要求篇幅不超过5,6页,首先就没有跟国际接轨。这年头连油价都跟国际紧密接轨上了。事实上,大凡地学科研论文,5,6页的篇幅是很不够的,很难把一个事情讲清楚,语焉不详,直接降低了文章的价值。

所以,改投他刊吧。

心情一点不好

在西宁出差,本吃了点感冒药,晕乎乎,往宾馆走。接到表妹的一个电话,说表妹夫甲状腺癌,今天在上海动了手术,有部分扩散到淋巴,也切除了,比较严重了。一下子心情特别不好,不想回宾馆了,把包寄在前台,出去瞎转圈圈。西宁今天的天气灰沉沉的,很不好。

去年底大学同学海滨车祸的事,前阵子我们的一个博士生白同学煤气中毒的事,这两天两个学生考博也都不大如意,加上今天听到的消息,一连串的不爽的事。怪不得说四十不惑,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大凡很多事也都看开了。

前些重大新闻也看的心酸,做官做到不厚这样档次,已经是最高了,朝夕之间风云俱变,想想还有这么多人在使劲向上努力做更大的官,也甚是无聊。再听到某周五南七技校副校长过世的消息,想想这样的人物也烟消云散,长大的年青们也终于不再知道曾经的校长,啥事情都是这么一回事。但事情还要做,而且要做的更好,这可能就是活着的价值。

太拖拉了

一个2010年底投到某国内水文刊物并被接收的文章到2012年4月份了还没有发出来。真服了。所以以后发展网络刊物,高效及时的发布最新研究成果,是一个趋势。

农大硕士变两年

报道,农大计划把硕士教育全面转为两年制。据农大校长讲,一些反对的声音主要是来自不能招博士的老师,他们需要硕士来做科研。很疑惑,校长对硕士的定位可能是大学的一个延续,再听完一年的课就可以了,而不需要参与到科研工作中去。根据我这样在科研第一线培养硕士博士的人的经验,半年时间学生只能做一个很粗糙的事,一年全时投到里面才勉强可以做点东西出来,但没有时间来总结成论文发表。对于刚从本科上来,没有一点如何开展科研活动经验的学生来讲,迈出的第一步不容易需要很细致耐心的指导。这都还不考虑科研有时候是会走弯路的。

我希望我的学生是热爱科学研究,上完硕士有志于继续做博士,不管博士导师是否换成别人。否则对于目前中科院第1年在北京统一上,第2年回来,第3年忙着考博写论文找工作,真正投入科研的时间太短,工作往往无法深入。只想混个硕士学历好出去找工作的,只能拜托找别的老师了。

很吸引人,我也想去

前些天,青海省环保厅杨厅带队跟我们单位签了一个合作战略协议。谈到青海的人才政策,他们希望引进一些博士。几条政策很有吸引力,比如,

  • 作为引进人才,可以生3个小朋友;
  • 小朋友可以在外地上学,到青海高考,享受青海的分数优惠,不属高考移民;
  • 20万的安家费;
  • 每年1,2万的额外工资补助。

为什么大家非要挤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他们不缺人,多或者少你一个都一样,到西部来吧,才是发挥价值的地方。

xcar有关教育的一个回帖

我家小姑娘上小学二年级,从来没有要求考100分之类的,只有大致平均分附近就可以。自然太低不成,会影响以后学习的积极性。100分跟95分也没啥本质区别,只要错的是小孩会的,因为粗心造成的,谁都会犯错,1,2道题错了就成95分了。教育小孩以后要细心就好。

事实上,按我的认识,小学初中好的,高中大学不一定出色,高中大学出色的(不一定是成绩,可以是组织能力、社会交际能力,各方面),一般讲将来发展也不错的。

小姑娘这次期末英语考了100分,同桌小男孩考了94分,家长会的时候男孩妈妈一个劲问我家姑娘有没有参加英语课外班,是有课外班但那是玩的,而且据小朋友讲英语考试是老师念答案,认真一点的都是满分,事实跟课外班没有关系。但小男孩妈妈的心态其实很明显。事实上小男孩的语文数学都考的比我家的要高一点,已经很优秀了。

我在国家级科研行业混,从小学念到博士,国外留学,一向属于成绩好的类型,严重体会学历不等于能力,学习成绩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对于一些其实很优秀的家长过度追求小孩的成绩感觉到很不可思议。

借tibetcow兄的帖子乱扯一通,与爱卡tx共勉。

亡友可知同窗思念苦

昨天上午参加了海斌的追悼会。春阳和姚林强专程从外地赶来参加。杨胜利来了又回。大家还需要为生活工作奔波。

海斌安静的躺在追念堂的中央,因为动过开颅手术,头上带着帽子。沉重的哀乐中,亲朋好友轮流向海斌遗体鞠躬,寄托最为悲伤的哀思。

海斌妈妈哭的瘫倒在地。可欣看到奶奶哭、妈妈哭、大家都在哭,也哭了,也许年幼的她还不是很清楚自己爸爸的过世对她意味着什么。

海斌生前是兰州大学西环院的副教授。在兰州大学上完硕士和博士,到北京师范大学做了2年的博士后,在美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然后回到兰大教学和科研工作,兼任西环院秘书。

两周前海斌带学生去新疆和田野外工作,被后车追尾。后车两人死亡,前车海斌脑出血没抢救过来,另两学生肋骨断。

记忆中的海斌性格温和、做事踏实。海斌是浙江金华人,跟我是浙江老乡。大学时他成绩比我好,写的一手好字,总是拿班上的奖学金。

毕业后,他娶了我们班的女同学,有了可爱的可欣小朋友。36岁,对于从事地学研究的人来讲,正是步上正轨,开始出成果的年龄。有时候跟同学聊天,一致同意海斌是我们同学里最安心于做学问的人。他做一件事情,总是要把事情做到最好,这种性格很适合于做研究。美好的生活前景正在眼前一点点展开。

谁也没想到,一切就这么突然的结束了。

海斌喜欢网购,喜欢收集各种mp3。还记得一次同学会,海斌让我听一个国产mp3和ipod的音质区别,在我听来都是一个样,他却能听出音质的好坏,并讲的头头是道。朵朵在学钢琴练视唱的时候,我便跟她讲过这个故事。

春阳说七月份在瑞士开会还碰到海斌,约好找时间再见,没想到一别成永远。

我们的军营铁汉一边哭一边回忆跟海斌在一起的生活点滴。有道男儿有泪有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看着华林山烟囱的缕缕青烟。同学说,我们下去喝酒吧。事情已经过去,活着的人还需向前看,要很快乐的生活。我们能做的是以后多多关心海斌家人的生活。我们设立了一个帐号,大家力能所及为小可欣以后的成长生活提供点帮助。

谁都有这么一天,对于生活在兰州的人,华林山是人生的最后一站。活着的人有义务把同学的家人当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直至大家在另一个世界相会,那里我们还是同学。

风乍起,亡友可知同窗思念苦。
雨忽来,苍天亦恋英年早夭痛。

——学诚送给海斌的挽联

你们都是混上来的

小学老师在课堂上跟小学生抱怨学生家长不认真检查孩子的家庭作业,说,别看你们家长个个都说是硕士博士,都是混上来的。小朋友回家学给我听。这种泼妇式的心理极不平衡的话我想小学二年是编不出来的。

我们自认是很认真的配合老师检查小朋友作业的,所以老师骂的应当不是我们。应该是真有一些家长不认真配合老师交待的任务。

但不管怎么讲,这话是老师对小学生该说的话吗?硕士博士的家长们是否混上的我不敢说,冲这句话,倒可以合理怀疑这位老师是不是混进教师队伍的。

看到一则新闻,湖北省和武汉市要给于网球运动员李娜奖金60万和100万。李娜一时风光无出其右。李娜给中国人争了面子。好吧,奖吧。与其这些钱给贪污掉,不如奖给李娜,也可以激励更多李娜为国争光。

但从另一角度,你说一个比赛,总有一个冠军吧。我家小姑娘学校比赛,也总是有一个冠军的。今天不是中国的李娜赢了,也可能是别国的李娜赢了。这种你输我赢为整个人类社会创造了什么吗? 除了为中国人争个面子屁都没有。

如果真要奖,要奖给为人类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人,比如科学家、艺术家(创造了精神财富)等等。可惜这些人很大程度上被我们的国家给忽视掉了。

兰州的道路

兰州东西只有三条主干道,南北滨河路,以及民主西路上西津路。如图。东岗路庆阳路到西关的时候就断了。尤其兰州是属于南北窄东西长的河谷城市,东西如果堵上了,兰州交通就玩完了。

image

兰州市区车辆据说40万,高峰期基本上走不动,尤其马路上到处开挖。兰州的特色之一,一开挖就全堵死,绕行吧。

于是尾号限行,每车大约每月限6天不能上路,希望这样能好一些。最近周末放行了,限行时间稍短了一点。7月1号开始到15号单双号限行。据说是因为要在南北滨河路上办国际马拉松比赛。滨河路现在加班加点将水泥路换成沥青路。于是从安宁过来城关区上班,以前堵的时候1小时,现在成2小时了,我一同事说都要5点钟起床才能不迟到。

话说,马拉松比赛后,沥青路是不是还要换回水泥路?

从根本上,兰州不具备举办马拉松比赛的条件。兰州官爷们为了自己的所谓政绩,宁可损害三百万兰州市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