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公信心基本是零

乐清钱云会交通事故,从有报道开始,我就更倾向于普通交通事故。比如,

1. 要杀人的话,不需要2个司机

2. 不会选择在大白天,公众场合

3. 还四个人按住,用车撞,不怕按人的人也被撞死了?

等。但更多的是来自我对我们那边人的一种自觉,他们不会选择这么愚蠢的手段去办事。我大概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桥头便有灭门案件,是得罪了人被人请了杀手给干掉的。温州这边的人个个自我感觉了不得,个子不如北方人大,但说起心狠手辣之处,绝对不输于任何民风剽悍的地方。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生打架都是直接拿刀砍杀的,当然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真有什么冲突,听到最多的话,也是找人杀了再说,然后花钱摆平。社会上已经有专门一些很职业的杀手,手段是十分的高明。所以钱云会被人谋杀,这事是绝对有些人会干出来的,但手段绝不是这样的。温州人的为人处事跟他们挣钱一样的,胆大心细下手狠。

政府和网友独立调查团也先后表明这是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就事论事,这次乐清官方的态度和办事能力都是不错的。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现在政府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信!即使政府讲的是实话。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民心散了,可能不仅仅是队伍不好带的问题了。今天还看到有关反腐败的官方说明,反驳反腐越反多,说多数党员(官员)是好的。我们政府为自己的干部说话是好事,干部永远是我党最大的财富。然而党员官员好不好不是自己说了算,人民说了才算,要看到问题,听进去实话,并加以改进才是一个优秀的政府应做的。

时不时从网上看到一些新闻,某某些的官又在胡作非为,欺压百姓,真是让人十分心寒。

一点感慨

一个学生过去找我一个同事请教问题,同事说,你们为什么还做这个,怎么做也超不出外国人的水平,他们的结果都已经发在SCI上了

几个疑惑:(1)发在SCI的就是对的了? 做科学必须要有怀疑精神不是?(2)为什么就一定超不出外国人的水平呢?尽管咱们现在水平不成,但也不能妄自菲薄。怪不得大家都喜欢搞一些浅的容易写文章的东西,结果论文数量不少,国际上根本没人理会。

伤心

结石宝宝的爸爸赵连海被判了2年半,理由是组织了一班人对问题奶粉进行了维权,以及组织了一班人为被强奸的上访女进行了援助,从而扰乱了社会秩序,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

限行有感

“北京机动车400万辆,东京、纽约各有800万辆却没有北京堵,这显然不仅仅是车多车少的问题。现在听到的方案都是准备拿私车开刀我反对,应该先向道路管理部门开刀,再向交通管理部门开刀,再向公交设计与实施部门开刀,顺便说一下,那些多此一举的收费站都可以开一刀,因为人类早就创造了不阻碍交通的收费方式。在北京,还可以向特权车狠狠来一刀。好刀要用在刀刃上。”(引自崔永元微博)

崔老师身在皇城,所谓身在福中不知道福,该知足了。兰州现在一车一月限6天或者7天,兰州才30万车,北京还有400万辆,但兰州限行比北京还狠。事实说明一切,限行的结果一样不乐观,堵的时候还是堵,倒是闲的时候车是少了一些,理论上限行可以减少20%,但问题是堵的时候根本不是多了20%,而是多了2000%。

政府做各种事情总是有理由,道路硬件条件差,种种先天或者后天不足,所以他们只能做一些伤害民众利益的事情,告诉每人要从大局出发,照顾好整体利益。有时候很奇怪,政府是干什么的,这些事情不应该就是他们的份内事吗?解决不好别找借口了,承认自己无能还落个诚实的评价,哪来这么多话。所谓大局整体,他们在讲的时候好像忘掉了大局整体不是虚的,是由一个个实在的人构成的,所以总理以前讲过,百姓无小事,这个国家就是由个个百姓组成的。有时候感叹,同是公务员,有些城市的执政水平就高了不止一筹。

炸药P奖桂冠得主“土生土长中国人”

前面看新闻有讲到P奖候选人,其中有刘晓波,此前大略知道一点此人的经历,参加过八九学潮,主写零八宪章,后来知道因言获罪陷身囹圄被判11年,这些大致都符合诺奖和平奖组委会的口味,便有感觉此人有戏。今天翻新语丝论坛,看到有人讨论此事,果然是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炸药和平奖。

但在国内的所谓门户网站和主流媒体上都看不到任何此奖的报道,甚至一些网站的有关诺奖的专题也被撤了。问了QQ上的一些朋友,都表示不知道。TG一向消息封锁做的不错。一年轻朋友甚至问我六四是什么。只有苦笑让自行翻墙出去看。大家生活在一个和谐社会,这些不和谐的事情不知道也罢,反正人生几十年,怎么过都是过,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突然记起来杨振宁讲过的中国在未来10年便可以拿下诺奖,大师不愧是大师,还没到10年呢。

今天去了世博园

各个馆还是很漂亮,只是人多。昨天本想创新高(9.23达63万之多)结果才25万,今天刚才看了一下统计,已经有38万。多数排队都很长,只是从馆前看看,照个照片就过来了。只是看了几个小馆,排队在半小时以内。真要认真看,估计需要一周,内容还是很丰富。一个感受是中国馆真是很气派,占了偌大的地盘;美国馆英国馆等头号资本国家相对比就寒碜多了。罗马尼亚馆说为了公平,不设绿色通道,有点讽刺哦。园内喝了可乐,吃了吉野家,价格都可以接受,没有传说中的很贵。插队推挤到处可见。罕见的老外们还是高人一等。志愿者跟人讲话,都是不看人,感觉没有礼貌,不过是通病了。

世博参观人数达7000万按官方数据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很好奇,里面有多少是外国人,不知道官方能否给出个各国参观人数的统计。否则所谓刺激经济也是将全国人的钱转到上海钱袋里。至少今天匆忙转了A、B、C、E区,个人感觉99.9%是国人。

回到宾馆,感觉腰酸腿痛。

震惊,肖传国居然雇凶杀人

肖前面高调说方舟子报假案,我一直以为是借机报复。文人玩玩文字游戏(尽管文字游戏也会杀人)这些可以理解。没想到知名教授居然会真个雇凶杀人。你说前面院士没当上,就没当上吧,记仇就仇着,哪天方不走运了(象这次被人暗杀),好好嘲弄痛打落水狗,好像都还可以理解一些,人性嘛,人人都有黑暗的一面。但还可以继续做他的协和的大教授,继续做几百万上千万的大项目,继续过自己滋润的日子。现在好了,将自己搞到监狱里去,什么东西都没了,国内喜欢落井下石,结局可想而知了。肖好歹也是在学术圈混了这么久的,这些事情的利弊怎么就想不清楚呢。

听到这个消息,很吃惊,真的,对一些教授的人品真是高估了。

孤儿学校小朋友参观世博

上海慈善基金会资助一些小孩去看世博。今天(8.14)他们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包括化旦师傅、2个老师、17个孤儿学校的小朋友,2个舟曲灾区来的小朋友,和一个兰州晨报的随行记者。当然还有过来兰州接的蓓茹。火车票紧张,坐的硬座。蓓茹讲,这是她第一次坐的硬座。辛苦了。

人民网的张记发了稿件,写的不错。也要感谢徐珂及他的同事。谢谢大家的一片爱心。

很多小朋友是第一次走出小山村。这次活动也许可以改变他们中一些人的一辈子,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跟自己处的地方不一样,有值得自己去努力争取的东西。人一旦有了前进动力,一辈子就会不一样,尤其是小朋友。除了作秀,从这一意义上讲,也许还有些用。

A类所的尴尬

甘南舟曲泥石流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政府和社会力量各施其职各尽其力,为救灾作了最大努力。灾难让人痛心,爱心让人感动。作为中科院在甘肃的一名科研人员,我其实很希望看到中科院驻兰的研究所在其中发挥作用。汶川玉树都看到北京一些中科院研究所做了大量工作,拍摄了灾后航拍照片,重建意见等等,体现了作为国立研究所的应有责任。发生在甘肃省内的舟曲重大环境灾害,却好像跟中科院驻兰A类所没有关系。除了例行捐款,A类国立研究所好像还能做些什么吧,何况A类所本来就是做环境生态领域的。

上次在乌市看到新疆分院领导坐骑挂新蛋牌,便感受到他们院地关系的融洽。甘肃的中科院单位这么清高,整天只想解决基础科学难题,不屑关注实际问题比如环境灾害,好像也不好吧。若干年前A类所还有泥石流研究室,后来给撤了。我前面就在琢磨,难道西北没有灾害问题了?难道成都一家做灾害的研究所除了西南的,连西北的也做完了。撤室无非几个原因,没人或者没钱,或者领导不重视。人是肯定会有的,领导也是很重视的,所以估计是申请不到做灾害的经费。西北可能灾害就小打小玩,不值得研究吧。不过经过舟曲这次,估计没人这么想了。想到一句话,很残酷,叫社会的丁点进展,都是用鲜血推动的。大抵如此。

舟曲灾难太过骇人,其实近期甘南其他地方也相继发生泥石流等灾难事件,都有发生人员伤亡,往年也有,只是没有今年典型。西北绝不是没有灾害,或者不值得研究。兰州的A类研究所除了解决科学问题,也要关心、思考和解决当地实际存在的各种问题。

乌鲁木齐印象

七月五日去的乌鲁木齐,是因为一个院项目在那里讨论专著提纲。前面没想这天有什么不一样。抵乌鲁木齐机场的时候就感觉有些怪怪的气氛。新疆生地所的一个老师来接的,才说起来一年前的这一天发生维族和汉族冲突事件。到宾馆的街道上就看到部队开着那种军绿色的车实枪荷弹的巡逻。

进宾馆院子大门的时候,车被要求检查,进宾馆服务台前,也被要求开包检查。我们当然是很情愿的配合,这些都是必要的,谁都不希望再发生那种事情,牺牲一点自己的方便也认了。

在宾馆住下来的时候,乌鲁木齐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两天晚上最好不要出去,尤其是去维族集中的地方,如果要去购物,他们专门找人带我们去二道桥市场。

会议进展的很顺利,都是按原定计划进行。

期间也有稍稍出来溜达一下。除了空气里的紧张气氛,其实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营业,正常的上班,正常的休息就餐。除了看到街上五十米间隔就有一群拿冲锋枪的军人很不舒服外,其实这些天可能是乌鲁木齐治安最好的日子。谁个敢在这几天出来做个纵使偷鸡摸狗的小事,那是活的不耐烦了。

在乌鲁木齐看世界杯估计是中国境内最合适的地方。这边跟北京时间至少有2小时的时差,所以半决赛2:30的时间,在这里也差不多相当于平时作息的0:30。我们晚上一般是22点才吃晚餐,一个晚饭下来就到0点了。

承认以前对新疆很无知。其实新疆发展的很好,人少,地广,资源丰富。就乌鲁木齐讲,发展的比兰州好。街道规划的比兰州强。从车牌上也可以看出,现在兰州是AX两个字母模样,乌鲁木齐早已经是三、四字母了。乌鲁木齐的街头美女也多,维族姑娘本身长的漂亮,同时这边四川姑娘也多。据说乌鲁木齐人的30-40%开支是花在服装上。

另一惊奇之处,新疆自治区对科研重视,自治区本身有钱,投了很多钱,国家也很支持。兰州分院都处在可有可无的尴尬局面,新疆分院的领导开的是新蛋(新O)的政府车牌,开起来拉风的紧。塔河治理据说一个项目就107个亿(当然很多是工程上的支出),但想让甘肃就出一个零头来治理河西几个流域的沙漠化估计也是不可能的。

新疆管自己叫自治区,乌鲁木齐管自己叫首府。都是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