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兰州的道路

兰州东西只有三条主干道,南北滨河路,以及民主西路上西津路。如图。东岗路庆阳路到西关的时候就断了。尤其兰州是属于南北窄东西长的河谷城市,东西如果堵上了,兰州交通就玩完了。

image

兰州市区车辆据说40万,高峰期基本上走不动,尤其马路上到处开挖。兰州的特色之一,一开挖就全堵死,绕行吧。

于是尾号限行,每车大约每月限6天不能上路,希望这样能好一些。最近周末放行了,限行时间稍短了一点。7月1号开始到15号单双号限行。据说是因为要在南北滨河路上办国际马拉松比赛。滨河路现在加班加点将水泥路换成沥青路。于是从安宁过来城关区上班,以前堵的时候1小时,现在成2小时了,我一同事说都要5点钟起床才能不迟到。

话说,马拉松比赛后,沥青路是不是还要换回水泥路?

从根本上,兰州不具备举办马拉松比赛的条件。兰州官爷们为了自己的所谓政绩,宁可损害三百万兰州市民的利益。

沙尘暴

觉没醒来,在床上已经闻到外面的扬尘天气特有的某种味道。整个兰州笼罩在沙尘下面。这是从办公室里向外拍的一张照片。

DSC_0422

天哪日本8.9里氏级地震

唐山7.8级、汶川8级地震都造成了惨重人员财产损失。看报道日本居然发生了8.9级的地震。开着的腾讯QQ不停的推送最新的震后新闻,触目惊心。愿天佑日本人民!

image

找了USGS的shakemap,我师弟吴也在Honshu岛上,好在是在东京更南的Ibaraki,应该是没有影响到。今天还接到一个好些年没联系的朋友的电话,他是吴的朋友,打电话过来问吴那边有没有事。有时候大家平时忙的好长没有联系,其实大家还是有事没事在关注着自己的朋友的情况,这是让人感觉很幸福的事。

襄樊,襄阳?

襄樊市改名成襄阳了,据估算行政成本在1亿人民币以上。当初设襄樊是综合了襄阳和樊城两地名,现在还原成襄阳,据官方口径最主要的理因是尊重历史和顺应民意。

按我在中国生活30余年的经验,官方讲顺应民意一般是官方想做这事,借民意之口将此事做成,如果官方不想做此事,民意是不值一提的。这大约相当于国际油价上扬时,中石油会顺应国际趋势当即上涨;而国际油价下来的时候,中石油是从来不理会,而称之为国情使然。

再谈尊重历史,诚然襄阳有更长的历史,但尊重历史不是改名就得了。据我经验,中国城市现代化只追求发展,是从来不照顾历史的。中国号称5000年历史,好像大家只能在文献中或者城市的角落里能找到历史沉淀的感觉;如果去过美国这些国家,估计大家都有个感觉,美国只有几百年历史,但百年以上建筑到处都是,伸手便可触摸历史。我没去过襄樊,不知道襄樊除了钢筋水泥建筑,还有几处百年千年以上历史遗迹,历史的气味是不是已经全被铜臭掩盖。

北京有个梁思成,尚且古建筑被拆个几乎精光,在这个大背景下,襄攀这回说尊重历史了,莫非刚上任了个历史系当市长不成?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公信心基本是零

乐清钱云会交通事故,从有报道开始,我就更倾向于普通交通事故。比如,

1. 要杀人的话,不需要2个司机

2. 不会选择在大白天,公众场合

3. 还四个人按住,用车撞,不怕按人的人也被撞死了?

等。但更多的是来自我对我们那边人的一种自觉,他们不会选择这么愚蠢的手段去办事。我大概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桥头便有灭门案件,是得罪了人被人请了杀手给干掉的。温州这边的人个个自我感觉了不得,个子不如北方人大,但说起心狠手辣之处,绝对不输于任何民风剽悍的地方。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生打架都是直接拿刀砍杀的,当然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真有什么冲突,听到最多的话,也是找人杀了再说,然后花钱摆平。社会上已经有专门一些很职业的杀手,手段是十分的高明。所以钱云会被人谋杀,这事是绝对有些人会干出来的,但手段绝不是这样的。温州人的为人处事跟他们挣钱一样的,胆大心细下手狠。

政府和网友独立调查团也先后表明这是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就事论事,这次乐清官方的态度和办事能力都是不错的。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现在政府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信!即使政府讲的是实话。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民心散了,可能不仅仅是队伍不好带的问题了。今天还看到有关反腐败的官方说明,反驳反腐越反多,说多数党员(官员)是好的。我们政府为自己的干部说话是好事,干部永远是我党最大的财富。然而党员官员好不好不是自己说了算,人民说了才算,要看到问题,听进去实话,并加以改进才是一个优秀的政府应做的。

时不时从网上看到一些新闻,某某些的官又在胡作非为,欺压百姓,真是让人十分心寒。

一点感慨

一个学生过去找我一个同事请教问题,同事说,你们为什么还做这个,怎么做也超不出外国人的水平,他们的结果都已经发在SCI上了

几个疑惑:(1)发在SCI的就是对的了? 做科学必须要有怀疑精神不是?(2)为什么就一定超不出外国人的水平呢?尽管咱们现在水平不成,但也不能妄自菲薄。怪不得大家都喜欢搞一些浅的容易写文章的东西,结果论文数量不少,国际上根本没人理会。

伤心

结石宝宝的爸爸赵连海被判了2年半,理由是组织了一班人对问题奶粉进行了维权,以及组织了一班人为被强奸的上访女进行了援助,从而扰乱了社会秩序,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

限行有感

“北京机动车400万辆,东京、纽约各有800万辆却没有北京堵,这显然不仅仅是车多车少的问题。现在听到的方案都是准备拿私车开刀我反对,应该先向道路管理部门开刀,再向交通管理部门开刀,再向公交设计与实施部门开刀,顺便说一下,那些多此一举的收费站都可以开一刀,因为人类早就创造了不阻碍交通的收费方式。在北京,还可以向特权车狠狠来一刀。好刀要用在刀刃上。”(引自崔永元微博)

崔老师身在皇城,所谓身在福中不知道福,该知足了。兰州现在一车一月限6天或者7天,兰州才30万车,北京还有400万辆,但兰州限行比北京还狠。事实说明一切,限行的结果一样不乐观,堵的时候还是堵,倒是闲的时候车是少了一些,理论上限行可以减少20%,但问题是堵的时候根本不是多了20%,而是多了2000%。

政府做各种事情总是有理由,道路硬件条件差,种种先天或者后天不足,所以他们只能做一些伤害民众利益的事情,告诉每人要从大局出发,照顾好整体利益。有时候很奇怪,政府是干什么的,这些事情不应该就是他们的份内事吗?解决不好别找借口了,承认自己无能还落个诚实的评价,哪来这么多话。所谓大局整体,他们在讲的时候好像忘掉了大局整体不是虚的,是由一个个实在的人构成的,所以总理以前讲过,百姓无小事,这个国家就是由个个百姓组成的。有时候感叹,同是公务员,有些城市的执政水平就高了不止一筹。

炸药P奖桂冠得主“土生土长中国人”

前面看新闻有讲到P奖候选人,其中有刘晓波,此前大略知道一点此人的经历,参加过八九学潮,主写零八宪章,后来知道因言获罪陷身囹圄被判11年,这些大致都符合诺奖和平奖组委会的口味,便有感觉此人有戏。今天翻新语丝论坛,看到有人讨论此事,果然是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炸药和平奖。

但在国内的所谓门户网站和主流媒体上都看不到任何此奖的报道,甚至一些网站的有关诺奖的专题也被撤了。问了QQ上的一些朋友,都表示不知道。TG一向消息封锁做的不错。一年轻朋友甚至问我六四是什么。只有苦笑让自行翻墙出去看。大家生活在一个和谐社会,这些不和谐的事情不知道也罢,反正人生几十年,怎么过都是过,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突然记起来杨振宁讲过的中国在未来10年便可以拿下诺奖,大师不愧是大师,还没到10年呢。

今天去了世博园

各个馆还是很漂亮,只是人多。昨天本想创新高(9.23达63万之多)结果才25万,今天刚才看了一下统计,已经有38万。多数排队都很长,只是从馆前看看,照个照片就过来了。只是看了几个小馆,排队在半小时以内。真要认真看,估计需要一周,内容还是很丰富。一个感受是中国馆真是很气派,占了偌大的地盘;美国馆英国馆等头号资本国家相对比就寒碜多了。罗马尼亚馆说为了公平,不设绿色通道,有点讽刺哦。园内喝了可乐,吃了吉野家,价格都可以接受,没有传说中的很贵。插队推挤到处可见。罕见的老外们还是高人一等。志愿者跟人讲话,都是不看人,感觉没有礼貌,不过是通病了。

世博参观人数达7000万按官方数据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很好奇,里面有多少是外国人,不知道官方能否给出个各国参观人数的统计。否则所谓刺激经济也是将全国人的钱转到上海钱袋里。至少今天匆忙转了A、B、C、E区,个人感觉99.9%是国人。

回到宾馆,感觉腰酸腿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