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丢脸丢到西太平洋了

一个叫唐骏的“打工皇帝”号称是中国薪水最高的职业经理人,最近被方舟子指出学历、专利、公司等一系列造假。今天在网易上看到唐对这些指责的一些回应。原网址是:

http://news.163.com/10/0706/12/6ATL2GJV000146BC.html

大学:原来不是加州理工毕业的,是一个叫Pacific Western(西太平洋大学)的野鸡大学拿的博士学位。这所大学,根据wikipedia 在2006年在关闭,是因为颁布了一系列不具备资格的学历文凭给学生。http://en.wikipedia.org/wiki/Pacific_Western_University_(Hawaii)

唐说他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自己是加州理工毕业的,但有意无意在一些上下文下,或者通过记者的描述,就变成加州理工拿博士。这是骗子们常用手段。

律师事务所:原来是因为翻译的问题,他办的都不是律师事务所,只是一般的公司(美国公司谁都可以很容易的注册上)。

专利:都卖给别人了。

原来如此!这是一个骗子横行的时代。

硕士生

很多老师只要能招博士生就不愿意招硕士生。的确是很费劲而且还不“划算”。比如我们所第一年在北京统一上课,第二三年才回来,有些学生第三年又开始准备考博或者找工作,花在研究上面的时间很少,往往很难出好的成果。再比如写论文,本科出来的学生都没有受过论文培训,写出来的东西在结构上,表达上都有很多问题。第一篇论文我往往需要跟学生反复修改10来次以上,有时候结构不合适,可能要修改的次数更多。这本身是个教育的过程,但有时候在想,我好不容易将学生教会了,往往他也没有时间写更多的论文了,对于项目讲是很不利的,因为都是重复一些很消耗时间的事情,培养好了跑到别的老师那去帮人写论文去了。然而从人才培养上讲,这是很必要的。导师除了人才培养上的义务,也面临项目的压力,有时候想想是蛮委屈的。

但有时候学生也显露一些让我吃惊的能力。比如刚开始让学生做一些事情,往往担心学生没有技术基础,做不下来,于是手把手教学生,自己也很辛苦,而且感觉效率很低。后来尝试放手让学生去完成一些技术活,比如去寻找一个现有算法并应用起来,涉及大量的数据格式转换等技术问题,发现学生都是很聪明的,他们会有各种方式去完成任务,通过请教同学,通过网络求助,通过自学,而且进度很快,我要做的是跟进他们的任务进度,从结果上寻找可能存在的问题(当然也有最后出现返工的情况,但少见),学生的自学能力比我预想的强多了。再比如改论文,以前有时候看着写着不合适,往往自己去逐字修改,效率太低,差不多变成自己重写,于是改成评论方式,让学生自己去修改,我腾出逐字修改的时间更多考虑内容结构上的事,学生一样让我吃惊,很快他就能按我的意图将东西补充上来,或者调整到合适的结构。记得在美国一位老师跟我讲过,他不要中国出来的准备上三年的学生,他喜欢上五年的硕博连续学生,学生没有笨的,现在的学生比我们都要聪明,有问题的可能是老师的指导方式,给他五年时间,任何一个学生他都可以培养成人才,但三年太短了。

Byebye, 我的爱卡ID

2007年朋友的推荐注册了一个爱卡ID,一直沿用至今。前阵子由于一点小事,与一伙菲亚特流氓起了冲突,于是在论坛被谩骂,有组织的扣分。爱卡网上当分数低于0,即无法发帖。前面要求爱卡管理员删除了几个有个人信息的归档帖,也无意再重新注册一个了。想想过去耗在爱卡的时间,一般讲也没有啥好东西贡献给爱卡,也没有从上面结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个id是可有可无的。一点感受:

1. 见识了网络暴力,当一伙人成为一个组织时,个人是根本无法应付的;对付这种暴民,除了组织一伙人与之对抗,怕只有粗暴的权力了。这也是中国的国情了,即使有个民主的制度,但多数人还没有做好接受民主的准备。

2. 爱卡是个玩乐的地方,不是象我等愤青或者其他有思想青年呆的地方。想在那上面找人一起吃喝玩乐估计还是合适的。但想在上面跟人交流一些看法和思想,还是省省吧,建议其他地方,总的讲爱卡上鱼龙混杂。这跟爱卡本身的定位有关。

3. 当论坛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成了等级森严的地方,就到处可见谄媚拍马之人,比如见到有版主或者论坛管理员过来瞅一下,就立刻有人跪下请安,口颂欢迎之词。尽管说这是玩笑话,但在上海分会混了不少时间,这种情况极为鲜见,经济的发展与人的观念是紧密相关的。上海分会就看起来小资的多。

4. 无意中暼到了一个群体的敏感自尊,这个群体有起步级的汽车代步,但最怕别人说他的车不好,时刻处在自尊和自卑的矛盾中。对这个群体以后我是会刻意躲开远一些。

一生的资本

在聊书的时候,有位年轻的朋友推荐说,有本叫“一生的资本”的书不错,可以学到不少为人处事的道理。一检索,发现是个叫马登的外国人写的,有中文网页说是什么《成功》杂志的创始人之说。Google是个好东西,大概检索了一下,有网页说,其英文标题叫Lifelong Captial。于是再检索这个标题,外加作者名Marden。很奇怪的发现Google只返回几十条,且都是中文网页,大概是宣传这本书的。

于是找到这位Marden的全名,叫Orison Swett Marden,是位美国的励志作家(1850-1924)。检索了Wikipedia,又翻到http://orisonswettmarden.wwwhubs.com/,有很多作品,但没有这本“一生的资本”。敢情是Marden先生在上帝家做客,感受到国人的好客,专门为大家创作的。

有哪位朋友有其它材料能证实Marden真有这种本,请告诉我。

Google检索链接:http://www.google.com/search?q=marden+%22lifelong+capital%22&btnG=Search&hl=en&client=firefox-a&hs=NVU&rls=org.mozilla%3Aen-US%3Aofficial&channel=s&sa=2

盘旋路“优化”后貌似更堵了

上午8点开车本想经渭源南路到单位,发现在渭源路十字就已经堵死了,于是进到南昌路,天水路,经盘旋路口左转到单位,一般这个时候盘旋路口是不堵的,今天发现这个“优化”后的路口也严重堵塞。
其实想想也知道,花一晚上,画几条线,难道交通就顺畅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搞定了而以前兰州的领导却不去做的话,那建议兰州每个人都问候他们的祖宗八十代了。没有本质上的改变(建设立体交通,合理规划路线,加强公交系统,规范行车,等等),所谓的“优化”只是骗骗可怜的兰州人民。。

这个时代还有梁济么

嗯,估计不知道谁是梁济,我前面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梁漱溟,梁济便是他老爸。
梁济60年生日前跳湖自杀的。我最近从读者上看到这个故事。
ld说,你讲现在还有梁济么
我的答案是,肯定没有了,如果有,早跳湖死光了。
梁济一辈子忧国忧民,感觉政府和社会无望,跳湖自杀,希望通过他的死,还能唤起一些良知和希望。

王家岭事故

电视广播大小官方网站上里都在播放和讲述王家岭事故救援的英雄事迹。我只是很奇怪,类似事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屡屡发生,发生了就报先进事迹,讲干部群众如何奋不顾身地抢救被埋工人,为什么不报报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故,平时“相关部门”这些中国最大的部门都干了些事情了。已经讨厌了这些英雄故事了,宁愿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看到新闻,佩雷曼拒领100万美元奖金

其实一点都不一惊讶,06年佩雷曼拒绝接受fields奖,clay研究所决定给佩雷曼颁这个奖的时候,估计也意识到这个结果。
记者在门外采访,佩雷曼在门内说,他什么都有,不缺。
他的邻居说,屋里只有简单的家具,被褥都很脏,前面小区清除蟑螂,原来蟑螂都跑到他家里了
天才跟疯子有时候就差这么一点点,然而做为凡人的我们,跟他相比,简直差距太大了。
有人归纳说,世界的主要进展就是那么几个人推动的,其余人只是做重复的的工作(尽管也是不可缺少的)。人跟人真是很有区别。
有在想,中国会有这样的人么,也许这个时代,全世界就这么一个。
尤其与国内一众小丑专家和御用文人一比较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可以创造各种另个国度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却永远不可能出现这样纯粹的科学家
如果要找一个值得崇拜的大科学家——尽管有人讲数学不是科学,但谁都不能质疑佩雷曼是大家,爱因斯坦远我们还是远了些,佩雷曼就是活在这个时代,不妨崇拜一下他。
大家以为然么?

年轻的周市长

其实看到湖北周市长年轻轻走向主要的领导岗位,感觉这是件好事了。各个行业是应当让更多的年轻人走到主要位置。老人治国是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老人的知识更新往往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如果一些主要职能部门被类似无知的人掌握,就容易出现一些政策,比如以保护未成年人为名要求每台新电脑预装绿坝、以消除黄色毒害信息为名封锁google,类似这样的国际玩笑。我让学生到网上找些文献,学生反映说Google上很多链接没法进去了。我只有苦笑。如果哪天Google整个被禁了,我也不感觉奇怪。在领导的眼里,国内不是也有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么,用百度就成了,为什么要用Google。普通人也许百度也差不多了,不过任何一个从事科研,追踪国际进展的人看来,百度基本是个垃圾,学术性的资料太少,尤其很少国外的网页,再加上此外曝光的网页排名的人工干预这些违背了搜索引擎的客观性。我跟学生开玩笑说,等我回国了,我给大家开个课,教大家如何使用代理,找回以前的Google。扯远了,回到周市长的事。年轻人走向领导岗位,就可以给沉闷的政治环境带来新活力。还是以网络环境为例,八零后出生的周市长,肯定知道上网,用QQ聊天,这是个好事了,只有了解的人来对相关的事作决策,才可能形成一个可行的科学的政策。回头看看美国的官员,都很年轻,其实从各种渠道知道,现在各个领域也都在提倡年轻化。所以我看好周市长年轻这件事。

然而,后来的事让我有些担心。担心来自于网友发现周市长的硕士期间公开发表的论文抄袭。天涯上有人以周市长的名义发帖说,是借鉴不是抄袭。其实每个犯罪的人都会为自己辩护的。不管找什么借口(比如说文科的大家都在抄呀之类的),全文一半以上的雷同,只能算是抄袭了,在学术界来看关于抄袭已成事实,而且水平质量也比较欠缺。不过我还是相信即使周市长即使抄袭了,只能说他学生期间做法不合适,也许会是个好市长,在政治上有能力,还是个好官。不过按学术界的规矩,抄袭的论文是被认为无效的,那么按照清华的规定,周市长不符合清华硕士毕业的要求,这意味着周市长拿不到清华的硕士学位。湖北是以高级人才清华硕士引进周市长的,一旦没有清华硕士学位,引进条件不达标。这后果是可怕的,因为周市长5年换6个职位,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清华研究生专门引进的基础上。周市长的政治对手会以此来做文章,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周市长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所以做人一定要低调,周市长现在被弄的这么狼狈,不能不说是周市长在玩政治上还不够成熟。总归我还是希望年轻的周市长能成长为一名好官,真正做好人民的公仆,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