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这个时代还有梁济么

嗯,估计不知道谁是梁济,我前面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梁漱溟,梁济便是他老爸。
梁济60年生日前跳湖自杀的。我最近从读者上看到这个故事。
ld说,你讲现在还有梁济么
我的答案是,肯定没有了,如果有,早跳湖死光了。
梁济一辈子忧国忧民,感觉政府和社会无望,跳湖自杀,希望通过他的死,还能唤起一些良知和希望。

王家岭事故

电视广播大小官方网站上里都在播放和讲述王家岭事故救援的英雄事迹。我只是很奇怪,类似事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屡屡发生,发生了就报先进事迹,讲干部群众如何奋不顾身地抢救被埋工人,为什么不报报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故,平时“相关部门”这些中国最大的部门都干了些事情了。已经讨厌了这些英雄故事了,宁愿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看到新闻,佩雷曼拒领100万美元奖金

其实一点都不一惊讶,06年佩雷曼拒绝接受fields奖,clay研究所决定给佩雷曼颁这个奖的时候,估计也意识到这个结果。
记者在门外采访,佩雷曼在门内说,他什么都有,不缺。
他的邻居说,屋里只有简单的家具,被褥都很脏,前面小区清除蟑螂,原来蟑螂都跑到他家里了
天才跟疯子有时候就差这么一点点,然而做为凡人的我们,跟他相比,简直差距太大了。
有人归纳说,世界的主要进展就是那么几个人推动的,其余人只是做重复的的工作(尽管也是不可缺少的)。人跟人真是很有区别。
有在想,中国会有这样的人么,也许这个时代,全世界就这么一个。
尤其与国内一众小丑专家和御用文人一比较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可以创造各种另个国度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却永远不可能出现这样纯粹的科学家
如果要找一个值得崇拜的大科学家——尽管有人讲数学不是科学,但谁都不能质疑佩雷曼是大家,爱因斯坦远我们还是远了些,佩雷曼就是活在这个时代,不妨崇拜一下他。
大家以为然么?

年轻的周市长

其实看到湖北周市长年轻轻走向主要的领导岗位,感觉这是件好事了。各个行业是应当让更多的年轻人走到主要位置。老人治国是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老人的知识更新往往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如果一些主要职能部门被类似无知的人掌握,就容易出现一些政策,比如以保护未成年人为名要求每台新电脑预装绿坝、以消除黄色毒害信息为名封锁google,类似这样的国际玩笑。我让学生到网上找些文献,学生反映说Google上很多链接没法进去了。我只有苦笑。如果哪天Google整个被禁了,我也不感觉奇怪。在领导的眼里,国内不是也有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么,用百度就成了,为什么要用Google。普通人也许百度也差不多了,不过任何一个从事科研,追踪国际进展的人看来,百度基本是个垃圾,学术性的资料太少,尤其很少国外的网页,再加上此外曝光的网页排名的人工干预这些违背了搜索引擎的客观性。我跟学生开玩笑说,等我回国了,我给大家开个课,教大家如何使用代理,找回以前的Google。扯远了,回到周市长的事。年轻人走向领导岗位,就可以给沉闷的政治环境带来新活力。还是以网络环境为例,八零后出生的周市长,肯定知道上网,用QQ聊天,这是个好事了,只有了解的人来对相关的事作决策,才可能形成一个可行的科学的政策。回头看看美国的官员,都很年轻,其实从各种渠道知道,现在各个领域也都在提倡年轻化。所以我看好周市长年轻这件事。

然而,后来的事让我有些担心。担心来自于网友发现周市长的硕士期间公开发表的论文抄袭。天涯上有人以周市长的名义发帖说,是借鉴不是抄袭。其实每个犯罪的人都会为自己辩护的。不管找什么借口(比如说文科的大家都在抄呀之类的),全文一半以上的雷同,只能算是抄袭了,在学术界来看关于抄袭已成事实,而且水平质量也比较欠缺。不过我还是相信即使周市长即使抄袭了,只能说他学生期间做法不合适,也许会是个好市长,在政治上有能力,还是个好官。不过按学术界的规矩,抄袭的论文是被认为无效的,那么按照清华的规定,周市长不符合清华硕士毕业的要求,这意味着周市长拿不到清华的硕士学位。湖北是以高级人才清华硕士引进周市长的,一旦没有清华硕士学位,引进条件不达标。这后果是可怕的,因为周市长5年换6个职位,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清华研究生专门引进的基础上。周市长的政治对手会以此来做文章,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周市长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所以做人一定要低调,周市长现在被弄的这么狼狈,不能不说是周市长在玩政治上还不够成熟。总归我还是希望年轻的周市长能成长为一名好官,真正做好人民的公仆,为人民服务。

作为警察,肯定是很合格的警察

摘录几段我的一个警察同学的QQ群对话。我不认可他的看法和做法,但承认警察在执行公务时面临十分多的问题。作为警察,他肯定是政府的好警察,并且劝导公务员同学成为一个合格的政府的公务员。不过歹徒或者象歹徒或者有歹徒嫌疑的同志们最好绕着走路,因为他们可能先入为主就认定是歹徒了,从而会“合法办罪犯”。

警察同学(73727xxxx) 

11:04:32 PM

现在讲YQ的法律了。法律是个双刃剑,可伤人也能伤到自己。比如,抓了一个,你死命的打,打残废了,就是刑讯逼供。就是躲猫猫!!如果不打,好好的问:你好,你交待一下犯罪实事,你妈的,鬼才会说。于是公安机关放人了,家属就说你收了好处,皇天,这是按照法律程序来的。如果你们家人被人砍了,你说我们警察要不要打罪犯的?所以,事情没有雷到自己头上,说说都会的。所以以后,审讯罪犯的时候请上YQ的人大代表一起啦。即使他们的亲戚被人砍砍砍,让他们看看,他们最不想发生结果发生了。因为我们整个程序都是合法的。嘿嘿
看那些人大代表们再提建议,是不是支持警察打人啊。我们不打,我们要合法办罪犯。

警察的专职就是办罪犯,除了“打”,除了刑讯逼供,还有更多的法子可用吧。

警察同学(73727xxxx) 

10:49:32 PM

所以警察看见有刀的混混,一定要打,往死里打。就是保护你们

宁愿错杀一千,不放错一人。最可怕是,我的警察同学没有认识到潜在的问题,感觉他做的很对。题外话,我的警察同学是很有正义感的人,这些想法更多是反映警察的一种普通心态吧,或者说是反映中等城市警察的一种常态。

警察同学(73727xxxx) 

2:51:45 AM

SQ(一个公务员同学)同志,你吃公家饭的,而且是政府的喉舌部门,不能将事态扩大化,还有,如果一个故事传来传去,就会添油加醋,很容易形成负面影响的。平息不真确的舆论是你们的责任,国家培养你这么多年。不能给政府部门抹黑。其实,婚外情在社会上很普遍,为什么一般的人不会成为热点呢。因为,敏感身份的人很容易成为焦点。
最好不要跟帖。否则,你好不容易混来的副科长就要泡汤的,因为总有另外的眼睛在看你。慎微慎言。

所以警察是政府的警察,公务员是政府的公务员,谁付钱要维护谁,要听老板的,即便老板错了,也要维护老板的利益。基本就这个意思。正义、公正、良心是在这个前提下定义的,切不可等同于词典里的定义。

对于网络上的声音,另外一个同学讲到现在的网民素质很低。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观点,他将素质跟淳朴联系到一起。很多情况下,淳朴是一种天然状态,不等同于我们认为的素质。偏远山区里的农民伯伯可能都很淳朴,但他们都没上过多少学,这些农民伯伯肯定不是我们认为的高素质。高素质是个综合的东西,不是专门去研究它,很难有个确切的定义。但很大程度上,高素质跟受教育程度关系,肯定不是线性关系,但一般讲受教育程度高,体现出来的素质也相对较好,大家也正是基于这种观点,才掏这么多钱让自己的孩子去接受更好的教育,提高素质,同时获取谋生技能。如果接受这种观点,那么3亿网民普遍受教育程度在13亿人里肯定是高的,现在长大的大学生里估计不会没有不上网的。所以从这个层次上讲,网民是国家发展的高层次人群和主要力量。

然后我们同学讲了,3亿网民不代表13亿人的观点。这个可以从数学上分析,假设我们想调查13亿国民的一些想法,科学的做法是进行统计采样,那么3亿人可以认为是3亿个样本,这个样本数量够大吧,大的足够反映社会心理和社会价值取向。可偏偏一些当官的、决策的,有意无意不认可网民的观点,以为这是偏个别人的声音和看法。而事实上,他根本没法子得到其它10亿人的意见,他们往往用他们在洗浴房里商量出的东西来代表那个10亿人的声音,而无视网民的声音。所幸的是,互联网上的反馈也越来越受到高层的重视,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工信部:7.1后新电脑预装过滤软件

看到新闻,说工业信息部和几个部门(好像有文明办什么的,我始终搞不清楚这些办的职能体现在哪些方面)发布通告说,七一后品牌电脑要预装一种过滤软件,绿什么的,名字很naive的适合给小学生用的那种。不过据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这过滤软件正是给小孩用的,是过滤黄色等毒害信息——我也搞不清毒害信息是如何定义。再看到此绿色公司的总裁还是副总裁,反正是个什么官的说,目前是过滤黄色网站,以后也可以用于屏蔽其它网址,理论上讲要将用户的一些活动记录到后台数据库。此外还有十分强大的图片判断能力,比如露个胸部什么的,马上就能给匹配识别出来,甭想再继续访问该网页了,在软件前面再没有艺术和色情之分了。

外交部发言人针对记者有关此事的提问,反问记者有孩子吗,如果有孩子会理解为什么要安装这种过滤软件的。一切为了孩子着想,真伟大。我不是很明白了,中国卖出去的电脑都是给小孩用的吗?为什么每电脑都要被强行安装?有孩子有此需要的家长不会自己安装或者购买么,既然是市场经济,让市场上决定好了。

为什么用户自己不能选择,需要以政府的手段来强行要求?这东西我怎么看都联想到中世纪的贞操带,不过这回是全国的电脑使用者,这样就可以杜绝毒害信息了么?

从技术上讲,我很怀疑该公司的能力,什么垃圾东西都往系统目标下面塞,在底层进行监视屏蔽,理论上讲他可以获取用户机器上的任何个人信息。什么?他们讲了不会?对不起,我对中国的公司的信任度为零,对他们的话也是全然不信的。将来比如银行帐户被偷了,他们却是可以拍拍屁股摇摇头,说跟他们无关。而且我可以断言,以中国公司的能力,死机或者跟某些软件不兼容,那是可以预见的,而且你都找不到人去投诉,因为这本身是行政行为。

国家掏钱4千万买了第一年让全社会免费使用,我不知道是否合适支出,管不上这些,但以后呢?每年都买,还是以后要用户自己掏钱。让电脑厂家预装的成本当然还是要算到用户头上。工信部这回弄了个苍蝇,让大家都吃下去,让你恶心不止,还要让你自己掏钱买。突然想到以前犯罪被枪毙,还要向家属收几块钱的子弹费,不知道现在还收不?

前面杭州市搞了个网络实名制,在中国互联网史上浓重书写了一笔,工信部这次通知也会留名的。建议历史的书写者,将这些事情的主要负责人的大名也留上。历史自有评判。

若干年后,当这些都成历史的时候(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当政府的整体能力提升了,政府决策不再把持在一些官僚手里的时候),我会跟我的孩子或者我的孩子的孩子讲这些事(希望那时我还活着),看着他们惊讶的张大嘴巴(我听我父母一辈讲他们那一代人的事,也经常很惊讶,感叹这世上有时候真是荒谬),我也是很得意的,因为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发生过的。这也是我为什么热衷于在博客里记录一些类似这样的无聊的事的缘故。

媒体的良心

现在是美东时间6.5下午三点,北京时间6.6凌晨3点。国内朋友告诉我六月五日成都公交自燃,已经有二十多人遇难。很是震惊,在天涯上看到了相关的帖子。然后打开网易想看看正规的报道,结果发现网易还在关注罗京先生病逝,在表示深切的哀悼呢,成都的“贱民”们死几十个根本不算啥头条新闻。本想骂骂网易,然后想看看国内所谓的几个互联网门户,惊讶发现网易、QQ、搜狐、甚至人民网要不根本看不到此重大事故,或者被故意藏的很偏远。反而雅虎中国、Google资讯,打开第一眼就是相关的报道。

估计国内各大媒体正在等待有关部门的通知,统一口径看如何报道呢。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媒体的良心,记者是有良心的,但有良心的记者写的东西根本发表不出来,媒体的良心被狗吃掉了。

突然想到Thomas Jefferson讲过的很有名一句话,将它作为本短文的结束。

"If I had to choose between democratic government without a free press or just a free press, I would just choose the press.”
——为了避免跨国或者跨省追捕,本人严正申明上面这句话不是我讲的,不代表我的意见,请去通缉或者捉拿死去百年的Thomas Jefferson先生吧,谢谢合作。

image 
网易新闻头条

image
QQ新闻头条

image 
搜狐新闻头条

image
人民网新闻头条

image 
雅虎新闻头条

image 
google资讯头条

(以上均截图于美东时间6-5 2:58pm,北京时间6.6-3am)

娱乐场所女服务员刺死官员案

施恩电视台有段录像,在这里可以看到,http://6.cn/watch/11224805.html

从11:15开始看起,那女孩被关在精神病院,跟真正的精神病关在一间房间,一直在哭,说爸爸,他们打我。听得我心惊胆战。

我很好奇,这个他们是谁?是我们的为人民服务的公安民警还是我们的医生护士?为什么打她?因为杀了到娱乐场所寻欢作乐找刺激的官员?案情尚不明朗,为什么要打人,不是一直在强调不能严刑逼供吗?

有关案情,在google里搜索 邓玉娇 关键词。

同情华中农大刘正飞教授

在新语丝看到的,华中农业大学的刘教授的孩子(在美国生的)在一家医院输液死亡,家属没得到解释,院长也没出面,几个家属反而被保安痛打,一名重伤。关注进展中。(很奇怪美国使馆居然不管事,可能什么东西一到这片神奇的土壤都同样变质)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edicine/yiyuan324.txt

一点感想是,在中国,做学问的连个屁都不是(最多有了混口饭吃的资本),当官的才是最重要,如果是政府官员看那家医院敢这么来?所以呀,即便学术上有点成绩了,也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在社会上,啥都不是,不要以为自己是海归就不了起,不要以为自己是大学教授就以为有了话语权。所以在国内学问做好了,也要做个一官半职,学而优则仕,两者相辅相成,从此才能飞黄腾达

有一种东西叫压力

昨天有些感冒,不想干活,早早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看了两集潜伏。然后闭着眼睛,听着voa的新闻,一向催眠效果良好的voa新闻,居然也不管用。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被凌乱拉扯着。一下子想这个一下子想那个。想着现在想着未来。一下子感觉现在也挺好,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一下子又心有不甘,总想干出些什么东西。自己也感觉更多是杞人忧天,但总也管不住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