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言

作为警察,肯定是很合格的警察

摘录几段我的一个警察同学的QQ群对话。我不认可他的看法和做法,但承认警察在执行公务时面临十分多的问题。作为警察,他肯定是政府的好警察,并且劝导公务员同学成为一个合格的政府的公务员。不过歹徒或者象歹徒或者有歹徒嫌疑的同志们最好绕着走路,因为他们可能先入为主就认定是歹徒了,从而会“合法办罪犯”。

警察同学(73727xxxx) 

11:04:32 PM

现在讲YQ的法律了。法律是个双刃剑,可伤人也能伤到自己。比如,抓了一个,你死命的打,打残废了,就是刑讯逼供。就是躲猫猫!!如果不打,好好的问:你好,你交待一下犯罪实事,你妈的,鬼才会说。于是公安机关放人了,家属就说你收了好处,皇天,这是按照法律程序来的。如果你们家人被人砍了,你说我们警察要不要打罪犯的?所以,事情没有雷到自己头上,说说都会的。所以以后,审讯罪犯的时候请上YQ的人大代表一起啦。即使他们的亲戚被人砍砍砍,让他们看看,他们最不想发生结果发生了。因为我们整个程序都是合法的。嘿嘿
看那些人大代表们再提建议,是不是支持警察打人啊。我们不打,我们要合法办罪犯。

警察的专职就是办罪犯,除了“打”,除了刑讯逼供,还有更多的法子可用吧。

警察同学(73727xxxx) 

10:49:32 PM

所以警察看见有刀的混混,一定要打,往死里打。就是保护你们

宁愿错杀一千,不放错一人。最可怕是,我的警察同学没有认识到潜在的问题,感觉他做的很对。题外话,我的警察同学是很有正义感的人,这些想法更多是反映警察的一种普通心态吧,或者说是反映中等城市警察的一种常态。

警察同学(73727xxxx) 

2:51:45 AM

SQ(一个公务员同学)同志,你吃公家饭的,而且是政府的喉舌部门,不能将事态扩大化,还有,如果一个故事传来传去,就会添油加醋,很容易形成负面影响的。平息不真确的舆论是你们的责任,国家培养你这么多年。不能给政府部门抹黑。其实,婚外情在社会上很普遍,为什么一般的人不会成为热点呢。因为,敏感身份的人很容易成为焦点。
最好不要跟帖。否则,你好不容易混来的副科长就要泡汤的,因为总有另外的眼睛在看你。慎微慎言。

所以警察是政府的警察,公务员是政府的公务员,谁付钱要维护谁,要听老板的,即便老板错了,也要维护老板的利益。基本就这个意思。正义、公正、良心是在这个前提下定义的,切不可等同于词典里的定义。

对于网络上的声音,另外一个同学讲到现在的网民素质很低。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观点,他将素质跟淳朴联系到一起。很多情况下,淳朴是一种天然状态,不等同于我们认为的素质。偏远山区里的农民伯伯可能都很淳朴,但他们都没上过多少学,这些农民伯伯肯定不是我们认为的高素质。高素质是个综合的东西,不是专门去研究它,很难有个确切的定义。但很大程度上,高素质跟受教育程度关系,肯定不是线性关系,但一般讲受教育程度高,体现出来的素质也相对较好,大家也正是基于这种观点,才掏这么多钱让自己的孩子去接受更好的教育,提高素质,同时获取谋生技能。如果接受这种观点,那么3亿网民普遍受教育程度在13亿人里肯定是高的,现在长大的大学生里估计不会没有不上网的。所以从这个层次上讲,网民是国家发展的高层次人群和主要力量。

然后我们同学讲了,3亿网民不代表13亿人的观点。这个可以从数学上分析,假设我们想调查13亿国民的一些想法,科学的做法是进行统计采样,那么3亿人可以认为是3亿个样本,这个样本数量够大吧,大的足够反映社会心理和社会价值取向。可偏偏一些当官的、决策的,有意无意不认可网民的观点,以为这是偏个别人的声音和看法。而事实上,他根本没法子得到其它10亿人的意见,他们往往用他们在洗浴房里商量出的东西来代表那个10亿人的声音,而无视网民的声音。所幸的是,互联网上的反馈也越来越受到高层的重视,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工信部:7.1后新电脑预装过滤软件

看到新闻,说工业信息部和几个部门(好像有文明办什么的,我始终搞不清楚这些办的职能体现在哪些方面)发布通告说,七一后品牌电脑要预装一种过滤软件,绿什么的,名字很naive的适合给小学生用的那种。不过据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这过滤软件正是给小孩用的,是过滤黄色等毒害信息——我也搞不清毒害信息是如何定义。再看到此绿色公司的总裁还是副总裁,反正是个什么官的说,目前是过滤黄色网站,以后也可以用于屏蔽其它网址,理论上讲要将用户的一些活动记录到后台数据库。此外还有十分强大的图片判断能力,比如露个胸部什么的,马上就能给匹配识别出来,甭想再继续访问该网页了,在软件前面再没有艺术和色情之分了。

外交部发言人针对记者有关此事的提问,反问记者有孩子吗,如果有孩子会理解为什么要安装这种过滤软件的。一切为了孩子着想,真伟大。我不是很明白了,中国卖出去的电脑都是给小孩用的吗?为什么每电脑都要被强行安装?有孩子有此需要的家长不会自己安装或者购买么,既然是市场经济,让市场上决定好了。

为什么用户自己不能选择,需要以政府的手段来强行要求?这东西我怎么看都联想到中世纪的贞操带,不过这回是全国的电脑使用者,这样就可以杜绝毒害信息了么?

从技术上讲,我很怀疑该公司的能力,什么垃圾东西都往系统目标下面塞,在底层进行监视屏蔽,理论上讲他可以获取用户机器上的任何个人信息。什么?他们讲了不会?对不起,我对中国的公司的信任度为零,对他们的话也是全然不信的。将来比如银行帐户被偷了,他们却是可以拍拍屁股摇摇头,说跟他们无关。而且我可以断言,以中国公司的能力,死机或者跟某些软件不兼容,那是可以预见的,而且你都找不到人去投诉,因为这本身是行政行为。

国家掏钱4千万买了第一年让全社会免费使用,我不知道是否合适支出,管不上这些,但以后呢?每年都买,还是以后要用户自己掏钱。让电脑厂家预装的成本当然还是要算到用户头上。工信部这回弄了个苍蝇,让大家都吃下去,让你恶心不止,还要让你自己掏钱买。突然想到以前犯罪被枪毙,还要向家属收几块钱的子弹费,不知道现在还收不?

前面杭州市搞了个网络实名制,在中国互联网史上浓重书写了一笔,工信部这次通知也会留名的。建议历史的书写者,将这些事情的主要负责人的大名也留上。历史自有评判。

若干年后,当这些都成历史的时候(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当政府的整体能力提升了,政府决策不再把持在一些官僚手里的时候),我会跟我的孩子或者我的孩子的孩子讲这些事(希望那时我还活着),看着他们惊讶的张大嘴巴(我听我父母一辈讲他们那一代人的事,也经常很惊讶,感叹这世上有时候真是荒谬),我也是很得意的,因为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发生过的。这也是我为什么热衷于在博客里记录一些类似这样的无聊的事的缘故。

媒体的良心

现在是美东时间6.5下午三点,北京时间6.6凌晨3点。国内朋友告诉我六月五日成都公交自燃,已经有二十多人遇难。很是震惊,在天涯上看到了相关的帖子。然后打开网易想看看正规的报道,结果发现网易还在关注罗京先生病逝,在表示深切的哀悼呢,成都的“贱民”们死几十个根本不算啥头条新闻。本想骂骂网易,然后想看看国内所谓的几个互联网门户,惊讶发现网易、QQ、搜狐、甚至人民网要不根本看不到此重大事故,或者被故意藏的很偏远。反而雅虎中国、Google资讯,打开第一眼就是相关的报道。

估计国内各大媒体正在等待有关部门的通知,统一口径看如何报道呢。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媒体的良心,记者是有良心的,但有良心的记者写的东西根本发表不出来,媒体的良心被狗吃掉了。

突然想到Thomas Jefferson讲过的很有名一句话,将它作为本短文的结束。

"If I had to choose between democratic government without a free press or just a free press, I would just choose the press.”
——为了避免跨国或者跨省追捕,本人严正申明上面这句话不是我讲的,不代表我的意见,请去通缉或者捉拿死去百年的Thomas Jefferson先生吧,谢谢合作。

image 
网易新闻头条

image
QQ新闻头条

image 
搜狐新闻头条

image
人民网新闻头条

image 
雅虎新闻头条

image 
google资讯头条

(以上均截图于美东时间6-5 2:58pm,北京时间6.6-3am)

娱乐场所女服务员刺死官员案

施恩电视台有段录像,在这里可以看到,http://6.cn/watch/11224805.html

从11:15开始看起,那女孩被关在精神病院,跟真正的精神病关在一间房间,一直在哭,说爸爸,他们打我。听得我心惊胆战。

我很好奇,这个他们是谁?是我们的为人民服务的公安民警还是我们的医生护士?为什么打她?因为杀了到娱乐场所寻欢作乐找刺激的官员?案情尚不明朗,为什么要打人,不是一直在强调不能严刑逼供吗?

有关案情,在google里搜索 邓玉娇 关键词。

同情华中农大刘正飞教授

在新语丝看到的,华中农业大学的刘教授的孩子(在美国生的)在一家医院输液死亡,家属没得到解释,院长也没出面,几个家属反而被保安痛打,一名重伤。关注进展中。(很奇怪美国使馆居然不管事,可能什么东西一到这片神奇的土壤都同样变质)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edicine/yiyuan324.txt

一点感想是,在中国,做学问的连个屁都不是(最多有了混口饭吃的资本),当官的才是最重要,如果是政府官员看那家医院敢这么来?所以呀,即便学术上有点成绩了,也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在社会上,啥都不是,不要以为自己是海归就不了起,不要以为自己是大学教授就以为有了话语权。所以在国内学问做好了,也要做个一官半职,学而优则仕,两者相辅相成,从此才能飞黄腾达

有一种东西叫压力

昨天有些感冒,不想干活,早早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看了两集潜伏。然后闭着眼睛,听着voa的新闻,一向催眠效果良好的voa新闻,居然也不管用。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被凌乱拉扯着。一下子想这个一下子想那个。想着现在想着未来。一下子感觉现在也挺好,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一下子又心有不甘,总想干出些什么东西。自己也感觉更多是杞人忧天,但总也管不住胡思乱想。

灾区将成景区,无语

看到一则新闻“映秀镇将建‘震中’旅游景区(图)”(http://news.163.com/09/0407/02/568UUS91000120GR.html),感觉怪怪的。

话说吧,在大地震前,我不知道有几个人知道映秀,这也说明映秀本身没啥值得游玩的自然或者人文景观。地震后要建旅游景区了,靠什么吸引游客。自然是靠地震这一灾难事件了。如果说现在有谁去映秀看看,也多是怀了同情或者教育孩子学生的心态看看那边的情况,有谁会跑那去寻开心,我不感觉。想像一下映秀建成了旅游景区,人还没进映秀呢,先收门票10块,要看那个埋了若干孩子的学校,好,再收10块,这里是那个小英雄救过老师和同学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映秀,anyway,不关心),再收10块。

前面全国上下,国内外捐款是为了让受灾的灾区人们度过难关,政府随后的拨款也是为了重建,不是为了建旅游景区。据说前几天的清明节有很多人去了映秀震中,去凭吊不幸遇难的人们,今年也许没收费,明年清明想再来,当地政府说,好,交钱呀,交钱就允许你们过来凭吊,不知道那些从全国各地奔赴映秀的人们(按当地政府的说法是游客)会做何感想?我想说的是,除了那些钱没处花的,还是省省吧,那里不欢迎你们廉价的同情。我很不想说当地政府这是在发国难财,但事实让我怀疑他们根本就是这样想的。

据说,当地政府买了很豪华的车,不知道真假。不过在我捐款前,就已经想到了,不关心真正有多少钱到了需要的人手里,只要良心上好过些就成了。不知道这回重建拨款要肥了多少人的腰包。理论上讲,映秀重建是全国人民的钱,映秀的任何支出必须公布于众。尤其是映秀当官的,在映秀生活水平没有恢复过来前,不能高于当地平均生活,凭什么首先盖的就是政府各单位的办公地点。按以前打天下的新四军八路军红军解放军共产党的做法,你们就住简易房里办公好了,不能办公,那好,换人,在艰苦环境下能办公一样能将映秀建设好的大有人在。可惜大家都知道,这是我的想像,impossible, right? anyway, 当我啥都没说,只是困惑!

加班加点终于完成了初稿

吃不香睡不好,真是辛苦呀,好在在老板的催促声中,终于赶出了初稿,还来得及吧。

单位里评研究员,我好像论文有欠缺,尽管项目还行,但估计也没得争。该有的总归会有,眼光也需要放远一点,如果勉强只够线也没啥意思,要做到水到渠成,毫无争议才成。再给自己一两年时间吧,多写几个英文文章。

收到退稿意见

前面投出去的有关西部数据中心共享平台的设计和实现,遭到《地球科学进展》的退稿。上去看了一下退稿意见,十分搞笑。

意见1,(红字是我的评论)

建议修改内容:

1.表述语言需要再提炼,如 航天、卫星遥感等途径[2],建议改为:地面、航空、航天。

语言需凝练将就认可吧,将航天,卫星遥感等途径,改成航空、航天,就精炼准确了?未必吧。

  “西部数据中心”与“中国西部环境与生态科学数据中心”指的是同一个题目,应当一致。

审稿人明显没仔细看稿,在引言部分,我便有表述,‘2006年基金委启动了“中国西部环境和生态科学数据中心”(以下简称西部数据中心)项目’,此由文中需要大量指代此数据中心,采用简短的叫法是正常的用法呀。此条不成立。

2.进一步介绍数据更新和数据来源

3.运行经费和可持续运行问题

4.国际数据交换、数据和产品

拜托,这篇文章是介绍“设计和实现”,而不是介绍数据中心的数据情况和运行情况。数据情况和运行情况在李新等文章已经有介绍。文不对题,此3条不成立。

意见2,(红字是我的评论)

1)引言部分,第三段中。作者专门指出了中国气象科学数据共享网的实例,之后又能提出科技部开展的科学数据共享工程。这之间是矛盾的,因为气象科学数据共享本身就是科技部科学数据共享工程的一个试点。建议修改。

矛盾说不上,但是有不妥吧。

(2)部分笔误,例如,2.5数据库设计,第二段倒数第4行,“纪录”应改为“记录”。3.1 元数据标准,第二段倒数第二行,“影射”应改为“映射”。3.2数据—知识关联,“如图8所示”后多一个逗号。

全文7千8百多个字,typo少不了,感谢指正。

然而,《地球科学进展》告知,经研究退稿。还是想不明白,编辑部是怎么研究出来的?这几个意见退成退稿理由么? 审稿人一基本没有读懂稿件,审稿人二的意见仅是皮毛细节。可能是编辑部高质量稿件太多。好在我也不是很在乎能否被《地科科学进展》发表。姑且记下来,说明一下自己的感觉。前面李老师还给了很好的意见,还没来得及补充上去。修修改改后再投别的吧,希望这次遇上负责的编辑和真正有水平的专家来审稿吧。

吴紫汪研究员过世了

很惊讶的听到,我们单位的吴紫汪老先生过世了,癌症晚期,前后一个月就过世了。算痛快了,没吃啥苦。

后人研究冻土,吴先生的工作是肯定要被提及的。

功过是非自有人评价。我这里不讲这些。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人。有些人可能不喜欢吴老师,但老吴对我一直算好,有阵子有事没事找我到他办公室聊各样的事。

走好,吴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