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vel

十月份黑河流域中上游考察

本帖文字修改自张凌总结的“黑河流域中上游考察总结”,并补充。

0 考察目的

(1) 了解黑河流域中上游野外观测站点分布位置、站点观测仪器;
(2) 考察黑河流域上游和中游出口水文站;
(3) 考察黑河中游灌溉渠系;
(4) 了解黑河流域分水方案及分水方法;
(5) 了解黑河流域中上游地貌特征;
(6) 了解民勤县生态环境问题。

总共考察6天,2013.10.3-2013.10.8。行程如下:

1. 兰州 -> 西宁 -> 峨堡 -> 阿柔-> 祁连
峨堡、阿柔大寺、阿柔观测点
宿祁连

2. 祁连 -> 冰沟 -> 大冬树垭口 -> 黄藏寺 -> 葫芦沟 ->南山垭口 ->肃南
冰沟径流观测点、冰沟Water试验场、大冬树垭口观测场、黄藏寺黑河交汇处、葫芦沟祁连站
翻走廊南山路差,需要2个半小时。
肃南良友旅游宾馆不错

3. 肃南 -> 高台 -> 正义峡 -> 临泽
高台西路军纪念馆、正义峡水文站

4. 临泽县城 -> 临泽生态站 -> 张掖丹霞 -> 黑水国 -> 张掖
临泽生态站、丹霞地貌、黑水国、张掖甘州市场
荣福宾馆(水务局附近)

5. 张掖 -> 莺落峡 -> 草滩场水利枢纽 -> 遥感站 -> 五星村 -> 张掖
大佛寺、龙首电站、莺落峡水文站

6. 张掖 -> 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 -> 雅布赖盐湖 -> 民勤 -> 武威
华信宾馆

7. 武威 -> 雷台 -> 西夏博物馆 -> 天祝 -> 兰州

相关网页: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22140-734229.html

格尔木北线回兰

去格尔木的时候是南线,8月7-8日回来时听说北线全程高速通了,大家都没有来过,便走着试试。车少路也不错。我们从乌兰走315国道,参观了一下原子城,住到西海镇。

格尔木出来,察尔汗有青海钾肥厂,高速路便铺在万丈盐桥上。

IMG_1863

此后经过锡铁山,有锡铁矿,青海是资源大省,如果不是资源国有,青海富的流油的。

IMG_1864

德令哈是海西州府,但没有格尔木好。每过一个县市交一次费,30,50块的,一路下来不少钱。

中午在德令哈广场边上的阿秦嫂面片吃的排骨面,还要了几个小菜,没想到量十分大。这地方是我们盛老师强烈推荐的。

IMG_1869

经过察汗诺时,沿途看到一个西王母庙,就进去看了下。在石室里拍照时,居然发现照片干扰的现象,我能保证的是拍照的手机没有任何问题。

IMG_1875IMG_1877IMG_1878

关角山3848m,青藏线的关角隧道是当时修青藏线时最困难的地方,难度十分大,现在隧道周边还有部队驻扎保守。

IMG_1880

天峻是神湖之源,布哈河流入青海湖。天峻县的草原很漂亮,牧业发达,现在旅游也搞的很好。

IMG_1882IMG_1885IMG_1886

我们从青海湖边上经过。

IMG_1892

晚上住宿在西海镇,西海镇现在是海北州政府驻地,现在推原子城的牌子。原子弹试验的工作便在这里完成(爆炸现场是在罗布泊)。参观了原子弹爆轰试验原址。

IMG_1904IMG-20130807-00073

西海镇出乎意外的宁静漂亮,有国外小镇的感觉,十分喜欢。

IMG_1923

次日参考了原子弹纪念馆,好地方,参观完都感觉热血沸腾了。正确的领导、科技工作者的忘我工作甚至牺牲和合适的人才,才有我们两弹一星的成果。

IMG_1947

玉珠峰冰川

这段时间在冰冻圈综合观测试验站(格尔木)集中写作冻土调查手册。8.5日去西大滩多年冻土北界进行考察。一车一行四人。一天虽短,但内容十分丰富。

格尔木出去90公里进入昆仑山。纳赤台有昆仑山雪水出露的泉水,以前往高原跑的人,都是从纳赤台装桶桶的水带上。现在泉水建了个门,搞的跟公园一样。

IMG_1743

三岔河铁路桥是青藏铁路建设的奇迹之一,2003年我在高原工作的时候,这个桥还在修。由于其重要性,桥边有专门的人看管安全。

IMG_1755

如果我告诉你高原上沙丘,你可能一下子不相信,青藏高原并非沙漠,但真有沙丘,这个沙丘的成因我一下子没有搞清楚,但估计有专门的人已经做过专门论述了。

IMG_1766

然后我们大致到了冻土北界了,从这儿向南就开始有多年发育了,我们在西大滩建有一个综合观测场,风温压湿辐射,基本观测要素都有了。

IMG_1779

西大滩过去一些,碰到我们的同事在执行钻探工作,他们执行一个国家项目,希望从高原岩层里找到天然气水合物。他们6月份上来,已经开展了近2个月的工作。我离开时,打到290m深度。这里多年冻土厚度81m;他们在150m左右的岩层里发现了少量的水合物。计划完成500m的钻探。这里风大冷,我们在现场大致呆了半小时,感觉到一些高原反应了。

现在教授被戏称叫兽,研究员被称为烟酒员,但我要说的那些在新闻里披露的败类远不能代表中国的科研人员。我们的科研人员奋斗在野外、实验室,长年累月不计辛苦,由于他们才有我们基础科学的发展。

IMG_1802IMG_1818

昆仑山垭口4767m,游客必照相留念之地,从此向南青藏高原高度抬升到均值4000m以上。

IMG_1821

垭口过来不远,有牌子指示玉珠峰。从公路进去8km,可以到冰川很近的地方。经过的路上,有藏民拉了个绳子,以生态管理站和昂拉村牧民委员会的名义要钱,但别奢望有任何发票。我们4人交了150块得以通过。

IMG_1834

到峰前的时候,有不是很好的路,好在我们是越野车。玉珠峰6144m高,停下的终点大概5000m左右,离冰川末端还有点距离。我们爬上去,来回花了2个多小时。站到了冰川末端(5100m)跟前。

IMG_0298IMG_0340

 

冰裂缝看起来很吓人,去年青藏所的同事可能就是掉到被雪覆盖的冰裂缝没有找回来。

IMG-20130805-00060

 

回程时,天气聚变,大雨,冰雹,起雾,扬尘,能见度100m,个别地段20m,车开的十分小心。

中途碰到无数骑自行车进藏的背包客们。大家感叹从进藏驴友的人数增长上,看到大家真是富了。温饱解决了后,大家开始关注生活质量,追求精神和身体层次的锻炼和享受了。

沿途看到解放军在演练。怪不得现在老外进藏这么困难。

周末(4/20,21)甘南行

周末(4/20,21)甘南行

一行三车老少共13人,趁周末去了趟甘南。原本计划是要带三名老外小姑娘过,但因为一些政治和安全因素,他们没有成行。

人员包括我一家,我的学生,同事一家,和西部商报徐记一家。

从渭源路出发,至拉不楞寺全程250km。由北滨河路从小西湖立交至汽车南站,上兰临高速,转兰郎高速,从临夏下,走213国道,至麻当化旦尖措孤儿学校,转312省道至终点拉不楞寺。

北滨河至兰临高速,耗时一个多小时,兰州的路奇堵无比。兰郎高速上行线三甲集至广河一段修路,从三甲集下,走309省道,由广河继续上。下行畅通。临夏市309省道在修路,绕了一下。总体道路情况良好。

一个插曲是兰临高速兰州收费站前,我的车被高速巡警挡住,先是检查证件,再是发现活动牌照要扣10分,罚200。事实上我的车2007年买,到现在才3万公里里程不到,牌照是2007年上的,根本没动过,不知道啥活动牌照,当时是合法的(有行驶证上的照片为证)。现在兰州交警又说不合法了,都是他们说了算。政府总是这样起劲的折腾老百姓。跟交警交涉了半小时,没扣分,罚了100块。对比我在美国少数几次与警察接触的经历,让我充分认识到万恶资本主义的警察真是为了纠正错误,让你认识到错误就可以,而我们的可爱的警察叔叔在即使我认识到牌照也许不合适,并承诺回头就换的情况下,还是坚持罚款为警察局创收。

便是这一天,我们在经过小西湖立交肺病医院暂停,看到新闻报道雅安地震,伤亡人数直线上升。忘不了的惨痛5.12,和今年的4.20。

第一站是麻当的化旦尖措孤儿学校。从亚当大桥右侧(兰州过来方向)便道下,经过桥,进入麻当村,向平行于国道的方向前行一段路,路边即是学校。

IMG_0495

学校比我想像的好的多,2008年创建,短短时间有这等规模,化旦校长真是了不起。目前在校生70多人。校长出去了,支教的宋老师接待了我们。我们给学校带了一些文具、食品、体育用品。宋老师带领我们介绍了小朋友们学习生活的地方。

IMG_0501

宋老师很了不起,河南新乡人,跟我一学生是老乡,到今年7月份满一年了,教语文和英语,女朋友在北京。我们还看到来自天津大学和新疆某大学的两位短期的支教老师。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因为是周末,小孩子们自个玩,我们的队友跟他们玩篮球,下五子棋;一个藏族老师正在给几个小女孩教唐卡做画。艳阳天,很轻松很惬意,没有太多的打扰我们的小朋友们。离开前,我们跟在校的几个老师合了影。

IMG_0552

孤儿学校需要经济、物资上的支持,目前更需要有师资的支持。宋老师7月份离开后,老师组成上可能有问题,有意向的同志们请支援他们。

晚上住夏河。这个小城市十分干净,因为是淡季,人不多。住王府饭店,200块一间,干净。与之对比的是,夏河的吃并不好。晚上转了一圈,没找到象样吃的,回到王府饭店吃。第二天大早本想去梅朵赛钦吃早餐,结果发现在装修,不提供早餐。

IMG_0575

第二站参观拉不楞寺。我来过几次拉不楞寺,这次主要是同行的朋友和学生第一次来。拉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教派的几个主要寺院之一。淡季9点开门,门票40元。其实只有第1个殿和最后1个讲经堂查票,中间的几个可以随便参观。即使进去看了,反正我是没看出大的名堂,原谅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殿里不让拍照,在里面看到达赖的照片。

IMG_0579IMG_0597

门票不便宜,更不便宜是寺内的厕所还要收费5毛钱,停车场也要收费每车10块。现在喇嘛也是经济头脑发达。

返程很顺利,11点半回,天气十分好,加上回程路熟悉,尤其是兰朗高速路况十分好。在临夏吃饭1个小时,4点不到到兰州,5点到家。

周一到办公室意外收到孤儿学校寄到的卡片。

IMG_0610

是为流水帐记之。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8)

D8

回程。从乌鲁木齐回兰的飞机,飞行20分钟后,机长通告说因为机械故障返回乌鲁木齐。在下降的过程中,可能是正常的颠簸,但因为有通知在先,导致飞机里的女士们尖叫。结果将大家都吓的不轻。终于有惊无险,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补拾过去几天的记忆。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7)

D7

伊朗人过得也太悠闲了。周五他们的宗教活动日,能源部大门紧闭,大家都不上班了。周六周日还是休息日。周一还沉浸在休息日的散慢中,周二周三上两天班,周四又开始琢磨周五至周日如何过发的事情了。

24日(周五)上午据说还有些店铺开着,下午就彻底关掉了。平时交通如织的道路,这会没几个车。我们去的是一个号称20km长的商业街。不过很不幸的是,多数商都已经关门。同事对波斯地毯和古玩很感兴趣。看了几家不是太贵就是不合意,最终也没买成。

看了一个叫Mellat Park的公园。在德黑兰这种寸土寸金的超级大城市,有这么大的一个公园,真是奇迹。绿化十分好。多数是携家带口出来放松的。也是谈恋爱、体育运动的好地方。兰州找不到这么大的公园。

坐出租车的时候一小青年超车,很快别过来,将出租车吓的差点撞上,急打喇叭,小青年很快停下来,出租车师傅降下窗户,指着小青年大骂(听不懂骂什么);小青年乖乖听着,一句不吭,待师傅骂完了开车走,我从后视镜里看,老长时间也没见小青年启动车。不知道这是不是常态。

搭了两回公交车,第一次是从商业街到这个公园,第二次是从公园回宾馆。每人交了2000Rial,1块人民币多点。相对他们的平均收入(比如2k-3kUSD的收入),公交车很便宜。伊朗公交车的一个特点是,男女在不同车厢,女的一般是在后车厢,第二次我们上的车,男的挤成麻花了,后车厢还空着位置。也算伊朗的一个特色吧。

回宾馆因为没有直接的公交。停在附近的Vanak square。在车上问路的时候,一个人说他便住在我们的宾馆附近,一直将我们带到宾馆,更为感动的是,这个人看起来走路还不大灵便。短短的几天,也被出租车司机宰过,但也无处不在的感觉到伊朗人的友好。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6)

D6

参观Taleghan流域。不象国内的考察尽往旅游景点考察,国外的考察是真正学术有关的。不过也给了机会看看城市外的伊朗。

与我们一起去的还有德黑兰大学的一个教授的学生,也借机一道前往。一样有中国特色的是,前有警车开道,后有——也还是警车,哈哈。我们两个大巴被拥在中间。车开的飞快,即便这样,还有更牛的大车打着喇叭,从我们边上超过,绝尘而去,超车的时候,两者相距大概就20公分,吓得众人惊叫。车跟的也紧,上百的速度下,大概就20,30米,前面只要一刹车,只有追尾的份。伊朗同事居然见怪不怪。

流域情况跟我们河西差不多,高山上植被还是可以,山脚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居民相对就稀少的多,他们的人也全跑附近的德黑兰去了。因为是农业部出的面,所参观的几个地方大小领导都跑出来接待了。那个流域的负责人也随车介绍。

试着问了一些相关的人,很惊讶的发现这些基层单位的人都有博士学位,流域负责人更是从国外拿的学位(英国?),个个看起来象个科学家而不是行政管理人员。想想我们几个大江大河流域的负责人(如长江,黄委,珠江等),更多是行政人员。

中间的break都在试验站里,招待以杏子,小苹果,樱桃(很甜很好吃)还有可乐、茶等。波斯语的茶音似chai,可能是从中国过去的。进门脱鞋,然后在一块地毯上盘腿而坐。喝着茶吃着水果大家聊聊天就这样。

前面有说到一夫多妻,这位德黑兰的教授近60岁,带了一对双胞胎儿子,7岁,家里还有3个孩子,尽管没问,貌似是一夫多妻的结果。

下午参观一个水库,原本是不让照相的,但仗着农业部的面子,工作人员也不加制止。但水电站内部才坚决不让照了。在这里遇着很多中国人。这个水库和水电站都是中国水电帮他们站的。叫turnkey,就是建完了交钥匙这种类型的。不过遇着的中国人是过来帮他们维修的,据说要到10月份才能维修完。

在水电站里看到写着XJ hydropower INC 类似的控制系统。新疆水电提供的。布署在win95的系统。一个伊朗人还问我,中国是不是还有更新(more advanced)的系统。三峡等大工程肯定有更先进的系统了,不必问都知道。

中国人在这里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一个巴基斯坦同行凑上来说,巴基斯坦是中国的朋友。连巴基斯坦都感受到这种欢迎了,要分享这种气氛。

回到宾馆近11点了。大家都累了,farewell dinner也算了,大家在宾馆下面的印度餐厅快速就餐。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5)

D5

今天有我的两个报告。在提问环节,有问到对模型结果是否在决策中应用的问题,我讲了几个based on modeling results(基于模型结果)和estimated by models(根据模型预测结果),结果被他们戏称为modelist,大概是指言必称模型的人吧。

晚上被带到一个傍山而建的酒店。很漂亮。拍了一些照片,尤其是天色下来后,灯光下显得璀璨耀眼。又是照例9点后才开吃。

看到一个现场做画的人,问了一下画的价格,说50美金,太贵了,而且老土欣赏不来,作罢。

负责接待我们的26岁的小姑娘提前向大家告别,因为明天她不跟我们一起去野外考察。让记住名字,但不跟我们照相。亏还是受过西方教育的。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日本专家也跟大家道别,他做地下水同位素的,曾经来过兰州。要提早回去,是因要汇报有关福岛核污染事件的同位素有关的进展。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4)

D4

翻着日程表,第一天晚上是能源部安排的欢迎宴会,第二天晚上是农业部(Ministry of Jahad-e-agriculture)招待,第三天晚上是外交部,第四天晚上是Farewell dinner(告别宴会),第五天晚上是Good bye dinner(白白宴会)。死活搞不清楚告别宴会和白白宴会有什么区别。也可以看出伊朗是个死要面子搞排场的国家,换成欧美国家,有个欢迎和告别宴会,中间啥都不安排了,大家自由活动。

今天有我们同单位的老师的一个受邀报告,讲的是气候变化下的中国水资源以及对策,引起十分广泛的讨论。对于我们施先生领导下完成的前后花了20年的冰川编目巨大的工作十分的佩服。

下午结束的比较早(5点),安排去参观水博物馆。在一个山上。伊朗有悠久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历史。在久远的以前,生活在干旱区的伊朗人已经很科学的利用地下水资源,并建造了叫Qanat的水利设施,这些建筑深挖到地下,沿着地下水流向而建,将宝贵的地下水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供生活生产而用。水博物馆还有储水、灌溉等各种设施。

中国好像还没有类似的博物馆,其实中国也有很悠久,不亚于伊朗的用水历史,比如著名的都江堰。新疆内蒙等地类似于Qanat的设施。西湖不是申遗成功么,大家欢心鼓舞。事实上中国很多东西很优秀,象伊朗这些国家跟西方接触久,大量的国际组织,一点点小东西都当宝一样保护起来,骄傲的向全世界介绍。而象大至北京小到天水这些地方,珍贵的历史建筑纷纷被钢筋水泥取代,5千年的历史只留在书籍里。

由于第二天有我的报告,晚上没去参加宴会。宾馆里接到电话,问why,哪里不舒服,哪里接待不周。解释好久。次日出发去会议室的时候,又是十分关心的问是不是有啥问题。也太关心了,给点自由OK?不过可见伊朗人的好客,这点是不是跟中国很象。

趁着coffee break,有些交流。比如得知能源部大概只有副部长以上等几个高级官员有公务用车,所以他们每次都是订出租车接我们。比如伊朗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又是将dressing code(穿着)列入法律的国家(是不是唯一?),但伊朗总统是民选的,是个民主国家。比如国内一听伊朗问是否在内战,实际上只有边境不大安稳,伊朗的治安十分的好,这可能也得力于法律(他们的法律就包括了宗教)的力量。象伊朗是没有城管,也无需扫黄打非办公室。

也聊到伊朗的经济。据说能源部的平均工资大概是2-3千美金每月。所以伊朗被联合国定位为中等发达国家,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德黑兰的消费很高,比如宾馆一晚上100美金以上,去餐馆吃饭随便50美金以上每人,德黑兰的房价也是从2千到5千每平米不等。

关于货币,我们有开玩笑,一到伊朗我们成了百万富翁了。人民币对伊朗里亚尔大概是1700多比1,美金大概是12000对1。但很奇怪的是民间单位是Tomans(类似音,图曼?),是10个里亚尔。所以问价钱的时候,比如回答说1000,那么要支付1万个里亚尔。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3)

D3

会议在能源部(Ministry of Energy, Iran)大楼里开。除了会议室一层供我们活动,不允许我们到其他楼层参观访问。会议原定9点开始。客人们8点半都已经到了,主人们姗姗来迟,事实开始已经到9点半了。以后的几天也是类似的情况,给我的一个印象是伊朗人很不注意守时,办事自由散漫。

会议室装潢的很先进,每个位子上都有小型屏幕,可以直接看到主席台上演示的内容。中间摆了伊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的旗帜。周围是摆满赠送给能源部的各种礼物的柜子。

如果不是意识到在伊朗,会议的开幕式跟中国一样,先是领导讲话,再是邀请的几个专家讲话,然后才进入主题。伊朗方讲话无一例外讲波斯语,通过同声翻译译成英语。前面的交流知道其实他们的英语是很好的,可能是代表国家的考虑吧,才用的自己国家的语言。表现出的对领导的尊重更是让人感觉这是个很官僚的国家。很意外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黑兰(UNESCO Tehran Cluster)的主任是个中国人。中国人在国际平台上其实表现并不突出,这点远比不上韩国人和日本人。众所周知,联合国秘书长是韩国人。这次与会的国际水文组织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李舜铎,chair)也是韩国人。可能主要是语言上的障碍。

会议的进程远远落后于原计划,午饭在2点左右才吃。会议室边上即有一个餐厅,再里面还有厨房。我最痛恨的西餐!沙拉(将就)/酸奶(yogurt,原味的太酸),酸的掉牙的汤(受不了),鸡块,米饭/大饼(囊?),牛排(有时没有),水果和甜点。接下去的几天中午全是一模一样的午餐,吃的饱饱的,但离中餐的色香味境界差远了。

伊斯兰国家是禁酒的,给我们上的除了可乐,还是就是一种无酒精的啤酒(non alcholic beer),味道类似于我们的果啤,在那边居然很受欢迎。

第一天没有我们的报告,纯充听客。第二三天有我们的一个受邀报告和我的两个报告。大概7点左右,会议结束。伊朗方给大家发了一个邀请信,大致是说他们的能源副部长同志晚上9点到23点,将在某某酒店宴请大家。

这个晚饭时间让我们在接下去的几天内都很痛苦,一方面因为时差,这正是国内睡好觉的时间,另一方面吃到23点,回到宾馆就睡觉好像也很不利于健康,而且第二天早早要起床继续会议。我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晚饭这么饭。大概是因为他们的伊斯兰宗教的规定吧,好像晚饭得上太阳落山后才能吃。无论什么原因,事实上,我们到酒店9点的时候,人还不算多,到11点多结束的时候,发现外面排起长队等待进来吃饭。服了!他们第二天都不用上班吗?

部长同志来的晚,说是宴请,其实是个自助餐的地方,后来查名字,是个很有名的餐馆。部长同志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坐下来吃饭了。我还庆幸说不用听政客的长篇大论,结果饭后,挪了个地方,部长同志开始说话,说一句等待翻译一句,足足讲了40分钟。出来的时候边上的日本专家问我是不是睡着了,我说是的。他说他也很困。

一天的会议很有收获,对于气候变化平时听的多,但没有真实做这方面的工作。伊朗这方面是做的很不错。而且他们的水好像是归能源部管,能源部财大气粗(伊朗石油多),所以做了很多的工作,听起来很有系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