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vel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4)

D4

翻着日程表,第一天晚上是能源部安排的欢迎宴会,第二天晚上是农业部(Ministry of Jahad-e-agriculture)招待,第三天晚上是外交部,第四天晚上是Farewell dinner(告别宴会),第五天晚上是Good bye dinner(白白宴会)。死活搞不清楚告别宴会和白白宴会有什么区别。也可以看出伊朗是个死要面子搞排场的国家,换成欧美国家,有个欢迎和告别宴会,中间啥都不安排了,大家自由活动。

今天有我们同单位的老师的一个受邀报告,讲的是气候变化下的中国水资源以及对策,引起十分广泛的讨论。对于我们施先生领导下完成的前后花了20年的冰川编目巨大的工作十分的佩服。

下午结束的比较早(5点),安排去参观水博物馆。在一个山上。伊朗有悠久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历史。在久远的以前,生活在干旱区的伊朗人已经很科学的利用地下水资源,并建造了叫Qanat的水利设施,这些建筑深挖到地下,沿着地下水流向而建,将宝贵的地下水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供生活生产而用。水博物馆还有储水、灌溉等各种设施。

中国好像还没有类似的博物馆,其实中国也有很悠久,不亚于伊朗的用水历史,比如著名的都江堰。新疆内蒙等地类似于Qanat的设施。西湖不是申遗成功么,大家欢心鼓舞。事实上中国很多东西很优秀,象伊朗这些国家跟西方接触久,大量的国际组织,一点点小东西都当宝一样保护起来,骄傲的向全世界介绍。而象大至北京小到天水这些地方,珍贵的历史建筑纷纷被钢筋水泥取代,5千年的历史只留在书籍里。

由于第二天有我的报告,晚上没去参加宴会。宾馆里接到电话,问why,哪里不舒服,哪里接待不周。解释好久。次日出发去会议室的时候,又是十分关心的问是不是有啥问题。也太关心了,给点自由OK?不过可见伊朗人的好客,这点是不是跟中国很象。

趁着coffee break,有些交流。比如得知能源部大概只有副部长以上等几个高级官员有公务用车,所以他们每次都是订出租车接我们。比如伊朗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又是将dressing code(穿着)列入法律的国家(是不是唯一?),但伊朗总统是民选的,是个民主国家。比如国内一听伊朗问是否在内战,实际上只有边境不大安稳,伊朗的治安十分的好,这可能也得力于法律(他们的法律就包括了宗教)的力量。象伊朗是没有城管,也无需扫黄打非办公室。

也聊到伊朗的经济。据说能源部的平均工资大概是2-3千美金每月。所以伊朗被联合国定位为中等发达国家,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德黑兰的消费很高,比如宾馆一晚上100美金以上,去餐馆吃饭随便50美金以上每人,德黑兰的房价也是从2千到5千每平米不等。

关于货币,我们有开玩笑,一到伊朗我们成了百万富翁了。人民币对伊朗里亚尔大概是1700多比1,美金大概是12000对1。但很奇怪的是民间单位是Tomans(类似音,图曼?),是10个里亚尔。所以问价钱的时候,比如回答说1000,那么要支付1万个里亚尔。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3)

D3

会议在能源部(Ministry of Energy, Iran)大楼里开。除了会议室一层供我们活动,不允许我们到其他楼层参观访问。会议原定9点开始。客人们8点半都已经到了,主人们姗姗来迟,事实开始已经到9点半了。以后的几天也是类似的情况,给我的一个印象是伊朗人很不注意守时,办事自由散漫。

会议室装潢的很先进,每个位子上都有小型屏幕,可以直接看到主席台上演示的内容。中间摆了伊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的旗帜。周围是摆满赠送给能源部的各种礼物的柜子。

如果不是意识到在伊朗,会议的开幕式跟中国一样,先是领导讲话,再是邀请的几个专家讲话,然后才进入主题。伊朗方讲话无一例外讲波斯语,通过同声翻译译成英语。前面的交流知道其实他们的英语是很好的,可能是代表国家的考虑吧,才用的自己国家的语言。表现出的对领导的尊重更是让人感觉这是个很官僚的国家。很意外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黑兰(UNESCO Tehran Cluster)的主任是个中国人。中国人在国际平台上其实表现并不突出,这点远比不上韩国人和日本人。众所周知,联合国秘书长是韩国人。这次与会的国际水文组织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李舜铎,chair)也是韩国人。可能主要是语言上的障碍。

会议的进程远远落后于原计划,午饭在2点左右才吃。会议室边上即有一个餐厅,再里面还有厨房。我最痛恨的西餐!沙拉(将就)/酸奶(yogurt,原味的太酸),酸的掉牙的汤(受不了),鸡块,米饭/大饼(囊?),牛排(有时没有),水果和甜点。接下去的几天中午全是一模一样的午餐,吃的饱饱的,但离中餐的色香味境界差远了。

伊斯兰国家是禁酒的,给我们上的除了可乐,还是就是一种无酒精的啤酒(non alcholic beer),味道类似于我们的果啤,在那边居然很受欢迎。

第一天没有我们的报告,纯充听客。第二三天有我们的一个受邀报告和我的两个报告。大概7点左右,会议结束。伊朗方给大家发了一个邀请信,大致是说他们的能源副部长同志晚上9点到23点,将在某某酒店宴请大家。

这个晚饭时间让我们在接下去的几天内都很痛苦,一方面因为时差,这正是国内睡好觉的时间,另一方面吃到23点,回到宾馆就睡觉好像也很不利于健康,而且第二天早早要起床继续会议。我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晚饭这么饭。大概是因为他们的伊斯兰宗教的规定吧,好像晚饭得上太阳落山后才能吃。无论什么原因,事实上,我们到酒店9点的时候,人还不算多,到11点多结束的时候,发现外面排起长队等待进来吃饭。服了!他们第二天都不用上班吗?

部长同志来的晚,说是宴请,其实是个自助餐的地方,后来查名字,是个很有名的餐馆。部长同志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坐下来吃饭了。我还庆幸说不用听政客的长篇大论,结果饭后,挪了个地方,部长同志开始说话,说一句等待翻译一句,足足讲了40分钟。出来的时候边上的日本专家问我是不是睡着了,我说是的。他说他也很困。

一天的会议很有收获,对于气候变化平时听的多,但没有真实做这方面的工作。伊朗这方面是做的很不错。而且他们的水好像是归能源部管,能源部财大气粗(伊朗石油多),所以做了很多的工作,听起来很有系统性。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2)

D2

德黑兰是夏令时,比北京时间晚3个半小时。入睡的时候已经当地时间12点过了,没睡几个小时,当地时间4点多,即北京时间8点左右便醒了。同行的还有2位中国来的教授。一问也是类似情况。

早餐是在宾馆地下室的一个印度餐厅吃的。自助性质,含在房费里。我不大喜欢西餐。胡乱吃了一点cereal泡热牛奶。西瓜很好吃。这可以想像,伊朗处在干旱区,年降水约200mm左右——这也是我们这次会议的讨论主题,气候变化下的水资源管理及对策——干旱地方西瓜、葡萄等就比较甜。见我们是新客,餐厅经理推荐我们尝尝他们的当地产的红枣,很甜但不腻。

此前翻一点伊朗的资料,说到德黑兰的餐厅服务员只有Waitor(男服务员),没有Waitress(女服务员)。这个印度餐厅里看到了一个漂亮穿制服的女服务员。但给我们offer的唯一服务便是坐下来的时候给我们递了一个热手帕。其余的服务都是男服务员提供的(中餐和晚餐的时候,早餐是自助的)。估计女服务员是为女客设置的,因为伊朗有很严格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包括比如与女性握手,一般都是禁止的。

会议是20日开始。所以我们三人计划了到城市看看。查了一点网上的资料,也咨询了宾馆前台的服务员,决定去看几个地方,一个是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Iran),一个是皇宫(Golestan Palace),一个是他们的Bazaar(大集市),还有一个是最大的清真寺(Imma Moskque)。

前台帮要的出租车,第一站是博物馆。交了12个美金。博物馆里面不让拍照(事实上很多地方包括公共场所都不让拍照,让人很郁闷)。只在博物馆外面拍了几张,以示来过。这个博物馆被称为伊朗的卢浮宫,有很珍贵的文物,是个到德黑兰非看不可的地方。不过德黑兰目前并不重视旅游业的开发,所以初一看外表,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

伊朗其实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可能大家一下子想不起来,但如果说波斯,恐怕大家就一下回忆起世界史关于波斯帝国的一些内容了。伊朗以前就叫波斯。博物馆里陈列的便是波斯很珍贵的出土的文物,从几千年前的东西到几万前,几百年前的东西都有。很遗憾的是博物馆没有提供解说,文字也多是波斯文,只有个别有对应的英文说明,基本看不懂,只知道很宝贵,但不知道宝贵在哪。博物馆收费。

卖纪念品的地方藏的很后面,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服务员估计是国营体制的,不在乎卖出多少,只忙着打电话。转了一圈出来。

博物馆在的区是德黑兰的市中心,其余几个点都离的不远。在博物馆出口的地方问了一下,得到很仔细耐心的帮助,告诉我们如何到皇宫。不过尽管如何,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皇宫。街上的多数人是不懂英文的。地图又太粗,街上的标记也经常是波斯语的,不懂。最后想到有困难找警察,找到一个类似于110的亭子,警察同志发扬公仆精神,连比带划的终于让我们明白如何到Golestan Palace。

走在街上,可以充分体会到德黑兰人的友好,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是外面人面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宗教和西化的关系吧。

Golestan Palace(古列斯坦宫?)是他们的古王朝宫殿吧。参观了他们的主宫,接待的宫殿,加冕的地方,画室等。收费,但不多。感觉破破烂烂的。一方面是伊斯兰的颜色就蓝色调为主的彩色,另一方面可能由于历史原因,颜色不鲜艳了。跟故宫等是没法比,不是一个层次上。宫殿里面很多玻璃的装饰,类似马赛克的。放到现在一点不惊奇,如果回到当时,玻璃跟金子一样的珍贵,可以想像是如何的奢华。

Imma清真寺其实离皇宫很近,这一块就是个大集市,人多。因为是礼拜天,店铺很热闹。我们很惊讶的发现,1千2百万人口的德黑兰是没有大超市的,都是一些杂货店。与中国很不一样的是有很多很长的小巷,两边是店铺,我们试着从一个巷子进去,结果走了近半小时还没到头,怕迷路原路返回。男男女女很多,成年女性无一例外戴头巾,很多穿的跟巫婆一样一身黑。

清真寺是很严肃的宗教场所,从德黑兰来讲,周五是他们宗教活动的时间(周五不上班,所以他们一周有三天的休息),但周日人仍然很多。不过我看到很多人就躺在祈祷的地方睡觉,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宗教礼仪。也是不允许拍照,我们掏出相机,很快被人阻止。因为拍照是不够庄重的行为?

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国家,我们的workshop notes里告知,no polictics, no religious,不得谈论政治不得谈论宗教。伊朗让人感觉到很神秘。过于信仰宗教有时候让人感觉过于愚昧,但其实伊朗是个教育程度很高的国家。女性受教育甚至比男性还好,平均有大专以上的教育(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黑兰主任的谈话)。但很奇怪,这么高的教育,伊朗是个一夫多妻的国家,理论上讲一个男的可以娶4个老婆,只要得到已有妻子的许可。这是我们谈论的比较多的话题,然后就去观察带着多个老婆出来吃饭逛街的例子。当然,我们什么都没有论证过,只是无聊的话题而已。

走了很多路,累。回来的时候遇着不爽的事。网上的资料都说德黑兰的出租车司机是不会坑人的,从宾馆过去的时候我们花了12个美金,回程的时候司机要了我们50个美金。语言不通,连争辩的可能也没有。充分说明,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不管是不是有宗教信仰在那儿。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1)

D1

18号中午的飞机从兰州到伊朗德黑兰,在乌鲁木齐出境。到德黑兰当地时间晚上9点多。乌鲁木齐办理机票的时候被要求健康证,我们说没有,被带到警察模样的人前面,人家看了一下我们,讲了两句听不懂的话,带着我们到柜台办理了登机手续。

南方航空的飞机,机上没有几个人。国内几个航空公司,最不喜欢的便是南航,服务也是最差的,给递点饮料也都是热冷冷的。好像也就南航,非要在经济舱还分出一个高端经济舱,给全价的人做。上次一个新闻是几个女的将位置挪到高端经济舱第一排,在同意回到原位置的情况下,被机长赶下了飞机。

德黑兰落地前,广播说德黑兰机场地面温度37摄氏度,吓了我一跳。真下来发现没有想象中热,而且机场空调十足(这是个不缺能源的国家,宾馆里也是空调整天开着,这是后话)。

能源部的小伙子在机场接我们。英语不大好,说已经等我们近1个小时,“I am here because of you.”,主动跟我们握手。我们先前收到伊朗方的workshop notes,里面专门讲到 it is not common to shaking hands in Iran,意思是说握手在伊朗不常见,不要主动握手。不过在这个旅行中,可能对方考虑到与会人是来自各个国家,握手是常见的礼仪。

能源部居然没有公车,小伙子给我们找了出租车载我们到住的地方。

从下飞机开始,不能不注意到戴着头巾的伊朗妇女。女的必须带头巾,这是他们法律的要求。男的没这个要求,但不得短裤出行。正式场合女的一身黑袍,黑色的头巾,我们后面几天上街的时候,一直在感慨真是少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多漂亮的伊朗女性,被包裹在黑色的袍子里。公共场合也有个别追求漂亮的女性穿亮丽的衣服和带彩色的头巾。

德黑兰是有1千2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城市干净。但交通十分混乱。从机场到hotel的1小时车程里,便深切感受到这一点。对比之下,兰州是个交通很有秩序的地方了。为了抢先行的位置,出租车师傅猛刹车猛加油,坐的人都差点恶心受不了。晚上9点多是德黑兰居民出行吃饭的时间,所以街上车多,堵车。

沿路经过一条据说16km长的隧道,这是后来介绍得知的。出租车司机不会讲英语(德黑兰的出租车师傅多数不会讲,这不是个别),无法交流。

住的是一个叫Taj Mahah的Apartment式的宾馆,公示价是约190美金每晚,实际价是120美金(估计是与接待方的协议价),含早餐。接待方安排的十分周到,很快的入住,每人一间。但宾馆要求我们将护照留在前台。房间很舒服,一室一厅的模样,客厅里还隔出一块做厨房。空调十足,甚至有点冷。在前台换了100美金的当地货币叫Rial(里亚尔)。

让我感到很温馨的是,看到一张小卡片,意思是欢迎Mr. Nan的入住。服务员将包帮我们搁下后,不走。我们每房间给了1万Rial(相当于1美金)的小费,很高兴的走掉了。

未来的几天,我便在这个Hotel里住下了。

三亚流水帐-d5

几天下来已经累的不轻。上午去附近的鹿回头公园,离酒店步行约15分钟,是三亚最高的地方,可以看三亚全景。鹿回头有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大约是黎族的小伙子姑娘相爱了,经过种种磨难,定居到这里繁衍子孙后代,因此三亚也被称鹿城。鹿回头公园跟天涯海角都是三亚标志性的地方,但在网上被称为“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的景点。天涯海角我们没去,大约大家过去了也只是在有江书记题词的石块前合个影就回来。鹿回头公园里面也是一些石头,上面刻了“一见钟情”、“海烂不枯石”、“爱”等字眼,大家站在前面照相留个影,以示来过,也取这些字眼的吉利之意。最高的地方有个鹿回头石头雕塑,因为风大,大家大概也都是很快留个影就下来了。

回程的时候路边看到很多猴子,把朵朵兴奋的。经过的游客纷纷驻步留影。

DSC_0234
三亚

DSC_0296

DSC_0316
鹿回头雕塑

DSC_0386
回程看到一群小猴子

三亚流水帐-d4

今天起的比较早,7点半从酒店出发,由于酒店的电瓶车到9点才开,我们沿着小路穿过三亚丽影海湾酒店到大东海沙滩。原本是想起个早捡贝壳,但过去后才发现这种沙质海滩上很少贝壳。尚早海滩上人少,太阳还没多少出来,沿着海湾从这一头慢慢走到另一头的大东海广场。踩着软软的细砂,吹着还有点咸味的海风,如果不是后来走得有点累,其实感觉蛮好的。

慢慢的人开始多起来,但今天的天气不如前两天好,风有点大。在大东海广场那块,我和朵朵下水玩了一会儿。冰冰由于没带泳衣,一直很郁闷,所以到下午再去的时候,非要游上两回泳,将上午的补回来,这样就跟朵朵扯平了。

三亚的几个湾的沙质都比较好,区别在于海岸线,亚龙湾、三亚湾要更长一些。大东海滩上闲逛的时候,很遗憾的发现沙滩上垃圾很多。国内很多地方都很漂亮,可惜人的素质和管理水平跟不上。三亚一直要打造中国的夏威夷,现在海南升级为国际旅游岛,要打造国际品牌,如果不能软硬兼顾,不在环境保护上下功夫,只能与国际差距越来越大。

晚上在海滩边的酒吧吃的烧烤,一不小心点多了,东西也贵,烤一串豆腐要12块,一条小鱼要28,算下来居然吃了600多,差不多吃海鲜的价格了。本想多呆一回,起风,感觉冷,便回来了。

三亚流水帐-d3

9点半出发去呀诺达(Yanoda)热带雨林,约50分钟路。呀诺达原先是比较有名的,近两年因为湾搞了一个热带天堂,因为离市区比较近,被抢去了不少客流。呀诺达是一二三的意思,同时有欢迎你的意思。园区里工作人员见面都会叫呀诺达相互致意。园区在山上,我们从梦幻谷服务区开始步行上到雨林谷,大约有1.2公里的路程。朵朵因为有冰冰为伴,兴致十分大,一路连蹦带跑从木梯上山,也不喊累。到雨林谷大人都感觉累了,小朋友们还兴致很大。沿路认识了一些树木,比如过江龙,据说一棵树可以蜿蜒跨过三座山;比如火烧花,有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比如绞杀榕,是寄生在某一树上,并最终绞杀宿主;再比如槟榔、桄榔、椰子树、芭蕉等典型的热带植物。林区里有小瀑布,大家纷纷照相,但看过了比如Niagra,壶口等著名瀑布,这些小瀑布更多是一种点缀,因为水使得林区更为生动。看过亚马逊雨林的一些记录片,印象中雨林应该是密密麻麻看不见天日的大乔木,这里不是,树也不高,尽管植被种类多,但总有不过瘾的感觉。

在一家黎家饭店吃的,不敢要野味,比如兔蛇之类的,简单吃了一些野菜,有种叫革命菜,据说可以回忆革命时期艰苦奋斗的精神,有点忆苦思甜的感觉。下午去南田的好汉坡温泉公园泡温泉。人多,每个温泉池里都有不少人,呆了2小时,没有啥特别的感觉。

在宾馆吃的晚饭,好好休息,明天大早带小朋友去海滩捡贝壳。

三亚流水帐-d2

11日的计划是蜈支洲岛。蜈支洲的广告是这样的,“中国有个海南岛,海南有个蜈支洲岛”。有人说,来海南不去蜈支洲潜水等于没来。

车上司机小陈便给我们打预防针说,蜈支洲就是个小岛,前些年比较好,现在开发的比较厉害,可能让人感觉名不副实的感觉,而且费用高。不过讲到潜水,小陈还是同意说蜈支洲是最理想的。

在船上颠簸了20来分钟,落脚在这个传说中的蜈支洲。由于昨天已经去过大东海沙滩,看到蜈支洲岛上一点大的沙滩,而且沙滩上还有被海浪推上来的珊瑚断块,赤脚走在上面得小心翼翼的。小朋友们玩开了,我跟老孙报了潜水的名。30分钟580块的船潜,费用不菲。不过想着第一次潜水也就顾不上太多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为了这30分钟的潜水,足足花了花了我们近3小时的等待。先是等待换衣服,再是培训,然后到不远海上的潜水点,由于潜水员有限,又是等待。

潜水跟游泳完全两回事,我的蛙泳还算不错的,但在潜水里用不上。潜水时鼻子给堵上了,得用嘴从氧气筒里呼吸。我费了10来分钟终于感觉可以下水。教练推着我向下潜。海底是个很美妙的世界,鱼也不害怕你,就从你眼前经过,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海洋生物美不胜收。下潜的是一个比较浅的点,约15m处脚便踏上了海底的珊瑚。想用手去触摸一下珊瑚,被教练打了个禁止的手势。教练推着向前游了一回,还没过足瘾,就感觉到慢慢向上浮了。

整个过程没有他人说的困难,回程船上,还有人在遗憾由于过不了呼吸的关潜不下去。我整个下潜的过程里只吞咽了2次以缓解耳膜的压力。不过下面已经比较冷,有阵子感觉一个人都在发抖。

晚饭在红沙湾的吉祥渔排吃的,还是海鲜,也是蛮有特色的。饭店在湾中间的水上,不接陆地,还得坐一个小船过去。老板讲鱼是野生的。不过我们也没有吃出来是不是野生的,反正是野生的价格就当是野生的吧。吃的还是蛮好的。

DSC_0919

DSC_0951

DSC_0972

三亚流水帐-d1

2月9日从兰州到三亚,经停武汉,辗转了5个小时,10日2点多才到机场,三亚机场很小,在外面等出租车等了半小时,约半小时后抵大东海的半山锦江酒店。酒店十分漂亮,在半山坡上,从阳台就可以看到大东海湾,房间也很大。

10日睡到11点才起床。好好补了一睡。太阳老大,吃过中饭后,带着小朋友到酒店的游泳池游了一会,我们则躺到遮阳伞下小寐了一回。三点后,坐酒店的电瓶车到大东海海滩逛了一回。蓝天、碧海、白沙。踩着软软的细沙,感觉十分好。小朋友们已经开始玩沙,大人则到水里小小冲了回浪。仍是潮涨的时间,波浪还是蛮大的。

三亚除了沙滩椰树,另外就是海鲜。在三亚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海鲜。我们去了网友强烈推荐的河西路上的春园。春园其实是个下岗职工再就业市场。经营的模式可能北方人不常见到,有些类似于大排档。选定桌位后,有小妹(服务员)带着去海鲜市场买鱼、虾、菜,买回来后进行加工,根据重量收取加工费,比如我们付的加工费是每斤5块钱。市场里人很多,事实上我们还是来得早的,等我们吃完的时候约8点半,偌大的市场里基本没有空位。

另一个好玩的现象,好些摊主在自己的摊位上都挂了类似“百度网友推荐”、“天涯网友点评”、“携程网友推荐”等横幅来推销自己。这也可以理解,象春园的知名度基本上是从网上开始的。

然后就餐结束后等出租车着实让我们恼火了一把。街上基本上没有空的出租车,为了打个车,我们等了2小时,还是正巧有人下车才打上。同时注意了公交站,发现公交车也是十分少。出租车上司机告诉我们三亚大约1千辆,平时可能能满足城市需要,但一到旅游旺季就很糟糕了,而且三亚街道小,容易堵,司机喜欢往外跑,或者喜欢在酒店等客,经过的空车便十分少。

因这这个教训,学了回乖,第二天就租了个车,终于不必为出行犯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