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vel

USA tour, d2

Los Angeles –> Las Vegas –> St. Goerge

今天主要是坐在车上。从LA上午一早出发,中午左右在Tanger outlet让大家买东西。当然我们是不需要再买了,前面在匹兹堡的Tanger已经买了足够东西了,主要是没啥新鲜的东西了。然后一路行来经过Las Vegas,稍作停留后,晚上睡在St. George。

导游是台湾人,英语比较臭的,基本上没有一个完整的句子,但交流是没啥问题。尽管车上主要是华人,但也有几个印尼人,考虑到他们,所以导游还是时不时需要用英文介绍一下。有个导游还是不错,行程的安排有他的打点,我们啥都不要想。而且还能给介绍一些东西。遗憾的是,有用的东西介绍不多,倒经常听到他叮嘱整车的人不要迟到,要保持整洁,取行李不要挤,要记得给tips之类的,整个看不起华人的样子。这可能是中国来的尤其是大陆来的朋友的陋习,尤其是那些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但讲一次就够了,没必要重复一百次,车上三十多号人,多数还是很自觉的,而且素质不比这位在美国呆了21年的先生差多少。

一据说是中国巴西使馆工作的女士,因为是报的另家旅行社(可能比较小,不能独立组团,并到美亚),在行程的安排上出了些差错,涉及到从西峡谷回Las Vegas机场用车的事以及退款的一些事,导游表现的相当不nice。我是很不喜欢那女士不紧不慢烦死人不偿命的个性,而且中国驻外使馆整个一官僚机构,但从这事讲,我是坚决支持那位女士。这个事情最后是女士取得全面的胜利。

一路行来,经过加州、内华达、Arizona和Utah,自然是沙漠/砾漠景观。这些景色对于南方人可能还有些吸引力,对于我这样生活在西北,整天工作就围绕着干旱区、沙漠、高原的人,基本没啥新鲜的东西。倒是注意到若干导游讲什么冰河时期用rock和fossil来定年之类的错误。所以我跟老婆讲,这导游还没有国内导游professional,功课没有做足,被她嘲笑了一顿,说太picky了,人家又不是专业的。Las Vegas还是建设的很不错,真是个花花世界。突然想到咱们西北跟Nevada的地理地貌是比较相似的,Nevada的发展基本上就是靠了casino,casino带动的娱乐,当然还有本身的银矿。西北的发展其实可以参考Nevada, Arizona这些州了,搞一些赌博(如果合法的活)娱乐,或者搞高科技。高科技这东西其实在哪都可以搞,缺的是当地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

晚上在一个美国buffet吃的晚餐,比起Chinese buffet品种太少了,失败。

DSC00143
A quick view of Las Vegas

DSC00188
Passing through the Virgin River Canyon

DSC00201
Dinner at Chuck A-Rama Buffet

USA tour, d1

Pittsburgh –> Atlanta –> LA

离开了呆了2年的匹兹堡。房东又送了一个10美金的红包给我们的baby,她说很想念朵朵。金国送我们到机场。十分感激这些朋友,在匹兹堡期间得到他们诸多的照顾。

航班安排的并不好,需要从Atlanta转机,要等待不短的时间。坐的airtran的飞行,托运的包要收费,我们两人2个包,收我们每个15USD,其中一个包还超重,额外花了我们39USD,好肉疼,打算找机会再去买个小包提在手上(carry-on),这样将重量分解开也许还可以少掉超重的钱。老婆答应说旅游期间不再买任何东西,但我估计很难经得起诱惑了,东西只会越来越重,好在回国的国航一人可以带两个免费行李,不象老美航班这么变态。

从ATL到LAX花了近5小时,除了国际航班,还没坐过这么长时间的国内航线。抵达LA已经晚上10点,取完行李却不见有人来接,手上又没有他们的联系电话,着急了好完,正想要找个出租车直接过去hotel好了,这时接我们的车过来了。

对LA的第一印象就是到处是华人,很多地方都写着汉字,道路很窄,城市好像有些杂乱。天气比较闷热。

睡在Lincoln Plazza Hotel,看样子就是华人开的一家宾馆,服务员也都是亚洲面孔,里面还有林肯海鲜酒店之类的。

Delhi之行(1)

真是很不顺利,在签证上差点就以为来不及了,如果不是Li老板一再要求不到最后不放
弃,而且会议很重要一定要参与的鼓励和要求下,又如果不是本着对老板负责的态度,
依我懒人的个性,早不整这个了。
说起来,真是要很感谢UNESCO北京的Jaya以及他的助理王小姐的帮助,UNESCO真是好地
方,人也很kind。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签证是不可能及时拿到手了。也感谢同学W,
还让他耽搁了一上午的课也没上成。感谢同事Z,全部的事情都是她帮忙操作的,否则
我就根本没有时间来做工作及写ppt了。
这种赶点拿签证然后上飞机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做。拿到签证后,坐在去飞机的taxi上,
开始研究visa,结果研究出一个笑话来了。于是我给W打电话,说糟了,他们给弄错
了,3月3号签的,期满日期居然是2月6日。当时我正是这样认为的,以为签证处给弄错
了,我的会议是3月6号结束,所以visa应该是到3月6号期满,而不是2月6号! 想想要
不要去呢,机票都已经买了,于是给unesco的Ms W打电话。结果将她又整的一阵紧张,
好象又给Jaya汇报了。安慰我说,没事,去吧,入境的时候跟他们解释一下应该没问
题。我那时沮丧的,想着这种事可不能干,在delhi入境的时候如果给拒了,那时就得
打道回来,多没面子,还花冤枉机票钱。打LU老师打电话,报告了这个情况,咨询她有
没有遇到类似情况。然后我沮丧地跟taxi上的司机讲,这次是如何地不顺利。再摆弄签
证,猛地脑袋一转,想着India是否是日-月-年的格式哦,后来到了填Delhi的入境卡时
证实了这一点。当时这样一想,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是这样的格式:03-3-06,以及
02-6-06,注意到中间是一位数,其实已经估计到可能中间是月份了。而且加起来是整
三个月,也是合理的。这时LU老师打电话过来,LU真是一个very kind的人,她估计感
觉到我前面电话里的沮丧,说自己查了L老板的记录,以前签的是3个月。然后我告诉她
我的发现。我也松了一口气。
到机场后手机再响,看是Ms W的电话,这次出来真是很感觉到大家的NICE。我报告了我
的发现,感觉挺严肃的这样W小姐好象也轻松地取笑我了一下。皆大欢喜。
结果登机下来,在里面又等了2个小时左右才上飞机,时间原来还是如此空余的!不过
有了这次经验,下次机票,签证,登机再都是同一天拿到,估计我也是有经验了,不会
再急成这个样子了。这是L老板常干的事——LU讲的!

Delhi之行(2)

真是闹出来了很多笑话,其实我决不是第一次出国,也不是第一次坐这种747的大飞
机。但有时候笑话可能也有集聚效应,都跑到一起来了。原因是订机票的时候,那边跟
我讲去的时候是一张高仓的位置,要贵一些。所以我理所当然将高仓理解成公务仓等
了。从北京到上海后出境,是747这种大客机,换机后,只有一张换机的小票,上面写
着 8F/nzt字样,所以我以为我应该是8f的位置,后来我明白这小票上是写着 从北京到
上海的飞机上我的位置,而不是747上的位置,747上的位置是在北京出的另一个登机牌
上,但由于在上海上机,不用这个登机牌,而是临时的登机小票,而被我遗忘了。所以
我上747后,就理所当然的做到了8f的位置上,这是公务舱的位置。
在公务仓里享受到了平时坐经济仓没有服务,刚一坐下两位漂亮的空姐一拿湿手帕,一
递茶水饮料,而且满脸的笑容,都感觉到里面的虚伪了,让我一下子着实转变不过来。
想到C老板整天是做这样的位置,还想着这次让我也体会了一下了!然后一会儿后,又
一空姐上来问,先生要看什么报纸不要?平时做国内东航的经济仓,好象航空公司都欠
空姐钱似的,没见着几个有如此亲切的笑容的(即便有,也都是处在实习阶段的空姐,
她们是怕丢了这份工作)。
只是好事不长久,大概享受了10来份钟,一个空姐过来,说能不能看我的机票,因为位
置核对不上,高仓还差一个人。我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种大客机经济舱还分了两个
仓,前面的也许就叫高仓,这是以前坐747时都不知道的。结果我闹了红脸了,那些空
姐也连说对不起。以前做过国航的国际航班,没感觉那些空姐有多热情,东航的国际航
班第一次坐,又发现,原来东航的优秀空姐都被选来开国际航班了,坐经济仓的时候,
好象空姐们的态度跟在公务仓里区别不大。只不过公务仓好象几个空姐服务一个旅客,
而经济仓是一个空姐服务n个旅客。
另一个长见识的地方,是发现航班很空,而卖我机票的人告诉我说那是最后一张了。所
以商人的话你永远不要信他们去!

Delhi之行(3)

出来忘了带很多东西,以前出去的时候就知道国外的电源插座往往跟中国的不一样,而
我的dell中国产的是三根片片成三角形布置的。这次又忘了带个plug transformer了。
很糟糕。到Delhi是3月4号当地时间3:50,Delhi时间比我们晚2点半,而按计划这个
coordination meeting China的presentation是9点开始。想着亚洲国家去的都是本国
最优秀的学者,我如果丢面子讲不好怎么办,所以本想着到Delhi后确定旅馆,要找时
间试讲一下也许会好一些。这样的话如果没有电,我的dell机器只能支持10分钟左右,
回去的时候要抓紧时间换一个机器了,将这个laptop给项目组的人来用。
飞机上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国某公司的工程师,英语不大好,他的入境卡抄我的,结果还
抄错了不少,也证实了India的日期习惯是跟英国一样的,日—月—年的次序。那老兄
去过很多次Delhi。咨询了一下情况,说Delhi那儿现在大概是穿短袖吧,很热了。我除
了计算机只带了一个小包,什么衣服都没带,身上穿的还是在LZ零下温度的衣服。再
晕!
入境很顺利。有人拿着牌写着我的名字在接我,不过将我的姓写错了,多了个A。住到
了Golden Tulip旅馆。

Delhi之行(5)

见着了与会的人,他们住在离我旅馆很近的另一个旅馆。英语都说的特别好,Iran的好
象来了好几个,还有一个女孩的,后来知道岁数比我还少,但她还抱怨说她看起来比我
要老的多。个别的英语听起来有些问题,比如two,被念成DU了,dry被念成 d-rai了。
一下子好象改变不过来,有时候甚至影响到我的理解。5号又来了一个Pakistan的。他
们的名字都很别扭,记不住。反正叫谁都叫prof或者dr,都没有问题。好几个是在usa
拿的phd,都是hydrology方面的专家。我的报告讲到我们的modeling activities的时
候,提到prms和mms,讲developed by G. Leavsley,他们居然都知道。
见着了Prof Sharma,和Dr. Jhan。特别是Sharma的英语,我理解起来真有问题。
会议做了调整,早上讨论 guildeline的内容,我提不上太多的意见,而且困的要命,
下午继续完成 guideline的内容,然后是我的报告。我终于也没有找到时间先看一下
ppt。不过好在还能将就过去,因为ppt写的比较详细,每个slide只要稍加解释就可
以,其它可以念着来。
Sharma在印度应该是个很有影响的学者,很忙,说第二天他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所
以不能与会了。Jhan一直跟到会议的结束。第二天5号继续presentation,后来又来了
一个Pakinstan的政府组织的学者,话很多。跟我讲Parkinstan跟China现在是
friends,我讲always is friends,他讲以前不过好,我讲以后不会不好了。象绕口令
是吧。他的英语很好,别人presentation的时候,他总有很多的问题。说自己到过成
都。我告诉他成都是出美女的地方,他说没注意,以后过去的时候要仔细研究一下!

Delhi之行(4)

我以前只知道印度的首都叫New Delhi,现在新Delhi和旧Delhi都并到一起了,名字还
原成Delhi了。
机场很烂。坐车出来的时候,在出机场的交费的时候被等了半小时,感觉次序很乱,每
个车都使劲往前挤,才发现原来不是只有一个中国是这样的。开车的小伙子英语不是很
好,问了他关于电源插座的事,也没有给我回答清楚。我还以为是Unesco Delhi的雇
员,后来才知道不是,好象是一种专门接人的公司的职员。
他将我搁在Tulip,自己就跑了。check in后,发现这里的插座全是圆的三角的那种,
我的电源根本插不上,问服务员,他们也没有,说market有,但要到明天9点后开。没
脾气了。
旅馆的主人是个老头,英语讲的我听的比较费劲,不过好在我的英语他能理解。7点下
去后,order了点 orange juice和sandwich。然后打听如何Roorkee。当听到我要到
Roorkee去开会,而且早上就有我的报告,他很吃惊,说那肯定来不及了,因为Roorkee
到Delhi还是几百公里,至少要4,5个小时才到。我很奇怪地问他,难道给我订房间的
人没有跟他讲早上有人pick me up吗?我想着如果是我们举办会议的话,都会将客人安
排的很好的。他讲没有,然后要求我提供他们的联系信息。好在我的计算机晚上没用,
还有点电,从email里抄了prof sharma和dr. Jhan的电话。老头很nice,打了很多次电
话,他们的办公室都没人,老头打到Jhan家里去了,接电话的是Jhan的爸爸,说会转
告。
等待10几分钟后,有人打电话过来,说unesco delhi的人会来接我,让在旅馆里等待。
我还在担心这样即便到Roorkee时间就来不及了,这样也好,如果换成下午,也许我可
以先找时间看一下我的ppt。
来的是UNESCO的官员,告诉我会议在Delhi举行,安排在UNESCO Delhi的会议室里。因
为是coordination meeting,所以人不多,每人有一个小时的presentation的机会。

Delhi之行(7)

6日找了一点时间到Delhi中心看了一下。天气很好,India Gate看起来很壮观,有一些
士兵好象在地面上训练什么,不让游人走的太近。Gate周围是很宽敞的绿化地,感觉很
干净,光呆在这里一直感觉不到Delhi街道的脏乱。
然后找了个Auto(一种电动三轮车,是Delhi最主要的taxi工具,价格比四轮的taxi要
便宜一些),去看了一下Old Fort,我没有进去,只在外面拍了几个照片,只是一些破
旧的城墙,计进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不过Old Fort 建筑有India的特色,不象现在新
建的Delhi建筑,跟中国一样,也在放弃自己的特色。
他们的国会大厦(Parliament House)看起来很气派,占地很大,有围墙,每隔10来米
就有当兵的放哨,都拿着冲锋枪,看起来比较可怕。拿起相机被喝止了,不让照。
街上很多乞讨的人,看起来跟电视上非洲难民一样,样子很糟糕。看到一个妇女,坐在
角落里,角落里苍蝇乱舞,旁边搁着看起来很小,也许只有1岁不到的孩子,女人没有
右手,我经过的时候使劲看我,但没有出声。因为我身上没有小额的Rupees,犹豫了一
会儿,决定还是给她放下了一张面额100的rupee。
在Delhi的街头走,是次很好的爱国祖国教育,你会发现原来自己经常很抱怨的国家,
真已经是很不错了,于是每每就有一种自豪感,当告诉问你是哪里人的印度人,你是中
国人,看到他们很尊敬你的样子,感觉真是很好。
我还惊讶地发现,街头经常有一些平时只能在作战电影里看着的,用一袋袋土还是别的
什么垒起来的战壕,每每离这些防御措施不远的地方,就能发现拿枪的当兵,他们也许
正跟街上的小贩在聊的正起劲。很奇怪的一种景象。
再走过一段,右边仍是国会House,看到几十号人,看样子好象是一个wedding的仪式
(不确定),几个人吹乐器,载歌载舞地向前走,一个看似新郎的人坐在高大的马上
面,一脸的幸福。新娘被人围绕着,一边舞蹈一边向前方目的地移动。
记得那天UNESCO官员跟我讲过,Jappath那边是购物的地方,所以想着买一点东西带回
去。在那里的大转盘绕着走的时候,远远看到了一大群的抗议者,好象被警察驱赶,向
我们这边涌过来,不过他们边跑边看情况,最终没跑到我所在的位置,然后好象又走回
去了。那班人手里举着牌子,有些人手里还有棍子,我拍了几张照片。我那时还想着是
否是为了抗议布什的来访,我不能确认布什是否还在Delhi,但我看到周围的很多电灯
柱上被帖了“Killer Bush coming back”等字样,也许跟这个有关! 看7号的报纸发
现上面有新闻,原来是为了抗议国会通过了一项决定,在国会区附近不能进行trade,
这样的话,很多人就没有生活收入来源了,报纸上面讲有人就上吊死了,于是聚焦了1,
200人来抗议。
坐车回来的时候,经过Presendent House,很壮观,宫殿一样!
明早就回去了,good bye Delhi。

Delhi之行(6)

4号晚上 UNESCO官员请吃饭,见识了一下这位官员的厉害。我们在一个当地很有名的日
本餐馆,东西当然也很贵了,最后消费下来400多美金。这位官员将服务台,经理,最
后是日本厨师都喊来了,使劲教训了一通。原因我们听了可能都不以为然, 是由于大
家order的时候,服务员没有说明这份菜够不够一个人吃,有多少的量。结果呢,有几
位客人上来的菜看来只有一点点,结果补了面,rice等才够。我倒不想说这位官员是不
是比较官僚(我不清楚UNESCO这种联合国的机构,有没有实权,但如果放到北京,可能
属于谁也不敢得罪的人),倒是印度人的态度真是好,不管是不是他们的错,对客人的
指责都是接连的道歉。国内没有几个地方可以做到了。服务行业都将自己搁到太高的位
置上了。
印度的情况好象是比不上中国,整个建设都感觉很烂,马路也很糟糕,穿着也不成。不
说Delhi比不上北京,表面看没有LZ的发展好。
6号其它人到一个basin去参观,我不去了,L老板的新项目还要写本子,时间还紧,一
下子我还没有好的想法。本想6号能不能回去,结果发现6号,7号都没有回程的票了。
无奈,回程是8号local time早上4:30。
他们路边的树好象有樟木树的味道,弄得连住的地方也能感觉到这种气味。很不习惯,
感觉头晕恶心。
盛情地邀请了大家明年的时候到LZ来参加下一次的meeting,大家都对中国很感兴趣。
这次的会议也达成一些resolution,包括每个pilot basin的proposal的提交日期,我
们的必须在July前完成并submit上来;meeting的话unesco office会 cover国际部分的
费用,host要cover在local的费用,并提供场合。全部的人都很赞成下一步在LZ可以举
办一个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