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QProcess在超算LSF提交到计算节点上Segmentation fault的问题

TopModel被包装在QProcess里,在登录节点运行正常,但用bsub提交到计算节点时,出现 segmentation fault错误。

调试了一上午,发点问题出在 QProcess的几个connect函数上(比如连接了QProcess的finished事件等),将这些connect注释掉,segmentation fault消失。

所以一个问题是,是不是Qt里全部的事件机制在超算lsf上都不能用么?不过我用的整个程序没有进入事件循环(只是用了QProcess类而已),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但在登录节点上是可以运行的。

周日植物园

因为前面看到网上说植物园的郁金香已经开了,周日带朵朵再次过去。植物园门前挂着郁金香展的横幅,门票也从5块长成10块了。不过车还可以进去。郁金香其实开的还少了一些,可能花是分批植下去的,部分开的比较好了,多数还是花骨朵。

赏花对小孩子来讲要求苛刻了一些,对朵朵来讲更感兴趣的是在人工湖划船。

一起去还有我的学生们。

image 
各种花色的郁金香

image
朵朵小朋友站在郁金香花圃前

Outlook 2007 archiving error

During the archiving processing, an error happens, saying,

Error while archiving folder "shull" in store "Personal Folders". A folder by this name already exists.

which can be found in the archive log item in the Deleted Items folder.

After examining carefully, I found in the archiving folder, there is a folder named Shull already existing but in a difference case. Change the “shull” folder name in the personal folder to “Shull”, start archiving again. The problem gets solved.

It seems that the folder name in the Outlook 2007 is case-sensitive. In the archiving process, the program intends to create a folder name “shull” in the archiving file. However, the folder creation is case-insensitive. When it found that there was already a folder name “Shull”, it stopped and subsequently an error threw out.

红富宝

今天陪ld过去将买的红富宝给退掉了。昨天ld在工行存款的时候,被忽悠的买了份太平洋保险的红富宝
每年1万,存5年,10年取,最高返回10万。但问题是返回的是跟收益有关,如果没有收益,跟银行定期10年差不多吧。谁也不能保证一定有多少收益,而且国内的公司普通没啥良心,啥事都干的出来,没准哪天就单方变换合同了,对他们讲,用户是个p,眼里只有钱。
更可怕的是,这10年里不能取这些钱,如果要取出来,那就付违约金,意味着,存着去5万,取回来4万就不错了。
ld被忽悠的还以为这是工行的理财产品,回来后仔细看了,是分红型的保险。现在保险公司也开始做这些理财的活。保险主要还是以保障为主,离开了保障,如果保险都做了,还要银行干什么。基于这样的考虑,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退了。
因为在10天的犹豫期内,退保还是蛮干脆的,本想好了,可能要费一翻口舌,结果没有发生。于是我们也没有投诉那个忽悠人的业务员。

新语丝好像连不上了

晚上习惯性的想看看新语丝(主站)的时候,发现提示,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cgi-sys/defaultwebpage.cgi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不知道是被黑掉了,还是网站自己出问题了

盘旋路“优化”后貌似更堵了

上午8点开车本想经渭源南路到单位,发现在渭源路十字就已经堵死了,于是进到南昌路,天水路,经盘旋路口左转到单位,一般这个时候盘旋路口是不堵的,今天发现这个“优化”后的路口也严重堵塞。
其实想想也知道,花一晚上,画几条线,难道交通就顺畅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搞定了而以前兰州的领导却不去做的话,那建议兰州每个人都问候他们的祖宗八十代了。没有本质上的改变(建设立体交通,合理规划路线,加强公交系统,规范行车,等等),所谓的“优化”只是骗骗可怜的兰州人民。。

这个时代还有梁济么

嗯,估计不知道谁是梁济,我前面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梁漱溟,梁济便是他老爸。
梁济60年生日前跳湖自杀的。我最近从读者上看到这个故事。
ld说,你讲现在还有梁济么
我的答案是,肯定没有了,如果有,早跳湖死光了。
梁济一辈子忧国忧民,感觉政府和社会无望,跳湖自杀,希望通过他的死,还能唤起一些良知和希望。

音乐会

今天做了一天的文艺青年。上午送朵朵学视唱,下午朵朵跳舞,晚上陪着听一个音乐会。象我这等粗人,这是第一次去正式的音乐会,所以还专门换了件衣服。七点多出发,路堵的一塌糊涂。
到金城剧院一看,好像档次还蛮高的,横幅是纪念肖邦200周年,春天随想音乐会。别笑话,兰州这种文化水平不高,大家乐衷于吃喝的城市,这次来了两个俄罗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教授,便是几年一遇的大事了。
回来的路上,ld问感觉如何,对我来讲,只知道他们弹的很好,只见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但讲不出个道道,事实上,凡够水平上电视舞台演出的,都已经到一定水平,在那些水平之上的差距,已经不是我等缺少艺术细胞的可以区别出来了——btw,我感觉朵朵的老师,已经水平蛮高了,哈,今天看到她的一个说明,西北民族大学的老师,白俄罗斯拿的一个硕士学位回来的。——也不清楚哪些难度大。跟ld还讨论,看样子,那个豆腐(什么什么托夫)教授带的中国博士生弹的看起来飞快,好像更难一些。估计不是这样,钢琴这东西,师傅带徒弟出来的,一般讲,师傅还是要强一些的。这跟做自然科学研究的是不一样的。
哪天有机会问问朵朵的李老师,看里面有什么门道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