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今天见着诺贝尔了

中午经过研究所北门,有很奇怪的一哥们在北门口大声的喊道:我是诺贝尔,不该把火药发明成炸药,我是大傻X (啪啪啪打自己的声音)。字圆腔正,有板有眼。^_^

在mingw/win7上进行 micromet/snowmelt

Micro-met提供了优秀的气象要素的插值方法。其代码是fortran写成。在windows 7下进行编译需要一点trick。

1. 安装mingw,我安装的gcc 是4.4.0 版本。

2. 安装gfortran,一样4.4.0 版本。

3. 在micro-met code目录下,写一个 build.bat文件,内容是

gfortran -O3 -I. -o ../snowmodel enbal_code.f micromet_code.f preprocess_code.f readparam_code.f snowmodel_main.f snowpack_code.f snowtran_code.f dataassim_user.f outputs_user.f

4. Build.bat生成的snowmodel.exe将在上一级目录。

5. 确保 mingw的bin目录在path里,双击 build.bat,将在上级目录生成 snowmodel.exe

6. 切换到上级目录,双击生成的snowmodel.exe,提示说 页面文件太小,无法执行,类似。在命令行里执行snowmodel,将提示“系统无法执行指定的程序”。此提示是由于内存不够引起。清空占用内存的程序腾出内存一般可以解决。如果还不够,设置page file缓冲。

7. 这是由于 gfortran生成的代码受32MB 内存的限制。一些详细的解释可见以下网址:

http://www.trnicely.net/misc/vista.html

8. 使用管理员权限打开 regedit,在Computer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ControlWOW 目录下,新建一个 DWORD类型的键DpmiLimit,并将其值设成128000000 (10进制),或者0x7A12000(16进制)。关闭注册表。

9. 双击build.bat重新编译。

10. 在命令行里,执行 snowmodel,将执行。

Thecus RAID 0 格式化问题

新买了一个Thecus N4100Pro,组建了一个RAID 0用于数据备份。

注:RAID 0的风险必须考虑,如果其中一个盘坏掉,那么全部盘的数据都将丢失。

然而在格式化时,选择128KB stripe size和EXT3 file system,等待了1个多小时,都还提示在格式化。

通过Thecus电源按扭强行关闭后,再开启,创建RAID 0时,选择XFS文件系统,约30 s格式化配置完成。

不知道算不算一个BUG。

mpich2的安装问题

在windows7操作系统下,安装mpich2的时候,需要以administrator帐号登录进来,并以administrator进行安装。注意,是指administrator帐号,而不是administrators组里的其它管理员帐号。如果是其他管理员帐号,mpich2将无法运行。也不能以权限提升的方式进行安装。

安装完成后,administrator帐号甚至是可以被禁用的。这时切换到其它帐号,使用权限提升的方法,用其它管理员帐号进行 register(使用mpiexec register)后,就可以正常运行mpiexec了。

忙的一塌糊涂

最近主任的项目结题,我负责其中一个课题的报告,近半个月时间都耗到里面去了。昨天开会到23点半离开,据说他们还接着开,一直到凌晨1点半。很多同事就睡在办公室里。

青海环保站

与青海环保站的杨老师作了一些数据中心的交流,初步定下来他们的青海湖项目数据共享平台用我们西部数据中心的软件系统。由于软件受国家经费支持,所以原则上软件免费提供,我们负责提供安装、调试和培训。不过要求他们在项目成果上要体现我们西部数据中心的作用,即表明使用了西部数据中心的软件平台。这走出了好的一步。

同时,希望在所里促成所级的寒区旱区科学数据中心,看来有希望,但还有些关系没理顺,比如所内单位的协调。

中外老板都想最大限度的剥削大家

其实都一样,中外老板都是想最大限度的剥削大家的时间,为他们干活。国外老板不敢明说,于是都周五给大家布置任务,要求周一上交结果;国内老板干脆就直接将大家的周末安排好了,工作一周连两天休息也没有。当然有些人是乐在其中,他们每天习惯了低效率运作,能做的就是延长工作时间,也有些人并不喜欢这种方式。工作日已经在很勤奋的工作,就希望周末能休整一下,好好跟家人相处,连续的工作只会降低下一周的工作效率。好些的老板说声辛苦了,下周照样周末让干活;不好的老板连道辛苦也免了。无奈,人在檐下,不得不低头。

襄樊,襄阳?

襄樊市改名成襄阳了,据估算行政成本在1亿人民币以上。当初设襄樊是综合了襄阳和樊城两地名,现在还原成襄阳,据官方口径最主要的理因是尊重历史和顺应民意。

按我在中国生活30余年的经验,官方讲顺应民意一般是官方想做这事,借民意之口将此事做成,如果官方不想做此事,民意是不值一提的。这大约相当于国际油价上扬时,中石油会顺应国际趋势当即上涨;而国际油价下来的时候,中石油是从来不理会,而称之为国情使然。

再谈尊重历史,诚然襄阳有更长的历史,但尊重历史不是改名就得了。据我经验,中国城市现代化只追求发展,是从来不照顾历史的。中国号称5000年历史,好像大家只能在文献中或者城市的角落里能找到历史沉淀的感觉;如果去过美国这些国家,估计大家都有个感觉,美国只有几百年历史,但百年以上建筑到处都是,伸手便可触摸历史。我没去过襄樊,不知道襄樊除了钢筋水泥建筑,还有几处百年千年以上历史遗迹,历史的气味是不是已经全被铜臭掩盖。

北京有个梁思成,尚且古建筑被拆个几乎精光,在这个大背景下,襄攀这回说尊重历史了,莫非刚上任了个历史系当市长不成?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公信心基本是零

乐清钱云会交通事故,从有报道开始,我就更倾向于普通交通事故。比如,

1. 要杀人的话,不需要2个司机

2. 不会选择在大白天,公众场合

3. 还四个人按住,用车撞,不怕按人的人也被撞死了?

等。但更多的是来自我对我们那边人的一种自觉,他们不会选择这么愚蠢的手段去办事。我大概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桥头便有灭门案件,是得罪了人被人请了杀手给干掉的。温州这边的人个个自我感觉了不得,个子不如北方人大,但说起心狠手辣之处,绝对不输于任何民风剽悍的地方。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生打架都是直接拿刀砍杀的,当然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真有什么冲突,听到最多的话,也是找人杀了再说,然后花钱摆平。社会上已经有专门一些很职业的杀手,手段是十分的高明。所以钱云会被人谋杀,这事是绝对有些人会干出来的,但手段绝不是这样的。温州人的为人处事跟他们挣钱一样的,胆大心细下手狠。

政府和网友独立调查团也先后表明这是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就事论事,这次乐清官方的态度和办事能力都是不错的。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现在政府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信!即使政府讲的是实话。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民心散了,可能不仅仅是队伍不好带的问题了。今天还看到有关反腐败的官方说明,反驳反腐越反多,说多数党员(官员)是好的。我们政府为自己的干部说话是好事,干部永远是我党最大的财富。然而党员官员好不好不是自己说了算,人民说了才算,要看到问题,听进去实话,并加以改进才是一个优秀的政府应做的。

时不时从网上看到一些新闻,某某些的官又在胡作非为,欺压百姓,真是让人十分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