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ermafrost

叶城阿里区域的冻土分布图

根据科技部基础调查项目的西昆仑、改则两个调查区的野外调查数据,分别用冻土下限—高程关系和扩展的冻结数模型做了叶城—阿里区域的多年冻土分布图,因为扩展的冻结数模型是根据两个调查区进行了参数率定,从结果上看好像更合理一些,因此采用这个图。

image

图件用了250m的MODIS LST,90m STRM DEM数据,出图比例尺是1:170万(实际上可以做到100万,但因为是做到A1幅面上了,最大只能放到170万)。

我估计这应该是这区域目前最精确的冻土分布图了。图件提交给某给水部队作为该区找水打井之用。

打井也不容易

上午银川某部队水文勘测的M总和W工过来找我们。他们要给叶城—阿里区域边防驻地解决用水问题,通俗的讲就是打个水井。但因为在冻土区可能面临的问题他们没有经验,要求我们给提供一些有关冻土分布、厚度等资料以及冻土对地下水资源影响的有关专家经验。谈话里讲到冻土区打井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感觉很有意思并且深受启发,有机会可以在这方面深入做一些工作。

比如在多年冻土区打水井,一般需要取冻土层下承压层的地下水,那么如果打穿的话,水在压力作用下会上涌,区别于非冻土区,经过一段时间井里的水可能会结冰,那么井就废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在井下增加加温装置可能不大实用,边防驻地没有大功率发电机,而且费用不菲。一个可能的方案是水冻结前,使用水泵再抽一次水,利用地下水本身的正温防止水井冻结。然而这里还有问题,多长时间抽一次呢? 可能需要做一些实验建一些模型进行计算,得到合理的一个时间间隔。

这些实际的工程需求平时都没有注意到。埋首实验室辛苦工作的同时,如果能结合一些实际需求做一些工作也是很有意思的。

[zt]研究表明:全球变暖导致青藏高原冻土退化

来源:人民网 (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6/2949480.html)

新华社拉萨(2004年)10月28日电(记者王淡宜)经过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多年勘探观测发现,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影响,青藏高原的多年冻土层正逐渐发生退化,一些地区的冻土厚度表现出变薄趋势。

据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南卓铜博士介绍,全球气候变暖是造成近30年来多年冻土退化的主要驱动力。随着气温 的升高,导致高原多年冻土呈区域性退化,表现为季节冻结深度减小,融化深度增大,青藏高原多年冻土的退化首先发生在多年冻土边界岛状冻土区,在大片连续多年冻土区腹地主要表现为地温的升高。“我们在对青藏高原多年冻土北界西大滩进行雷达勘探后发现,近30年来,青藏高原大片连续多年冻土北界(西大滩)多年冻土发生比较显著的变化。”南卓铜说。“多年冻土面积从1975年的160.5平方公里缩减到2002年的141.0平方公里,面积缩小约12%。多年冻土发生最低高程为4385米,比1975年提升了25米。”

同时,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王澄海等专家在对1961-1999年青藏高原46个站点数据分析后发现,进入20世纪90年代,高原东北部、高原东南部和高原南部区冻土厚度表现出变薄趋势,反映了对气候变暖的响应,呈现出与全球气候增暖的趋势。政府间气候变化组织在科学报告中指出,过去100年全球年平均表面温度大约升高0.4-0.8摄氏度。国内研究也表明,与20世纪70年代相比,青藏高原上的年平均气温普遍升高0.2-0.4摄氏度,尤其是冬季气温升值幅度大,气温年较差逐年减小。

卓铜分析说,青藏高原是全世界中低纬度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多年冻土区,其冻土有着独特的季节性变化。多年冻土是气候变动的敏感指示器,而季节性冻结和融化层(活动层)在温度年变化层的上部,更接近地表,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反应更加迅速。

同时,南卓铜也指出,在同样的气候变化背景下,青藏高原的大片连续多年冻土至少在30年尺度上按照目前的增温趋势还是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