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ibet

玉珠峰冰川

这段时间在冰冻圈综合观测试验站(格尔木)集中写作冻土调查手册。8.5日去西大滩多年冻土北界进行考察。一车一行四人。一天虽短,但内容十分丰富。

格尔木出去90公里进入昆仑山。纳赤台有昆仑山雪水出露的泉水,以前往高原跑的人,都是从纳赤台装桶桶的水带上。现在泉水建了个门,搞的跟公园一样。

IMG_1743

三岔河铁路桥是青藏铁路建设的奇迹之一,2003年我在高原工作的时候,这个桥还在修。由于其重要性,桥边有专门的人看管安全。

IMG_1755

如果我告诉你高原上沙丘,你可能一下子不相信,青藏高原并非沙漠,但真有沙丘,这个沙丘的成因我一下子没有搞清楚,但估计有专门的人已经做过专门论述了。

IMG_1766

然后我们大致到了冻土北界了,从这儿向南就开始有多年发育了,我们在西大滩建有一个综合观测场,风温压湿辐射,基本观测要素都有了。

IMG_1779

西大滩过去一些,碰到我们的同事在执行钻探工作,他们执行一个国家项目,希望从高原岩层里找到天然气水合物。他们6月份上来,已经开展了近2个月的工作。我离开时,打到290m深度。这里多年冻土厚度81m;他们在150m左右的岩层里发现了少量的水合物。计划完成500m的钻探。这里风大冷,我们在现场大致呆了半小时,感觉到一些高原反应了。

现在教授被戏称叫兽,研究员被称为烟酒员,但我要说的那些在新闻里披露的败类远不能代表中国的科研人员。我们的科研人员奋斗在野外、实验室,长年累月不计辛苦,由于他们才有我们基础科学的发展。

IMG_1802IMG_1818

昆仑山垭口4767m,游客必照相留念之地,从此向南青藏高原高度抬升到均值4000m以上。

IMG_1821

垭口过来不远,有牌子指示玉珠峰。从公路进去8km,可以到冰川很近的地方。经过的路上,有藏民拉了个绳子,以生态管理站和昂拉村牧民委员会的名义要钱,但别奢望有任何发票。我们4人交了150块得以通过。

IMG_1834

到峰前的时候,有不是很好的路,好在我们是越野车。玉珠峰6144m高,停下的终点大概5000m左右,离冰川末端还有点距离。我们爬上去,来回花了2个多小时。站到了冰川末端(5100m)跟前。

IMG_0298IMG_0340

 

冰裂缝看起来很吓人,去年青藏所的同事可能就是掉到被雪覆盖的冰裂缝没有找回来。

IMG-20130805-00060

 

回程时,天气聚变,大雨,冰雹,起雾,扬尘,能见度100m,个别地段20m,车开的十分小心。

中途碰到无数骑自行车进藏的背包客们。大家感叹从进藏驴友的人数增长上,看到大家真是富了。温饱解决了后,大家开始关注生活质量,追求精神和身体层次的锻炼和享受了。

沿途看到解放军在演练。怪不得现在老外进藏这么困难。

八角街

今天的旅游就交到青旅的冯茜茜小姐了,是山东国旅援藏的,跟小吴算是老乡了,山东大学外语系毕业的,不错的外语。上午由她带着老外游了Potula Palace。Potula的票很难买,几个老外回来跟我描述说大家都好像在fighting,抢着向前走。下午看了大昭寺,这个据说是藏文化的center的center,按Rose的说法,是absolute center of Lhasa。两个地方我都没进去,几年前已经看过,感觉就没有必要了。而且这次Potula的票又很难买。完了带着老外在八角街买东西。那些人很可恶,使劲的宰老外,前面我们一不注意,George就自个买了一个180的小苯,其实30块就够了。Rick也花了不少的冤枉钱。冯小姐用英语告诉大家说too expensive,那个懂外语的老板马上翻脸,粗话连连。小冯跟我们苦笑说,做导游的老被那些老板骂。此后,老外买的东西,我都让他们先看好,汤老师或者我来bargining。Roland的teapot,face masks, Tibetan cloth,和Rick的t-shirt都以较低的价格买到。皆大欢喜。
拉萨除了八角街的店主可恶,还有很多的小孩,老缠着游人要钱,也很讨厌。
晚上在桃源食府吃,教几个老外猜小拳,玩老虎杠子鸡,和五十五二十。喝了不少的Lhasa beer,大家兴致不错。

[zt]研究表明:全球变暖导致青藏高原冻土退化

来源:人民网 (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6/2949480.html)

新华社拉萨(2004年)10月28日电(记者王淡宜)经过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多年勘探观测发现,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影响,青藏高原的多年冻土层正逐渐发生退化,一些地区的冻土厚度表现出变薄趋势。

据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南卓铜博士介绍,全球气候变暖是造成近30年来多年冻土退化的主要驱动力。随着气温 的升高,导致高原多年冻土呈区域性退化,表现为季节冻结深度减小,融化深度增大,青藏高原多年冻土的退化首先发生在多年冻土边界岛状冻土区,在大片连续多年冻土区腹地主要表现为地温的升高。“我们在对青藏高原多年冻土北界西大滩进行雷达勘探后发现,近30年来,青藏高原大片连续多年冻土北界(西大滩)多年冻土发生比较显著的变化。”南卓铜说。“多年冻土面积从1975年的160.5平方公里缩减到2002年的141.0平方公里,面积缩小约12%。多年冻土发生最低高程为4385米,比1975年提升了25米。”

同时,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王澄海等专家在对1961-1999年青藏高原46个站点数据分析后发现,进入20世纪90年代,高原东北部、高原东南部和高原南部区冻土厚度表现出变薄趋势,反映了对气候变暖的响应,呈现出与全球气候增暖的趋势。政府间气候变化组织在科学报告中指出,过去100年全球年平均表面温度大约升高0.4-0.8摄氏度。国内研究也表明,与20世纪70年代相比,青藏高原上的年平均气温普遍升高0.2-0.4摄氏度,尤其是冬季气温升值幅度大,气温年较差逐年减小。

卓铜分析说,青藏高原是全世界中低纬度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多年冻土区,其冻土有着独特的季节性变化。多年冻土是气候变动的敏感指示器,而季节性冻结和融化层(活动层)在温度年变化层的上部,更接近地表,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反应更加迅速。

同时,南卓铜也指出,在同样的气候变化背景下,青藏高原的大片连续多年冻土至少在30年尺度上按照目前的增温趋势还是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