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1)

D1

18号中午的飞机从兰州到伊朗德黑兰,在乌鲁木齐出境。到德黑兰当地时间晚上9点多。乌鲁木齐办理机票的时候被要求健康证,我们说没有,被带到警察模样的人前面,人家看了一下我们,讲了两句听不懂的话,带着我们到柜台办理了登机手续。

南方航空的飞机,机上没有几个人。国内几个航空公司,最不喜欢的便是南航,服务也是最差的,给递点饮料也都是热冷冷的。好像也就南航,非要在经济舱还分出一个高端经济舱,给全价的人做。上次一个新闻是几个女的将位置挪到高端经济舱第一排,在同意回到原位置的情况下,被机长赶下了飞机。

德黑兰落地前,广播说德黑兰机场地面温度37摄氏度,吓了我一跳。真下来发现没有想象中热,而且机场空调十足(这是个不缺能源的国家,宾馆里也是空调整天开着,这是后话)。

能源部的小伙子在机场接我们。英语不大好,说已经等我们近1个小时,“I am here because of you.”,主动跟我们握手。我们先前收到伊朗方的workshop notes,里面专门讲到 it is not common to shaking hands in Iran,意思是说握手在伊朗不常见,不要主动握手。不过在这个旅行中,可能对方考虑到与会人是来自各个国家,握手是常见的礼仪。

能源部居然没有公车,小伙子给我们找了出租车载我们到住的地方。

从下飞机开始,不能不注意到戴着头巾的伊朗妇女。女的必须带头巾,这是他们法律的要求。男的没这个要求,但不得短裤出行。正式场合女的一身黑袍,黑色的头巾,我们后面几天上街的时候,一直在感慨真是少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多漂亮的伊朗女性,被包裹在黑色的袍子里。公共场合也有个别追求漂亮的女性穿亮丽的衣服和带彩色的头巾。

德黑兰是有1千2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城市干净。但交通十分混乱。从机场到hotel的1小时车程里,便深切感受到这一点。对比之下,兰州是个交通很有秩序的地方了。为了抢先行的位置,出租车师傅猛刹车猛加油,坐的人都差点恶心受不了。晚上9点多是德黑兰居民出行吃饭的时间,所以街上车多,堵车。

沿路经过一条据说16km长的隧道,这是后来介绍得知的。出租车司机不会讲英语(德黑兰的出租车师傅多数不会讲,这不是个别),无法交流。

住的是一个叫Taj Mahah的Apartment式的宾馆,公示价是约190美金每晚,实际价是120美金(估计是与接待方的协议价),含早餐。接待方安排的十分周到,很快的入住,每人一间。但宾馆要求我们将护照留在前台。房间很舒服,一室一厅的模样,客厅里还隔出一块做厨房。空调十足,甚至有点冷。在前台换了100美金的当地货币叫Rial(里亚尔)。

让我感到很温馨的是,看到一张小卡片,意思是欢迎Mr. Nan的入住。服务员将包帮我们搁下后,不走。我们每房间给了1万Rial(相当于1美金)的小费,很高兴的走掉了。

未来的几天,我便在这个Hotel里住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