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一刀

晚上在实验室呆到8点半才回住的地方。已经很黑,经过的路边的几个汉堡比萨店只亮着灯已经不见客人。很冷,今天下了一上午的雪,路上的积雪还有一脚深。我沿着Semple St快速往回走,往常二十分钟的路,今天大概10分钟已经走完三分之二。整个路上只遇到两三行人,也大都跟我一样走的迅速。

迎面过来一大高个,看不清楚脸面。冷嗖嗖的感觉,我于是紧了一下衣服。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那汉子的声音,能给我一刀吗?我明白那是在问我。我停下来了,装做没听明白。我过来这个城市的第一周就有朋友跟我讲,出去的时候身上一定要带点现金,10块20块足够,不能多,但也不能一定不带。遇到抢劫的时候这是保命钱。因为对行劫者来讲,这是有风险的,如果他得不到回报,可能会教训你一下。但对一个在美国的外国人来讲,有时候装作听不懂也是一种有效的方法。我还记得我朋友讲的神色飞舞的样子,他讲他的一个朋友在遇到要钱的情况下装做不懂英语,将乞讨人气的却无可奈何的案例。

终于我也遇上了,在一个灯光昏暗的路边,一个个子高大形状潦倒的棕色或者黑色中年汉子。我其实有些紧张。那汉子又重复讲了一下,然后拍着自己的肚皮说,我很饿,很饿。我听不出哀求的口气,要钱也能要的理直气壮,这也算是美国的特色。我仔细看了一眼汉子,没有看到穷凶恶极的样子。我决定帮他。我记得我的钱包里放了一张20和2张1块还有几个硬币。我借着昏暗的灯光寻找钱夹里的1块钱。我看到汉子的眼光也落在我的钱包里,应该看到我钱夹里不止1块钱。我一下子变得很懊悔,按我的理解,这种人会一把将钱夹抢走,快速跑开。我飞快的想将1块钱抽出来,却不想出来的却是卷到一起的2张1块。算了,只能都给他了,反正也只有2块钱,我对自己说。我跟他说,我这里有2块钱……。没等我说完,却料不到对方说,我只要一块钱,我饿了,我只要一块钱。这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但我还是很理智的给了对方一块钱。

那人接过钱,一下子变得很高兴,张大双臂,作势拥抱,说感谢你。我向旁边躲了一步,我不确认如果真拥抱上的话会有什么情况,飞快的回应说没关系,接着走我的路。后面传来很大的声音,谢谢你。

要钱也能要的这么绅士,我此后的路上一直在想,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直线的思维,美国才能成为头号资本主义国家。我跟这个城市的中国朋友接触,无数次的被教导要充分的利用规则,而这些规则是愚蠢的美国人不会去触动的。中国人无疑拥有聪明的脑袋,习惯了复杂的交际和斗争,但也许正是因为大家太聪明了,反而简单的事情复杂化,阻碍了国家机器的高效运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