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与矿难

从最早的 南方人物周刊 对何院士的采访,我感觉不对劲,那些记者好象是专门要搞臭何院士,还屡次提及何院士的院士头衔 是名不符实,攻击味道太强了。其实何院士的理论物理专业水平如何,根本不是小记者们来评的,他也无须要向你证实他的院士是名副其实的。很反感现在的记者干什么都要上纲上线。最后问了个矿难的问题,何老先生好象没有慎重地回答,讲的话可能一下子让人情上感觉不好受。不过,这才是何祚庥,快人快语,想啥就说啥。如果掩掩藏藏说话就不是何祚庥了。但仔细想想,何先生的话也没啥,他只不过认为屡次矿难的原因贫穷大于腐败,初听好象刺耳,细想就是这么一回事。当然,谁都有权利保留自己的意见,你认为腐败是主要原因也未尝不可。现在的官员是比较差劲一些了。腐败很厉害,厉害到国务院都针对这个问题提到日程上进行讨论了。
 
又看到 一个记者针对这事的时评,感觉很搞笑,现在的记者们水平太次了,
地址这里

看到一个新语丝网友的回帖,正是我要说的意思,zt到下面,
第一个问题,何是说农民太穷,才会明知很危险也要去当矿工。只有穷人才去煤矿卖命,并不是说所有穷人都去煤矿卖命,前者多余后者,哪来的“循环论证”?

第二问题,属于典型的给人家制造观点的文傻伎俩。何祚庥也说要尽量减少伤亡,根本就没反对改善安全设施。哪来的转移话题?这个问题无非是,煤矿死人太多,平常人可能认为里头有腐败问题,但是何院士认为归根结底这是成本问题。

文理科的差别就在这里。文科傻妞摄影师和评论员直奔“正义”主题而去,慷慨陈词;何院士想到的是减少煤矿死亡概率的可行措施。因为省略了“正义”表述,马上就被文傻攻击为没有人性。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