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nglish

与学生聊英语学习

这学期我给本科生上两门课:水文学和GIS算法基础,我喜欢在课堂上讲的时候一并给出对应的英文术语,课后也经常布置一些英文作业,参考材料往往也是英文的。有时候我也会在课堂上帮大家辨识一些术语的用法,比如最近讲到土壤水,里面两个概念“入渗”和“渗滤”,有时候中文也叫下渗、渗透等,总之中文我区分不大开,用不准确,但英文对应的是完全不同的词:infiltration和 percolation,前者是指水从空气进入土壤,后者是指水在土壤内部迁移,分的很清晰。另外土壤里有两个词eluviation vs illuviation英文很像,发音也一样,但中文分的很开,一个是淋溶,另一个是淀积。

前阵子一个水文班学生在QQ里跟我宣布说,他“想把英语学习和水文学习结合”,很好阿,就应该这样。等你学成了,以后别人问,你就说英语是跟水文老师学的,我感觉与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等效。

GIS 班的两个学生在课后跟我说,布置的英语材料每个单词都认识,但就是连着看起来费劲。这只说明了一点,看少了,多看就好了。

现在的学生英文基础都比我当时读大学好多了,个个4、6级都考了高分,再补上一点专业英语,读起专业英文文献就没啥问题。但有一个问题,其实是阻碍了大家的进步。大家的手机或者电脑上装的仍然是英汉词典,要真正了解一个英文的意思,大家还得看英英解释,很多单词中文解释都是一模一样的,但其实在语义上差异挺大。从现在开始就应该慢慢习惯通过英英释义来了解一个词的含义。随便举几个例子:

  1. project vs predict,都是预估,但后者强调模型层面的对未来的模拟;
  2. locate vs situate,都是位于,后者强调人为,有目的的选择地点;
  3. new vs additional,当要表达,我补充了一个新实验时,用前者一定有个老的实验对作对比,否则要用后者。

另外一个反例,上述水文班学生给我举的例子:“就好比’virtual’这个词,也是一词多意的”,“其中有一个意思是’虚拟的’ ,还有一个意思是’实际上的’”,“一个词。两个完全相反的意思”。但如果我们看Merriam-Webster词典的释义,会发现其实是同一个意思:

1. being such in essence of effect though not formally recognized or admitted
a virtual dictator

这个含义就被翻译为中文“实际的”,看起来似乎与“虚拟的”不一样,但其实是virtual的本义。

我给学生们的推荐是电脑上安装WordWeb pro (收费的),手机上安装欧陆词典 (Eudic),但一定要加载英英的 mdict格式词典(后缀mdd & mdx)。比如我的Eudic目录下安装了 Merriam-Webster’s Advanced Learner’s English Dictionary (20160321),十分好用。网上有很多提供免费mdict 词典的很好网站。

说说最近JAMES 论文审稿的事情

我在上个帖子说了JAMES审稿状态变化的含义,从中也可以看到,这次审稿经历了从major到minor最终accept的过程,总历时大概200天,对于一个好期刊,这已经是一个比较快速的过程,我总体是很满意审稿质量、编辑的专业水平和处理效率。最后接受的版本与初始版本对比,我感觉质量有很大提高。

我们收到2个匿名专家的意见,接受后编辑转发给我的意见里有其中一位专家的署名,是加拿大的Mohamed E. Elshamy教授,另一位仍然匿名。两位专家都肯定了工作的意义,从意见里可以看到,英文写的很标准,所以估计都是国外的或者在国外呆过很长时间的专家。其中专家1十分懂青藏高原(QTP)冻土的事情,提了几条大问题;专家2(即Elshamy,当时也是匿名)除了4个大问题,还提供了一个批注的pdf,我们后来整理了一下,大概近100条问题,这还不包括文字上的小意见。这些问题包括引言,模型细节,实验设计,结果陈述,文字,图表等方方面面,几乎对初稿中每个段落都有批注。从意见也可以看出,专家2是模型方面的专家,但对qtp冻土的特殊性不是很清楚,所以也问了一些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处理的问题(我们在回复里加以澄清)。让我们很感动的是,Elshamy逐字逐句的批注了文字,指出了很多文字错误,表达不清楚的地方。我们针对他们的意见补充了实验,修改了文字,写了60多页的回复信,逐条回应了上百条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南山竹海及英语

近日去了一趟溧阳的五A景区南山竹海,泡了温泉,爬了南山。价格不菲,景色还是很漂亮。可能是疫情关系,人不多。相比之下,天目湖就是一个水库,真是没啥好看,开车沿湖边转了一下。

南山竹海景区门票每人80块,里面的交通工作比如小火车,架空缆车和地面缆车,都要另外交不少钱。其实从进门到长寿广场(那里有个大头长寿老人的雕像)完全可以走路,并不远,可以省下小火车的钱。中间还经过静湖,租一个竹筏大概20分钟要120块钱,如果时间合适,可以看到有个姑娘站到一根竹子上在湖中表演,很厉害。再往上有鹦鹉表演。

Continue reading

一本作者全是中国人名字的英文期刊

看到一个国内知名的留学机构做的中学生夏令营广告册子,列出他们的学生在项目结束后会发表一些英文论文。然后看到很多优秀学生论文发表在“The Frontiers of Soci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搜索了一下,期刊网址在这里:https://francis-press.com/journals/FSST

让我大长见识,这是本专门让中国人发英文论文的期刊。作者全是中国人!从Archive里看到到目前的 vol 3, issue 4(不全)为止,大概已经发了663篇,按从中文广告里找到该刊版面费大概 1500元每篇,大概已收了100万元。

Continue reading

英语之情态动词

女儿英语考试,考到dare辨识丢了三分。其实情态动词并不复杂。总结如下:

情态动词,英语叫modal verb,是辅助动词的一种。

常用的有can, could, may, might, will, would, shall, should, must等

此外有半情态动词如need, dare

有情态词组如ought to, be able to等。

记住几点不一样的地方:

  1. 情态动词没有三单形式(third person singular),即不带 -s;
  2. 情态动词没有过去分词、现在分词形式;
  3. 情态动词不接不定式,即不接to do形式,情态动词直接后接动词。
  4. 疑问语时,将情态动词提前,即 you can do sth -> can you do sth。

老师通常会告诉我们could是can的过去式,这话半对半不对,could可以表达can的过去形式,但还有更多的意思,比如表达礼貌性的请求同意(ask permission),并非全部表达过去语态,所以在英语里,一般将could与can并提为情态动词。同理适用于might, would, should等。

注意must是不能用在过去和将来词态下的,没有对应的对去形式。

need, dare是所谓的半情态动词(semi-modal verbs),可以当常规动词用(此时后接to do形式),也可以当情态动词用(后直接do)。dare有对应的过去形式情态动词dared,用在过去语态下;但need与must一样,当情态动词时,是没有过去形式的。如果用needed,则是当常规动词用。

因为情态动词总共就这么几个,死记硬背就好。

晕菜了,rubber在北美是男用套套的意思

初中英语课本上经典的句子,May I use your rubber? (我可以用你的橡皮檫吗?)。有某人去商店问,Do you have rubber? 店员说,去phamarcy(药店),该兄郁闷,橡皮擦还要去药店买。到了药店,再问,人家给他取了个套套。美国叫eraser就对了。

[Brit] An eraser made of rubber (or of a synthetic material with properties similar to rubber); commonly mounted at one end of a pencil

[N. Amer] Contraceptive device consisting of a sheath of thin rubber or latex that is worn over the penis during intercourse

Expensive sun?

看到网易上的一个新闻,太搞笑了。成都铁路局贵阳客运段将贵阳翻译成“expensive sun”,警(路)风翻译成“Police road breeze”等低级错误(想乐请见新闻原出处)。这也算了,承认个错误,说不懂英语,重新改过就好了。当记者采访他们的领导,这位可爱的主任居然说,“贵阳客运段的列车也有外国友人乘坐,但此前没有接到来自外国乘客的反映”,“当初这些标牌制作时曾经请教过外语方面的专家,但可能由于中英文理解上有出入,所以出现了以上的问题”。言外之意难道是想说,你们这些人懂不懂,老外和外语专家都看过了,(没问题,你们瞎起哄什么呀)。

老外没报告,我可以理解,大多数老外来中国是找乐子的,看到这么好玩的,这趟也没白来,回去跟朋友吹更有谈资了。另外老外的性格也是不愿意说三道四,更没有义务向你什么政府的报告。只是这些“外语方面的专家”我就奇怪了。任何一个学过英文的,即使理解再有出入,也绝不会翻译成这样,除非根本没看过,又或者那专家根本就不认识中文。说“曾经请教过外语方面的专家”是百分之二百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位主任想着这回出漏子了,想给自己扯点借口而已,却不想这借口也太无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