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朵朵小朋友

小熊挣了好多钱

这两天给家里的电话总是不通,先是朵朵妈妈手机被偷,再是欠费停机。今天再试了一下,却意外惊喜的发现通了。她们正坐在机场到兰州的出租车上。没跟小赵说两句,朵朵就说她要发言。接过后,她说,爸爸,小熊挣了好多钱,回来小熊将钱给你呀。她的最喜欢的玩具小熊吗?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当我问的时候,朵朵抗议说信号不好,不跟我讲了。她妈接上后,说朵朵说要改名了,不叫朵朵叫小熊了,原因是她感觉小熊好可爱。这趟回老家的时候,可能大人给了她不少压岁钱,说要给爸爸。原因是爸爸没钱,妈妈有很多钱,最重要的是,爸爸会用钱给朵朵买糖吃,总归还是为好她自己着想呢。

朵朵的bf

朵朵问她姑姑,姑姑你什么时候找男朋友呀,我都为你着急了。她姑逗她说,姑姑找不到呀。朵朵敲着她姑姑的脑袋说,你笨死了。姑姑说,那朵朵有吗,送一个给姑姑。朵朵同志说,五一、龙龙,还有在老家认识的小男孩,一口气数了四五个。最后说,不送给姑姑,她舍不得。

Talking about 要穿羽绒服

 

Quote

要穿羽绒服

早上婆婆说:“如果天气不变冷,我就可以天天接朵朵,挺好”。我也说:“是阿,是阿,最好不要下雪,一下雪就麻烦了”。没想到,朵朵听到此话就很伤心地哭了起来,我们两被搞得莫名奇妙,好不容易把她安抚平静。朵朵才道出实情:“我想穿去年去美国的时候穿的那件羽绒服,如果不下雪,我怎么穿阿,再长大一点就穿不上了阿,你们还说不要下雪了”。My God,原来这就是她伤心的理由,你能想得出来吗?   
于是,觉得事情较严重,有必要找机会教导一下“小孩子不能整天想着穿漂亮衣服”。和她爸爸谈及此事,没想到她爸爸说:“阿,她那样喜欢那件衣服啊,估计是因为想我吧,那就把家里开冷气,好让她穿羽绒服”。我直接快晕倒了,你说这两个人,一个够自恋的,一个够自作多情的。

Talking about 婆婆二三事

 

Quote

婆婆二三事

一日,婆婆领着朵朵坐公交车,前面一个人把她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幸好后面有个小伙子把她拦腰扶住,婆婆激动得连声说:“谢谢,谢谢”。朵朵还觉得很好玩,不知天高地厚的笑得前俯后仰。后来,出去买菜,一摸口袋,才发现兜里的钱没了,才清醒过来,公交车上的绊人、扶人都是小偷的圈套。婆婆觉得还比较幸运,:“幸好今天没带手机,不然就一起被偷了。”
有一天,说好婆婆去接朵朵放学,晚上我正在加班,婆婆电话打过来:“我迷路了,115路车没有从渭源路走,我感觉不对就下车了,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我大吃一惊,赶紧安慰婆婆:“没事没事,你把电话给旁边的人,他一说我就会知道地方的”。于是找人问路,我赶紧开车去把婆婆接上,又赶着去接朵朵,还好,老师还在幼儿园等着,因为很晚了。婆婆又暗自庆幸:“幸好今天带手机了,不然可真不知道乍办。”
现在我每天早上不用操心了,因为婆婆会提前半小时起床做早饭,然后喊我和朵朵起床,我们都赖着不起来,婆婆就来回跑,这边喊着:“起床了、起床了”,那边喊着“要迟到了、要迟到了”。然后就帮着朵朵收拾、洗脸,大大节约了时间,我也多睡了宝贵的十几分钟,幸福啊,呵呵。

“想爸爸了”

国庆在国内呆了两周,昨天回到了匹兹堡。给妈打电话,妈说一下子变冷清了,让她感觉怅然不习惯。她前面问朵朵,爸爸走了你会想他不?朵朵玩着玩具,摇摇说不会,爸爸不明天就回来了吗?。结果我离开的第一个晚上朵朵夜里就哭醒了,我妈叫醒她问怎么了,她说想爸爸了。与之对比的,我在家几天,我妈说她梦里都咯咯的笑——当然未必是因为我,估计是白天玩的高兴,已经很久没有一家人陪她这么玩了。——听的我心酸,下一次见着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时候在想,何苦呢,人这么几年就不享受这些兴趣,为什么舍近而求远。

谈论 朵朵长大了

真的长大了呀,感觉很对不起她,都不在身边。 

引用

朵朵长大了

最近朵朵一直在收集饮料瓶,说是卖到钱给我买新衣服,十分感动。昨天,朵朵又自编自唱一首歌,如下:
我要给爸爸寄三封信,把爸爸看了一定很高兴,回来和我说:“朵朵真棒、妈妈真棒、奶奶真棒。”
爸爸回来看到奶奶会洗衣服、妈妈会开车,一定很高兴,爸爸不会开车,只会工作。
爸爸妈妈真爱,我们幸福快乐。棒棒棒,我真棒。

朵朵到山西了

现在朵朵都不接我电话,所以她的消息现在都是听说。前些天,我弟的孩子回他外婆家了,所以朵朵没人玩,就开始想回兰州了。正好我姨妈从山西打来电话让我妈到她那玩几天,想着离朵朵开学还有一些日子,我妈就带着朵朵一起去临汾玩。小舅舅、表妹夫就排队要招待他们。据说朵朵跟表妹的孩子yoyo还玩的不错。夸朵朵聪明,她更是来劲了,据说还给他们跳舞,唉,她从来不给我们跳——尽管跳的不怎么样,哈哈。有时候感叹,朵朵这么小一点,已经天南地北到处玩,比当初我那岁数还没出我那小村落不知道长进了多少倍。

朵朵和奶奶回家了

因为媳妇到呼和浩特开差,我妈不大会普通话,又带着朵朵,第一次坐飞机,我是比较担心。媳妇离开前,她跟我妈讲了一遍坐飞机的流程。小吴送她们去机场,又跟她们讲了一遍。我也很详细的讲了一遍,听到最后我妈说她都可以背下来了。

美国东部时间今天早上我给妈打电话,说已经顺得到家。还夸了一下朵朵,说找登机口的时候,是朵朵帮找到的,飞机上系安全带,我妈一下子还不会,是朵朵帮她系上的,还得意洋洋问奶奶说,你知道怎么解开吗?结果这么一掰就解开,我妈说她还真不知道。

我让朵朵接电话,本想夸她几句,结果接上问,是妈妈吗?我说是爸爸。她居然不接了,将电话又还她奶奶了。不过听说回家已经跟我弟的儿子玩到一起了,玩的很高兴。这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