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isc

两个网站的统计

这是Dec 13, 2022的截图。12月过了一半,所以12月份的数据并不准。

nanzt.info,看起来比较稳定,大概日均在1400-1500左右的访问量(visits),日均独立IP约300 (即~10000 sites/30)。这也说明尽管我都是自娱自乐,但也说明分享的内容对大家可能还是有点价值。

permalab.science,基本是上升趋势,说明我们团队的研究工作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好事吧。12月份很奇怪,为什么才过了半个月,就有这么大的统计值 (hits, pages, etc)。

Feb 24, 2022

The Russo-Ukrainian War is an ongoing and protracted conflict that started in February 2014, primarily involving Russia and pro-Russian forces on one hand, and Ukraine on the other. The war has centred on the status of Crimea and parts of the Donbas, which are internationally recognised as part of Ukraine. Tensions between Russia and Ukraine erupted especially from 2021 to 2022, when it became apparent that Russia was considering launching a military invasion of Ukraine. In February 2022, the crisis deepened with diplomatic talks with Russia failing and escalated as Russia moved forces into the separatist controlled regions on 22 February 2022. On 24 February, Russia conducted a full-scale invasion of Ukraine.

from Wikipedia.

May the world be at peace. May Peace come to every home.

做研究有意思吗?

【据本人事后回想整理】

今天是我给大三学生上的GIS算法基础的这学期最后一节课。在课的最后半小时,我大概总结了研发算法的整体思路,从问题分析、算法建立、验证、及最后写成论文。也顺带谈了一些感悟。课后一名学生问我:南老师请问做研究有意思吗?

这位学生是班里参加竞赛和科研活动做比较好的一位,前阵子代表南师大获得了GIS的一个学生竞赛的奖。我理解他的意思,他关心的其实是他未来是否值得读研究生从事研究行业。我的回答是:这个问题对我来讲,答案是确定的,有意思。但对你来讲,你其实需要问一下自己,自己兴趣在哪里,自己性格是什么,从事研发是否自己的兴趣所在。否则一辈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会很痛苦。

Continue reading

哈哈,学生表扬我了

前阵子去成都参加了一个自然资源会议,在会议上做了一个关于数值模拟方法的报告,由于听众主要是生态、资源领域,报告结束后都没有听众提问。但我感觉告诉了大家一种新的方法(相对于这个领域比较简单的定量方法)——我们的工作发表在EPSL,这是地学最重要的专业期刊之一——对大家还是有一定价值的。一位北师大的老师让参会的学生们都写了读后感,有位学生表扬了我,说我把复杂的,对于他来讲很陌生的事情给大家讲清楚了。这位老师把学生的这段话转给我了。让我很高兴,比场面话真实多了。

一位北师大研究生参会感想中的一段话

惊魂: 网站数据全数丢失

6月9日发现个人博客和小组官网都无法访问。打开服务商客户区给留了一个ticket,问询是什么情况。自从2019年2月份迁到现主机商,运行都很稳定,而且号称是raid 10 加远程备份,所以连备份都懒得拷贝出来,只是在服务器方做了一个本地目录的备份。Ticket 暂时没有回复。打开TG 讨论组,给老板留了一个言。老板回应说Raid 出了些问题,正在修复。好吧。

6月10日凌晨惊醒,打开TG,看到服务商的官方通告,大概是说出现了Raid卡缓存故障以及阵列重组(Rebuild)时发生多重错误,服务器上的全部数据丢失。而且远程备份因为cpanel 停用,只备份到2019/11/26。主机商给出了赔偿方案。可是,我的数据都没有备份阿,最近的备份还是2019年2月当时迁移过来时的数据。欲哭无泪。

6月11日服务商更新,他们找到2020年9月13日的备份。惊喜,还好还好,这样丢失的数据也不多。

接受了服务商的补偿方案,主机空间迁移到了香港。先恢复了 permalab.science 小组官网。丢失的数据居然从google缓存里全部找了回来。

最近有点太忙,一直到6月25日找了一点时间,把nanzt.info 个人博客恢复回来,丢失的内容 nanzt.wordpress.com 里找回。

互联网上的痕迹

我以我的email通过google查了一下早年的活动痕迹,大概只剩这么几条了。其它我写的软件,做的破解已经全部消失。

  • GRASS 5 安装新手指南
  • AML 宏语言
  • 各高校地理信息相关专业硕博考试试题

而我与亮子一起弄的集思学院(cngis.org)只有在一些老帖里还存在,依稀可见当时的风光,因为集思学院当时结识了很多朋友。此后因为富融公司律师函威胁起诉,提心吊胆半年,以及研究生毕业对SCI的要求开始忙碌,集思学院挣扎了几年也就变成历史尘埃然后消失殆尽。

QQ 对英文论文也会审查出问题

在我的小组群里,我把一个英文论文发给大家,第一次是提示发送成功,但学生下载的时候告诉我说没法下载,所以我就再上传一次吧看看,结果出现如下提示,告诉我这个文件禁止上传。奇怪了,这是一个关于秋季降雪的pdf 格式的英文文件,里面也被检测出什么犯忌的东西了吗?我帖到朋友圈,有朋友说,可能是QQ大数据犯傻了。可能吧。

IMG_6126(20200416-151235)

中科院成果转化了“中国互联网”

在微博上看到中科院官微回复网友的话,中科院将中国互联网作为高能所的正负电子对撞机的一个重要转化成果。

cas-weibo

我大概是比较早一批使用互联网的,在没有电信网之前使用过科技网,所以了解一点中国互联网的历史。大概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高能所因为业务需要,在中美之间建立了网络专线,1994年设立了中国第一台WWW服务器。86年高能所发送的第一封电子邮件“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被大家作为中国互联网开始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网络专线的建立,涉及大量工程设计,高能所对于早期中国互联网的出现做出重要贡献。问题是中国互联网是高能所的转化成果吗?

Continue reading

抄袭之一点浅见

一个学生在QQ动态上转发了一个关于抄袭的长文,长的我没看下去。学生又质疑说,如果一个小说,都出现了男主角骑驴、着白衣、着红衣,性格桀骜的设置,不能认为是抄袭吧。

我看过方舟子关于国外认定抄袭的科普,也与国外教授聊过,自已也在发表科研论文。多数情况判断起来并不复杂。比如大段文字或图表一模一样。严格讲,字数多少并不关键,一句话重复也可能构成抄袭。关键在于这句/段话是否有个人特色,有无特异性,是让别人来写这句/段话,会不会写的一模一样,如果不会,那么这句/段一模一样的话就是抄袭了。一些常规性的描述,谁写都差不多的,就不能认定是抄袭。比如这段的第一句,有我明显的个人特色,如果别人重复了这句,就会有抄袭嫌疑。

内容抄袭较为复杂了,我感觉关键也在于内容的编排是否具有特异性。科学论文相对好判断,如果是文学作品有时候就很不好判断,但如果一连串的事件都一模一样被编排到一起,构成独特的情节,那就有抄袭嫌疑了。

抄袭应该是有意误导读者认为这些内容或表达是作者原创。如果通过合理引用或标注清晰告诉读者这些内容的来源,一些特定创作如普及性的文字,读者都清楚是介绍他人工作,那么就不是抄袭。一些文艺创作如小说、电影会出现一些模仿前辈创作的内容或镜头,读者观众都清楚是向前辈致敬,或讽刺某些内容,也不能叫抄袭。

Continue reading

黑河2018中国科学数据会议的感受

会议主题安排的其实还算可以,科学数据涵盖各个学科,所以分解了十几个主题和专题进行讨论一路下来还算有点收获。我主要是参加了灾害和特殊环境分会场和资源、遥感与地球科学分会场。我自己做了一个报告,也听了其他专家的报告,了解了动态,也收获了一些新思路。但这次会议安排的确不怎么样,可能是近年来参加的大型会议(其实不是很大,大概400多人)里做的最差的,可能是中科院网络中心委托给黑河市某单位,但该单位办会经验很有限所致,但作为主办方网络中心也有责任。

比如我们注册的时候要求在一个网站上填写个人信息,和预订的酒店,结果预订酒店的信息根本没有交到酒店,所以酒店根据先来后到,把房间给没有预订的人了,导致已经预订的后到的参会人员因,没有房间可住。我住的黑河国际饭店就出现这样的情况,24日十几名预订了房间的专家没有房间。没有一个会务人员在现场,而我们试图与会务人员联系,电话打了不少,没有解决问题不说,到最后人也没有出现。

现场注册交了钱,发票只能后寄,这可以理解,我将邮寄信息发到指定邮件,然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收到我发的信息,有没有将发票开了寄给我。写了数个信要求确认一下收到我的信息,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知道这算是种什么态度。可能对方太忙吧。(按:发票已经顺丰寄来,Aug 4, 2018)

会议之前数个信过来要求提交报告报告,说不提交摘要就不能给安排报告,尽管我是分会的受邀报告,但还是听话的花了点时间写了摘要提交了。但在会议上没有看到任何摘要的材料,即便是微信的在线系统里也没有任何摘要信息。请问这些摘要提交上去的是干嘛的,可能是给网络中心领导看的,不是给与会专家交流的。

会议注册费交了1200块,不算少了,但这个办会水平有点对不起这个注册费。

这次会议其实挺折腾的,从兰州到黑河没有直达,从哈尔滨中转,还住了一晚上。哈尔滨机场周边的宾馆在一个没有人烟的道路灰土飞扬的小镇。回程从黑河到南京,哈尔滨中转时又延误了三小时,深夜一点多才回到家。

会议已经结束,见到许久没见的朋友很快乐,这些不爽的感受也就变得不重要,只是记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