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拿到了去台湾的相关手续

真不容易呀,审查的比去美国还严格。

传说中的通行证

去掉了个人信息的内页,进出境的时间十分严格。

台湾方面出具的出入境证件,这个是台湾方面帮助办理的,从时间上看这个要快。

看到新闻,佩雷曼拒领100万美元奖金

其实一点都不一惊讶,06年佩雷曼拒绝接受fields奖,clay研究所决定给佩雷曼颁这个奖的时候,估计也意识到这个结果。
记者在门外采访,佩雷曼在门内说,他什么都有,不缺。
他的邻居说,屋里只有简单的家具,被褥都很脏,前面小区清除蟑螂,原来蟑螂都跑到他家里了
天才跟疯子有时候就差这么一点点,然而做为凡人的我们,跟他相比,简直差距太大了。
有人归纳说,世界的主要进展就是那么几个人推动的,其余人只是做重复的的工作(尽管也是不可缺少的)。人跟人真是很有区别。
有在想,中国会有这样的人么,也许这个时代,全世界就这么一个。
尤其与国内一众小丑专家和御用文人一比较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可以创造各种另个国度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却永远不可能出现这样纯粹的科学家
如果要找一个值得崇拜的大科学家——尽管有人讲数学不是科学,但谁都不能质疑佩雷曼是大家,爱因斯坦远我们还是远了些,佩雷曼就是活在这个时代,不妨崇拜一下他。
大家以为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