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Paper:建模环境

南卓铜,舒乐乐,赵彦博,等. 集成建模环境研究及其在黑河流域的初步应用[J]. 中国科学E. 2011, 41(8): 1043—1054.  11ze1043.pdf

Nan Z, Shu L, Zhao Y, et al. Integrated modeling environment and a preliminary application on the Heihe river basin[J]. SCIENCE CHINA E: Technological Sciences. 2011, 54(8): 2145—2156. DOI:10.1007/s11431-011-4410-4. 11ye2145.pdf

家有闺女

朵朵小朋友放假后,没人带,就跟我到办公室。上午帮我浇花、拖地,写作业,玩了一会Ipad游戏。拖地的时候,李XD在,看见了说还是女儿好,他家也是女儿。朵朵被我夸了两句,高兴的一天兴致都很好。

看到一则新闻,湖北省和武汉市要给于网球运动员李娜奖金60万和100万。李娜一时风光无出其右。李娜给中国人争了面子。好吧,奖吧。与其这些钱给贪污掉,不如奖给李娜,也可以激励更多李娜为国争光。

但从另一角度,你说一个比赛,总有一个冠军吧。我家小姑娘学校比赛,也总是有一个冠军的。今天不是中国的李娜赢了,也可能是别国的李娜赢了。这种你输我赢为整个人类社会创造了什么吗? 除了为中国人争个面子屁都没有。

如果真要奖,要奖给为人类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人,比如科学家、艺术家(创造了精神财富)等等。可惜这些人很大程度上被我们的国家给忽视掉了。

兰州马拉松直播的几个好玩细节

看的中央五台的直播
官爷们准备挨个颁奖 听到解说员正在说美好兰州的时候 冷不提防听到一声 “退后” 的呵斥 可能那个不知好歹的群众碍着官爷了
采访男冠的小年轻问埃塞俄比亚冠军 what’s your strategy today(今天你跑的策略是什么?) 结果人家没听懂 回说跟这么多人一起跑真高兴这样
女解说(兰州人)说黄河母亲是现代文物,男解说说文物就是古代的,没有现代的,女解说辩说可能是内容吧之类的
画面在放铁桥的时候,女解说讲运动员没过铁桥,男解说斩钉截铁的说过了,女的好没面子
女冠跑步的时候,女解说讲“让我们默默祝福吧”,然后接下去好长时间,就两男的对话,女的不吭声了,真个默默祝福去了?

画面显示出中山桥,解说员说,这是最具现代化的一座桥梁。我倒………(亚琛)
原先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而现在,你想找一片露着黄土的地都难找。我彻底倒…..(亚琛)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8)

D8

回程。从乌鲁木齐回兰的飞机,飞行20分钟后,机长通告说因为机械故障返回乌鲁木齐。在下降的过程中,可能是正常的颠簸,但因为有通知在先,导致飞机里的女士们尖叫。结果将大家都吓的不轻。终于有惊无险,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补拾过去几天的记忆。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7)

D7

伊朗人过得也太悠闲了。周五他们的宗教活动日,能源部大门紧闭,大家都不上班了。周六周日还是休息日。周一还沉浸在休息日的散慢中,周二周三上两天班,周四又开始琢磨周五至周日如何过发的事情了。

24日(周五)上午据说还有些店铺开着,下午就彻底关掉了。平时交通如织的道路,这会没几个车。我们去的是一个号称20km长的商业街。不过很不幸的是,多数商都已经关门。同事对波斯地毯和古玩很感兴趣。看了几家不是太贵就是不合意,最终也没买成。

看了一个叫Mellat Park的公园。在德黑兰这种寸土寸金的超级大城市,有这么大的一个公园,真是奇迹。绿化十分好。多数是携家带口出来放松的。也是谈恋爱、体育运动的好地方。兰州找不到这么大的公园。

坐出租车的时候一小青年超车,很快别过来,将出租车吓的差点撞上,急打喇叭,小青年很快停下来,出租车师傅降下窗户,指着小青年大骂(听不懂骂什么);小青年乖乖听着,一句不吭,待师傅骂完了开车走,我从后视镜里看,老长时间也没见小青年启动车。不知道这是不是常态。

搭了两回公交车,第一次是从商业街到这个公园,第二次是从公园回宾馆。每人交了2000Rial,1块人民币多点。相对他们的平均收入(比如2k-3kUSD的收入),公交车很便宜。伊朗公交车的一个特点是,男女在不同车厢,女的一般是在后车厢,第二次我们上的车,男的挤成麻花了,后车厢还空着位置。也算伊朗的一个特色吧。

回宾馆因为没有直接的公交。停在附近的Vanak square。在车上问路的时候,一个人说他便住在我们的宾馆附近,一直将我们带到宾馆,更为感动的是,这个人看起来走路还不大灵便。短短的几天,也被出租车司机宰过,但也无处不在的感觉到伊朗人的友好。

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6)

D6

参观Taleghan流域。不象国内的考察尽往旅游景点考察,国外的考察是真正学术有关的。不过也给了机会看看城市外的伊朗。

与我们一起去的还有德黑兰大学的一个教授的学生,也借机一道前往。一样有中国特色的是,前有警车开道,后有——也还是警车,哈哈。我们两个大巴被拥在中间。车开的飞快,即便这样,还有更牛的大车打着喇叭,从我们边上超过,绝尘而去,超车的时候,两者相距大概就20公分,吓得众人惊叫。车跟的也紧,上百的速度下,大概就20,30米,前面只要一刹车,只有追尾的份。伊朗同事居然见怪不怪。

流域情况跟我们河西差不多,高山上植被还是可以,山脚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居民相对就稀少的多,他们的人也全跑附近的德黑兰去了。因为是农业部出的面,所参观的几个地方大小领导都跑出来接待了。那个流域的负责人也随车介绍。

试着问了一些相关的人,很惊讶的发现这些基层单位的人都有博士学位,流域负责人更是从国外拿的学位(英国?),个个看起来象个科学家而不是行政管理人员。想想我们几个大江大河流域的负责人(如长江,黄委,珠江等),更多是行政人员。

中间的break都在试验站里,招待以杏子,小苹果,樱桃(很甜很好吃)还有可乐、茶等。波斯语的茶音似chai,可能是从中国过去的。进门脱鞋,然后在一块地毯上盘腿而坐。喝着茶吃着水果大家聊聊天就这样。

前面有说到一夫多妻,这位德黑兰的教授近60岁,带了一对双胞胎儿子,7岁,家里还有3个孩子,尽管没问,貌似是一夫多妻的结果。

下午参观一个水库,原本是不让照相的,但仗着农业部的面子,工作人员也不加制止。但水电站内部才坚决不让照了。在这里遇着很多中国人。这个水库和水电站都是中国水电帮他们站的。叫turnkey,就是建完了交钥匙这种类型的。不过遇着的中国人是过来帮他们维修的,据说要到10月份才能维修完。

在水电站里看到写着XJ hydropower INC 类似的控制系统。新疆水电提供的。布署在win95的系统。一个伊朗人还问我,中国是不是还有更新(more advanced)的系统。三峡等大工程肯定有更先进的系统了,不必问都知道。

中国人在这里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一个巴基斯坦同行凑上来说,巴基斯坦是中国的朋友。连巴基斯坦都感受到这种欢迎了,要分享这种气氛。

回到宾馆近11点了。大家都累了,farewell dinner也算了,大家在宾馆下面的印度餐厅快速就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