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同学

郑雷先跟我讲的,说正月里初三同学会,问是否能够回去。因为前面已经回的太多,不想将老板惹火,所以肯定是不回去。郑雷索去了联系方式,估计是要放到通讯录里。某天接到一个email,从QQ邮件里发来的,也是同学会的事,我以为是郑雷。结果对方说是旭芬,另一个初中的同学。说实话,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人了。旭芬给了一个QQ群号。当我加进去的时候,大为吃惊,里面已经有30多个许久许久没有见面的初三同学,包括后来还有联系,包括记得名字但记不得人,也包括连名字都忘掉的同学。

很是兴奋,一下子找回了初中那时的感觉。大家聊当前的工作,聊其他同学的近况,聊过去的时光,聊以前的老师。同学们多是在全国各地开店办厂,也有小中学老师,也有财会税务从事业,当然也有公务员。不过还留在学术圈里挣扎的只有我一人了,尽管学历高,但拿一点微薄工资过日子,不免为之汗颜,好在大家博士前博士后,来新同学就说我们的博士现在美国,也不感觉被人疏远,没出过国的同学未免感觉了不起。只是自己知道,这些东西不值一提。大家高兴的是十几二十年未见的同学一下子通过网络聚到了一起。

尤其高兴联系上一直甚为挂念的同学,生平care的也就这么几个人,跟联系上当初蒋老师一样(这话我们赵领导看见会说,应该写成“跟当初联系上蒋老师一样”,哈,偏不改),见人就笑呵呵的说,我在网上见着了好多好多初中的同学。别人说,很高兴吧,我点头说4242(哈哈,某人)。

要求几个同学初六聚会的时候一定要照些相片,放到网上跟我共享。

很想将同学扫描上来的初三毕业时的合影放上来,但想想算了,美女帅哥太多,最主要是俺那时太菜了,怕人笑话。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