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们是吃兴奋剂长大的

看到腾讯的新闻,

“奥运期间被禁止销售常用药名单”——奥运将至,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在全国范围内规范含兴奋剂生物和中药制剂的生产、经营和销售,在零售药店除胰岛素以外的蛋白同化制剂和肽类激素,一律停止销售。这意味着,皮炎平、派瑞松、咳喘宁、大活络丸等百姓常用药被禁止销售。……

“药监局规定奥运期间停售部分药品”——包括了平常用于止咳的急支糖浆、复方川贝止咳糖浆,都被列入被禁售的药品名录里了,就连几毛钱一板用于感冒的感冒胶囊,这次也被停止销售,而恰恰这些药里都含有能够兴奋中枢神经的麻黄碱。

怪不得国人都自信满满的,不少年轻同志还立志解救美国人民于万恶资本主义的水深火热之中,原来是因为我们都是吃兴奋剂长大的。我比较担心的一点是,奥运过后,这些兴奋剂药就回到药店正常销售了。

北京朋友都在感叹这段时间北京变化真大,变得漂亮、安全或者说“和谐”,这是真心话,不是在讽刺,尽管奥运的严格管制带来一些不便,但明显的总体上讲对北京看到的好处更多。我感叹于原来一些事情不是说就没有法子做好,而是平时根本没认真去做。中国很多事情都一样道理。

1 thought on “原来我们是吃兴奋剂长大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