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单位

初十从杭州转机回到兰州。
回家的感触?好,都好。从廿八回到家,每天酒席招待着,要见不同的亲戚朋友,问候别人在过去一年挣了多少钱,然后回答别人同样的问候。周围全是攀比的声音,看着亲戚朋友们自豪地钻出价值百儿八十万的轮子车,然后热情邀请你坐着他们的座骑到他们家,很是高兴地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人还处在基本解决温饱的情况,而大家好像都已经提早进入了小康仍至富豪的生活。年底亲友的大手一挥吃喝的气度,我想家底没有几百万是不可能的,抽的每人都是中华,甚至还要软包装的,谁如果拿出是硬盒的,总是不好意思一阵子,说没买上软包的;喝的没有五粮液也要茅台,尽管很可能都是假的;酒席上没有鲍鱼龙虾那是要被人笑话的。我本准备送给亲友的20来块一包的兰州烟居然发现送不出去了,最后只能给几个年长的不介意的长辈。带的甘肃特产,最后还剩了一包在柜子里,我妈告诉我这些当归黄芪大家是不感兴趣的,还不如送箱王老吉,尽管一包特产可能比一箱王老吉还贵。
不过几趟酒席下来,我也发现一些外地人感觉有趣的事情。他们可能一年没到过任何地方旅游,他们会很惊讶的反问,这有什么好玩的,还累;车是一定要的,而且再差也不能少于30万,不管在中国大陆的哪个角落里做生意,都要开回老家,告诉大家我也有车,不过听起来好像他们的车平时都是不开的,因为油太贵,过路费太贵,或者因为有好车,会导致税收盯的紧;麻将一定要是打的,而且输赢一晚上都要几十万,不过好像除了麻将好像再没有其他娱乐了,而且麻将据说也是为了生意上变相给人塞钱;朋友在一起,除了酒桌上,就在麻将桌上,成都人爱打麻将,不,不,我好歹在成都呆过半年,比不上这边的人,至于聊天叙情,免了吧,那是娘们的事情,看起来娘们地位不怎么样,整天只知道唠叨,所以在吃饭的时候这些老婆们一定要是跟爷分开,至于朋友散后,老婆们如何收拾爷们是后话了;到处是打击六合彩,而且成效多多,不过六合彩更是猖獗;到处提计划生育,但看样子哪人不生个七个八个是不足以显示他家的金钱和人脉关系。再还有什么,没有什么了,人多,路窄,好车多,秩序乱,到处大声说话,干坏事是没关系的有钱都能摆平,当官(即便村长)的好处大大的。
文化差异?也许,穷人暴富后估计都这样。没有好坏,我不是在抨击什么,我的家人亲戚朋友都在那里生活,只是我不习惯了,正如我父母不能习惯城市生活一样。

1 thought on “回到单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