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玩电子游戏

朵朵第一次玩电子游戏在11月24日晚上,拿着我的pda,玩SkyForce Reloaded。小孩子玩这些东西都有惊人的记忆力,从刚开始教她如何操作,以及自己的飞机全死了后,如何回退,再重新开始游戏,应该说挺复杂的操作,而且界面是英文的,但,居然没两次后就会自己重新开始游戏了。稍后补一张当时拍的照片
25号早上是入冬以来第一次下雪,朵朵出门的时候兴奋的很,拿出小手试图去抓飞舞的雪花,大声笑着,一点不介意共享出她自己的快乐。
九三兰州分院支社25早上在东口避风塘聚会,感谢Z老师了,经费有限,全亏了他的组织。
 
西部行动计划终于要进入最终的答辩阶段,大家共同努力了几个月,希望一切顺利。今天早上在所里请了一些专家过了一次答辩报告。专家也不好当,一坐就要3个小时,还要提问题,不过专家还是专家,提的问题还是很有水平。有时候想不通科学院现在的人才制度,评职称卡年龄,其实不同的学科都有自己的特点,数学也许30岁到巅峰,但地学看起来好像不是,需要积累,过早让年轻人上来,而让岁数稍大的人过早退出第一线,未必见得就是好事情。今天ppt里提到做黑河流域的专家知识系统,知识包括两类,一类是书本上的常识性知识,一类是专家经过长期实践形成的但可能未见于书本的知识,后部分经验知识对地学来讲尤其重要!研究团队在年龄上也应该成一个阶梯分布,年轻需要senior的带领,吸取他们的经验,senior也需要younger的一些新想法来拓展思路,是互补的,而不象现在强行规定超过某某岁数就不能当研究员了。
又如最近北京某法院判八卦宇宙的案子,法官们有能力来判定科学的事情吗?怀疑中。太多的大小决策显得可笑,就是因为拍板人不具备基本的知识,或者忽略了大家的意见而自以为是。
不过很高兴看到这里这两年慢慢成长为国内地学界的重要力量,尽管有很多不足,但成长总是有坎坷的。
 
又是大杂烩流水帐,零散抽空写下这些字,发上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昨晚上跟媳妇讲,人总是在不停的有意识无意识的制造垃圾,制造废话,明知道有些话说之无益,没给自己带来好处,反正会惹麻烦,但如果不通过种种途径表达出来,话也能憋死人的!套汉高祖刘邦(最近坐厕所的时间在看易中天的汉人物系列)喜欢说的一句话,奈之如何呀,哈哈!

2 thoughts on “朵朵玩电子游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