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今天做了一天的文艺青年。上午送朵朵学视唱,下午朵朵跳舞,晚上陪着听一个音乐会。象我这等粗人,这是第一次去正式的音乐会,所以还专门换了件衣服。七点多出发,路堵的一塌糊涂。
到金城剧院一看,好像档次还蛮高的,横幅是纪念肖邦200周年,春天随想音乐会。别笑话,兰州这种文化水平不高,大家乐衷于吃喝的城市,这次来了两个俄罗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教授,便是几年一遇的大事了。
回来的路上,ld问感觉如何,对我来讲,只知道他们弹的很好,只见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但讲不出个道道,事实上,凡够水平上电视舞台演出的,都已经到一定水平,在那些水平之上的差距,已经不是我等缺少艺术细胞的可以区别出来了——btw,我感觉朵朵的老师,已经水平蛮高了,哈,今天看到她的一个说明,西北民族大学的老师,白俄罗斯拿的一个硕士学位回来的。——也不清楚哪些难度大。跟ld还讨论,看样子,那个豆腐(什么什么托夫)教授带的中国博士生弹的看起来飞快,好像更难一些。估计不是这样,钢琴这东西,师傅带徒弟出来的,一般讲,师傅还是要强一些的。这跟做自然科学研究的是不一样的。
哪天有机会问问朵朵的李老师,看里面有什么门道没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