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W’s graduate

尽管说兰州不好,很多方面比不上北京,但毕竟这里有熟悉的同事和领导,和自己熟悉的业务。很是希望他能留下,大家相补有无,相信还是能做出东西来的。不一定要是什么大成果,至少踏实干活了也无愧于自己。

2 thoughts on “about W’s graduate

  1. Shugong

    我在一个贴子里形容人才“孔雀东南飞”,老板问起来,究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还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现在想来,人才东流去刚好可以用几句诗词描述。西部的人才,先是“愁似一江春水”,为什么发愁呢,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各人有各人的情形。为了改善生存条件,为了给下一代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为了让老婆少唠叨几句,也只能咬咬牙,向着看来来美好确是未知的东部进发。虽然有老师朋友挽留,最终也多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我不是孔雀,只是小麻雀。想起兰州大学校长李发伸教授说兰州大学“孔雀东南飞,留下小麻雀”,我的一个老师很不爱听,说到:“小麻雀也要飞走了”,如今很有同感。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