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记一下这两天车辆年审的事

感觉整个事很曲折,有意思,所以只是记录事件,并非表达我对制度或者涉及人员有意见,甚至从中我感受到了进步,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大家作为普通人,一方面有普通人过日子的小算盘,一方面大家心底还是始终抱着善意。

临近车检,首先要处理违章,因为一年前在娃娃学校门口有次违停,罚100分扣3分,我们是外地驾照,在“我的南京”上无法直接扣分,先去了南京交警开设的一个邮局里的便民点,给我们开了违章处理决定(事实上已经把分扣了,但没有告知),要求我们办邮局的银行卡,如果交现金,要周五、周六才行。不想办,所以出来了,决定去附近的一个违章曝光点,那是个二手车市场,去年我们就是在那里处理的,人多车多,不过我现在开车技术过关并不怕车多,加上路熟,很快就过去二手车市场的门口,测温的人告诉我们这里违章没法处理,可以处理的是第一与第七大队,离仙林都比较有距离。人生百态

将近中午,买了麦当劳吃。然后突然想起来看看交管12123 app吧,没准可以处理异地驾照。发现这个app在美国app store上无法下,换中国store吧。在注册的时候,出现“网络不通”,事实上上面的广告出现的很畅快,就是注册不畅通。然后换了一个手机,这次可以了,提示说已经注册,原来此前的网络不通提示的时候已经注册成功了。好不容易登进去,发现里面有缴纳罚金功能,成功将罚金缴掉了,提示违章处理成功。然后回想起来,原来邮局已经把分扣掉了。如果我们知道只要缴纳罚金,我的南京等app其实都可以缴纳的。邮局故意不告诉我们,大概是为了欺骗我们办他们的卡。

下午去金马路的检测点去办年检。中国的年检是有专门的机构,与美国年检可以在修理厂做不一样。今年的流程有了变化,先做环保,再做车检。我们到了环保车道,因为我们是开了12年的老年,其实有点担心环保不过关。排我们前面的一辆宝马,一辆别克,看起来挺新的,居然被环保发现尾气不合格。宝马车主与环保检测的人争执了很久,大概有10来分钟或者更长,因为太阳很大,我坐在车里都被晒化了。环保检测的人居然很有耐心地跟人争执。到我的车辆的时候,居然没有问题过关了。厉害了我的老车。

转到车检道上继续排队,前面有很多新买的工程车排队,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轮到我们的车上检测道,最后一关灯光检测结果不合格。去年车检的时候,检测人员就提醒我们灯光暗,今年不合格了。去服务大厅查了一下数值,左大灯(驾驶位)9400,右大灯13900,合格值是15000,这差的是有点远阿。问检测人员要如何处理,独立检测机构的弊端就出来了,因为里面的工作人员并不懂车辆,不能给出专业意见,只是说去找修理厂吧。

跟4s打电话,因为最近两年常往4s跑,与4s 小蒋很熟了,跟我说灯泡与透镜可能都老化了,如果去4s 换会很贵,一个灯泡要五六百,还要加工时费,如果是透镜就更贵,要好几千,建议去汽配城。仙林边上就有一个很大的汽配城,但我们从来还没有去过,想着去逛逛吧,但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先这样。

第二天(4.24)九点出发汽配城,现在进门都是自动感应,出门自己刷二维码付钱自动抬杠,门卫基本失业了。里面很大,问了一家卖对应车型配件的店,人说他们有大灯总成卖,但没有灯泡。Get到一个知识点了,原来灯泡不叫配件,是消耗品。继续找。买了一对菲利浦的氙(xian)气灯,440块,店主是一对年轻夫妻,我问有没有氙气灯,男老板愣了一下,说哦,疝(shan)气灯,有的。女店主送了我们一瓶玻璃水。男店主帮我们找修理厂的人给安装,说好安装费50元。

汽配城内就有好几家修理厂,到了联系好的那家,老板在医院,所以只有两个小伙子学徒在,这个来自安徽的小伙子就开始帮我们安装,检查了后发现这款迈腾的远光灯泡不好换,必须要拆下保险杠,取出大灯总成才换。这个就有工作量了。这时老板从医院打电话查岗,小伙子汇报了一下相关情况,老板要求增加钱,好吧看起来是很麻烦,100块。

安徽小伙子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新灯泡换上了,眼睛看起来的确亮度要好一些。这时大概10点半吧。跑去检测站。那个检测站没有专门的复检车道,一如继往排队,但今天环保道上车很少,车检队伍仍然很长。轮到我们的时候又是一个小时后了。师傅把我们车开到灯光检测位置,仪器从右往左移,仪器居然没有检测到灯光!那灯光不是亮着吗,为什么检测不到。车检师傅只是说仪器就是检不到,他也不知道原因。

跑到大厅,与里面的行政人员讲这个事,大家一起出来看车。围上几个车检师傅,有人建议说把灯光打开,投到墙上,发现左灯(驾驶位)在墙上成光圈,右灯在墙上散光,看不到光圈。一个师傅说,手电筒都比这个亮。但这些师傅们没有一个能给出有用的意见,一些说你们灯泡老了(但我们灯泡刚换的),一些说总成坏了(两个总成/透镜都换要几千大洋,换不起阿),那个女行政人员干脆说你们12年老车,要换车了。言谈之间都好像在推卸责任,意思你们车就是这样,不是他们检测的问题,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其实我们只是想解决问题而已,因为对于车来讲,我们基本也是毫无知识。

照样给4s打电话,这次4s 也给不出来意见,因为他们认为只是换了灯泡,不应该出现这样奇怪的问题。问题还得自己解决。如果透镜或者总成坏了,不会昨天能检测出来,今天检测不出来,而且昨天是右灯强于左灯,今天是右灯没有光圈,两个灯都检测不到;所以如果不是透镜或总成的问题,就是灯泡或者安装的问题。所以我们决定先去找灯泡店再去找修理厂逐一排除。

到了灯泡店,大概描述一下情况,拿了置换出来的灯泡与老板确定是否是正确的型号。老板确定无误,说灯泡不会有问题。老板打电话跟修理厂老板也说了一下情况,让我们去修理厂。

修理厂两个小伙子在,老板这时不在。车停在阳光下,打亮灯,蹲下来目视检查,发现灯泡里面最亮的的部分都跑到边缘上了,感觉可能是安装不到位,帮我们安装的安徽小伙子也感觉可能安装有问题,不过他说大灯外部有个调节孔,可以通过这个调节(老板后来否则了这个方案,因为这款大灯是随动转向的,计算机自动调节)。老板叫大刘,他回来后就坚持说是透镜老化的问题,至于我们问,为什么昨天透镜还好的,换了后就马上坏了(检测不到),为什么原来右灯强于左类,现在右灯散光了,没有回应,假装很生气的样子,说我们不相信他。我跟他说,我不是来找事的,只是想解决问题,他的回应是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法子。其实很理解大刘的心理,光是正常换一下灯泡就这么麻烦,还要找出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要花很多时间在里面,而且是没有报酬的,而且问题必须往我们身上推。老板毕竟想的比小伙子多。换成我是老板,一样心理。所以不怪大刘,甚至后来是他帮我们解决了问题。

我们提出有可能是安装的问题,大刘矢口否决,说那是有卡口的,不可能出现安装位置错误,肯定是透镜老化。这时灯泡老板也来了,灯泡老板是难得的好人,在边上帮我们说好话,让大刘帮我们想想法子。大刘说:你们不相信的话,那就把原灯泡换回来,看看不是一样散光。我们同意了。小伙子开始拆保险杠开始置换。转折出现在大刘愤愤地命令小伙子把车开进修理厂(此前都在外面空地上,阳光很好,看不出来灯光变化),我估计他从这时开始是下决心把问题解决好了,此前都是推脱的心理。

车开进修理厂后,保险杠拆开,大灯取下来,把修理厂的铁拉门拉下来,开始测试大灯投在墙上的情况,我配合他们快闪大灯。右灯果然在墙上没有明亮的变化。然后小伙子把旧灯换进去对比,发现尽管不亮,但可以看到快闪情况下墙上的亮度变化。这时大刘应该已经判断清楚,尽管没有跟我们讲。要不是灯泡问题,要不是位置问题。因为旧灯泡一只是菲利浦,一只是欧诗朗。大刘让我们去灯泡店要了一对欧诗朗试试。换上后右大灯仍然是散光。所以不是灯泡问题。他们发现了卡口没卡好的问题,小伙子折腾了很久,没弄好,大刘自己上手。大概是大灯里面卡灯泡的位置不好找,大刘折腾了一两刻钟才卡好。所以师傅的技术还是比学徒强。安装回去后,这次看起来墙上测试的亮度变化很明显了。这时大刘及两个小伙子大概帮我们折腾了2个小时。

大刘这时候已经不气了(估计也是装出来的),说如果去检测还有问题,我给你一个黄牛的电话,你就找他。我们离开前,我主动跟大刘说,辛苦你们了,要不我付点钱请小伙子们喝杯茶。被大刘拒绝,我就没有坚持。我相信能帮助到人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修理厂老板也不在乎这么几十块。

这次再去检测,检测师傅坐在车里看到右大灯检测合格了,就从车窗里伸了大拇指给我们示意,左大灯合格了又伸出大拇指。结束后,我向他们表示感谢。

回来路上,我给大刘发了一个微信报告检测通过了,谢谢他。大刘回,通过就好,客气了。我也给4s 小蒋告知结果并表示感谢。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是下午4点半,正好赶上去学校接娃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