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22

google scholar引用超3000

稍记录一下,最近google scholar上的引用超过了3000,其中引用最高的两篇总引达670次,但我在其中都是打酱油的角色,其中一篇是Arizona大学Kargel教授的SCIENCE论文,另一篇是李新老师的中国冰冻圈变化(Review)。扣除这两项,其余工作大概主要算是我主导的(主要是我学生一作,我第二兼通讯)。不过相比国内外大牛们动则几万的总引用,差距很大,目前也缺少单篇上千的那种对学科有重要影响的工作。

我的Google Scholar:https://scholar.google.com/citations?hl=en&user=6AFbResAAAAJ&view_op=list_works&sortby=pubdate

Google scholar引用截图 (Jul 23, 2022)

说点关于审稿的事情

这两天受邀继续担任《遥感技术与应用》第8届编委会成员(之前担任了第7届编委委员),也收到了一个来自IJDE (国际数字地球期刊)对top reviewer的感谢信。

我最近几年的不完全审稿记录(尤其是英文期刊)在publons 上有,这些年帮专业期刊看了一些论文。帮IJDE的审稿并不多,可能是因为意见写的比较细致吧。不过它这个信另一个作用是邀请评议人给他们期刊投稿。

来自IJDE对top reviewer的感谢信

之前也有期刊和同事邀请我担任期刊副主编,被我拒绝了,我感觉答应下来的话就变成一种责任,每天要处理稿件。担任评议人(referee)就自由的多,先看看摘要,决定是否accept下来看。如果太忙或者心情不好,也可以拒绝审稿邀请。我在Water上被列为board editor,它的角色与一般referee差不多,一年下来需要做editor角色来最终裁决是否接受(acceptance)也就几篇,不构成一种负担。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多年冻土与冰缘过程》没有2021年的影响因子

每年6月底Clarivate 都要发布新一年度的影响因子(IF)。这场景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今年多数期刊的影响因子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国产英文期刊长进明显。但在大家拿到IF 2021列表后,做冻土研究或者冰冻圈相关研究的朋友们可能会困惑,在里面居然找不到《permafrost and periglacial processes》(多年冻土与冰缘过程)。

这本期刊是国际冻土协会会刊,是冻土研究的顶尖期刊,目前主编是意大利的一个教授,每年发文量一直不大,往年大概50、60篇/年模样(这两年我没有投过,不知道发文数量是否在增长),SCI 分区一般在2区有时候甚至会掉到3区,审稿流程很长,在开放访问杂志3个月就发表出来的现在,这个动不动超过一年的发表周期有点长。但做冻土研究的人还是很认可它的质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