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关于审稿的事情

这两天受邀继续担任《遥感技术与应用》第8届编委会成员(之前担任了第7届编委委员),也收到了一个来自IJDE (国际数字地球期刊)对top reviewer的感谢信。

我最近几年的不完全审稿记录(尤其是英文期刊)在publons 上有,这些年帮专业期刊看了一些论文。帮IJDE的审稿并不多,可能是因为意见写的比较细致吧。不过它这个信另一个作用是邀请评议人给他们期刊投稿。

来自IJDE对top reviewer的感谢信

之前也有期刊和同事邀请我担任期刊副主编,被我拒绝了,我感觉答应下来的话就变成一种责任,每天要处理稿件。担任评议人(referee)就自由的多,先看看摘要,决定是否accept下来看。如果太忙或者心情不好,也可以拒绝审稿邀请。我在Water上被列为board editor,它的角色与一般referee差不多,一年下来需要做editor角色来最终裁决是否接受(acceptance)也就几篇,不构成一种负担。

同行评议很有意思,作者与评议人角色可以互换,遇到有意思的有水平的作者或者评议人真是可以学到很多书本上被忽略的东西。比如当时写GRACE重力卫星论文的时候,评议人告诉我们GRACE数据是相对于某一参考时期的矩平,如果研究期与该参考时期不一致,要做转换,还很细致的给了转换公式。前两天还收到一篇GRACE的论文评审,同样没有做转换,我也给指出来了。

发表JAMES 论文时,评议人给了95条意见,这是目前收到最细致的意见,我一直感觉我自己是写的比较多的,后来就不敢说了,我写不了95条意见。JAMES论文的两个评议人都在原文(manuscript)上对语言作了修改。其中一位还告诉我们单词new 的背后的含义。因为我在回复信中写到了:We added a new experiment类似的句子。评议人说这个上下文里new不对,new一定背后是有一个old 作为对照的,这里应该要用 extra 或者additional。我们英语离native还是有些距离,尽管我们小组的英文论文都是我一手改出来的,不送润色公司。

最近审稿还遇到我的意见与其他匿名评议人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之前可能也发生过但不大记得。最近一次是JGR,一次是GRSL。其他评议人都给了小修(minor),我给了拒稿(decline)。JGR工作是用经验公式预报未来百年变化,这是典型的用内插方法做外插,方法是错误的,导致结论没有意义;GRSL是关于应用一个数学方法对几种数据进行相互验证(我不方便提供更详细的描述),我从一开始就怀疑这个应用场合不满足数学假设,经过几轮评议,其他评议人都感觉可以了,但我从补充的材料里找到证据,这个论文得到的验证结果与他人结果是完全相反的,而且作者给不出来原因解释,所以我坚持了拒稿。JGR 编辑给我写了一个信,说他主要基于我的意见给了退稿,尤其对我的expertise表示感谢。GRSL 编辑没有专门的信(只有一个例行的thank-you note),但也依我的意见做了退稿处理。对作者来是个不幸的事情,我很抱歉。但在scientific rigor 方面我做到了,尽到了作为一个reviewer的责任和义务,另外也有一种经过披荆斩棘、力排众议,最终维护了scientific integrity 的感受。这些论文应该后面还会在其他期刊上发表出来,但这已经不是我能管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