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hi之行(5)

见着了与会的人,他们住在离我旅馆很近的另一个旅馆。英语都说的特别好,Iran的好
象来了好几个,还有一个女孩的,后来知道岁数比我还少,但她还抱怨说她看起来比我
要老的多。个别的英语听起来有些问题,比如two,被念成DU了,dry被念成 d-rai了。
一下子好象改变不过来,有时候甚至影响到我的理解。5号又来了一个Pakistan的。他
们的名字都很别扭,记不住。反正叫谁都叫prof或者dr,都没有问题。好几个是在usa
拿的phd,都是hydrology方面的专家。我的报告讲到我们的modeling activities的时
候,提到prms和mms,讲developed by G. Leavsley,他们居然都知道。
见着了Prof Sharma,和Dr. Jhan。特别是Sharma的英语,我理解起来真有问题。
会议做了调整,早上讨论 guildeline的内容,我提不上太多的意见,而且困的要命,
下午继续完成 guideline的内容,然后是我的报告。我终于也没有找到时间先看一下
ppt。不过好在还能将就过去,因为ppt写的比较详细,每个slide只要稍加解释就可
以,其它可以念着来。
Sharma在印度应该是个很有影响的学者,很忙,说第二天他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所
以不能与会了。Jhan一直跟到会议的结束。第二天5号继续presentation,后来又来了
一个Pakinstan的政府组织的学者,话很多。跟我讲Parkinstan跟China现在是
friends,我讲always is friends,他讲以前不过好,我讲以后不会不好了。象绕口令
是吧。他的英语很好,别人presentation的时候,他总有很多的问题。说自己到过成
都。我告诉他成都是出美女的地方,他说没注意,以后过去的时候要仔细研究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