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行有感

“北京机动车400万辆,东京、纽约各有800万辆却没有北京堵,这显然不仅仅是车多车少的问题。现在听到的方案都是准备拿私车开刀我反对,应该先向道路管理部门开刀,再向交通管理部门开刀,再向公交设计与实施部门开刀,顺便说一下,那些多此一举的收费站都可以开一刀,因为人类早就创造了不阻碍交通的收费方式。在北京,还可以向特权车狠狠来一刀。好刀要用在刀刃上。”(引自崔永元微博)

崔老师身在皇城,所谓身在福中不知道福,该知足了。兰州现在一车一月限6天或者7天,兰州才30万车,北京还有400万辆,但兰州限行比北京还狠。事实说明一切,限行的结果一样不乐观,堵的时候还是堵,倒是闲的时候车是少了一些,理论上限行可以减少20%,但问题是堵的时候根本不是多了20%,而是多了2000%。

政府做各种事情总是有理由,道路硬件条件差,种种先天或者后天不足,所以他们只能做一些伤害民众利益的事情,告诉每人要从大局出发,照顾好整体利益。有时候很奇怪,政府是干什么的,这些事情不应该就是他们的份内事吗?解决不好别找借口了,承认自己无能还落个诚实的评价,哪来这么多话。所谓大局整体,他们在讲的时候好像忘掉了大局整体不是虚的,是由一个个实在的人构成的,所以总理以前讲过,百姓无小事,这个国家就是由个个百姓组成的。有时候感叹,同是公务员,有些城市的执政水平就高了不止一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