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期间从海南飞南京旅程记录

疫情最严峻的时段已经过去了,我是3月15日11点50分的航班,飞机没有晚点。从出租车下来,从3号门进去大厅,3号门前有关口,要求大家提供海南健康码,只有绿码才能通行。健康码是一个微信小程序,要填报个人信息以及是否有发烧、咳嗽等症状,自行申报一次管用三天。

安检人很多,每个口子都排长队。找到登机口,临近登机时间时,地勤告诉大家去扫描一个微信小程序,要求大家申报。这是一个叫航旅纵横的App提供的微信小程序,里面除了填写个人信息,还包括填写航班 、座位等信息,以及确认否去过国外、去过湖北,或者有密切接触史等。因为海南回去的旅客不少是老年人,他们不停地向年轻人求助。

登机口扫登机牌进来后,有地勤拿测温枪检测手腕或者额头。

正常在飞机舱内就座后,空乘广播,要求大家扫描填写申报表,或者填写纸质的申报表。空姐并没有告诉大家每个人必须要填。空姐拿着二维码让需要的乘客扫描。

起飞后,空姐开始拿测温枪对每个乘客测温。每个空姐都带护目镜与口罩。整个航班没有发现有异常的。海南省已经连续20多天没有新增感染病例。

机上空姐给大家送餐,一瓶水和一个烤热的肉饼,一切照常。每个乘客都带口罩,但据我观测,很多人并不会正确使用口罩。比如露鼻子,手摸了口罩后再揉眼睛,以及手拉下口罩后抓着饼直接吃等。

飞机到达碌口机场停好等摆渡车,大家挤在过道等待,空姐广播说,有一些旅客仍未填写申报表,机场地面方不让下飞机。因为有部分旅客着急(赶着高铁),机长与地面联系后,确认必须全部填写好才能一同下飞机。我有点疑惑,如果有潜在感染者,大家这样挤在过道不好吧;如果没有,那么填报的信息用处不大了。

摆渡车跟平时一样,人挤人。人流被导到提取行李方向,在大家下到行李厅前设了一道测温点,有三四个穿防疫服人员,一人通过摄像头红外监测经过的旅客体温,发现异常的旅客再人工测额温。我眼前看到的被额外测温的几个都是女性。我前面一老年女性嘀咕说,他们不知道女性生理周期原本体温就高(我大概查证后是说排卵后会使得体温上升0.5度左右)。

出口外拦客的特别多,有四五个人问我去哪里或者说要车吗,比出租车便宜云云。我坐到出租车,师傅说旅客人少,所以拦客的人比以前多。

进小区门口,被要求登记信息,自哪儿来往哪儿去,是业主还是租客。另外要求出示苏康码。这是支付宝里江苏省弄的一个统一的健康码,同样需要自行申报同样的健康信息。

终于回到家,扔掉口罩、洗澡、洗衣服、对箱子消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