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ort visit to Tehran, Iran (day 2)

D2

德黑兰是夏令时,比北京时间晚3个半小时。入睡的时候已经当地时间12点过了,没睡几个小时,当地时间4点多,即北京时间8点左右便醒了。同行的还有2位中国来的教授。一问也是类似情况。

早餐是在宾馆地下室的一个印度餐厅吃的。自助性质,含在房费里。我不大喜欢西餐。胡乱吃了一点cereal泡热牛奶。西瓜很好吃。这可以想像,伊朗处在干旱区,年降水约200mm左右——这也是我们这次会议的讨论主题,气候变化下的水资源管理及对策——干旱地方西瓜、葡萄等就比较甜。见我们是新客,餐厅经理推荐我们尝尝他们的当地产的红枣,很甜但不腻。

此前翻一点伊朗的资料,说到德黑兰的餐厅服务员只有Waitor(男服务员),没有Waitress(女服务员)。这个印度餐厅里看到了一个漂亮穿制服的女服务员。但给我们offer的唯一服务便是坐下来的时候给我们递了一个热手帕。其余的服务都是男服务员提供的(中餐和晚餐的时候,早餐是自助的)。估计女服务员是为女客设置的,因为伊朗有很严格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包括比如与女性握手,一般都是禁止的。

会议是20日开始。所以我们三人计划了到城市看看。查了一点网上的资料,也咨询了宾馆前台的服务员,决定去看几个地方,一个是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Iran),一个是皇宫(Golestan Palace),一个是他们的Bazaar(大集市),还有一个是最大的清真寺(Imma Moskque)。

前台帮要的出租车,第一站是博物馆。交了12个美金。博物馆里面不让拍照(事实上很多地方包括公共场所都不让拍照,让人很郁闷)。只在博物馆外面拍了几张,以示来过。这个博物馆被称为伊朗的卢浮宫,有很珍贵的文物,是个到德黑兰非看不可的地方。不过德黑兰目前并不重视旅游业的开发,所以初一看外表,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

伊朗其实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可能大家一下子想不起来,但如果说波斯,恐怕大家就一下回忆起世界史关于波斯帝国的一些内容了。伊朗以前就叫波斯。博物馆里陈列的便是波斯很珍贵的出土的文物,从几千年前的东西到几万前,几百年前的东西都有。很遗憾的是博物馆没有提供解说,文字也多是波斯文,只有个别有对应的英文说明,基本看不懂,只知道很宝贵,但不知道宝贵在哪。博物馆收费。

卖纪念品的地方藏的很后面,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服务员估计是国营体制的,不在乎卖出多少,只忙着打电话。转了一圈出来。

博物馆在的区是德黑兰的市中心,其余几个点都离的不远。在博物馆出口的地方问了一下,得到很仔细耐心的帮助,告诉我们如何到皇宫。不过尽管如何,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皇宫。街上的多数人是不懂英文的。地图又太粗,街上的标记也经常是波斯语的,不懂。最后想到有困难找警察,找到一个类似于110的亭子,警察同志发扬公仆精神,连比带划的终于让我们明白如何到Golestan Palace。

走在街上,可以充分体会到德黑兰人的友好,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是外面人面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宗教和西化的关系吧。

Golestan Palace(古列斯坦宫?)是他们的古王朝宫殿吧。参观了他们的主宫,接待的宫殿,加冕的地方,画室等。收费,但不多。感觉破破烂烂的。一方面是伊斯兰的颜色就蓝色调为主的彩色,另一方面可能由于历史原因,颜色不鲜艳了。跟故宫等是没法比,不是一个层次上。宫殿里面很多玻璃的装饰,类似马赛克的。放到现在一点不惊奇,如果回到当时,玻璃跟金子一样的珍贵,可以想像是如何的奢华。

Imma清真寺其实离皇宫很近,这一块就是个大集市,人多。因为是礼拜天,店铺很热闹。我们很惊讶的发现,1千2百万人口的德黑兰是没有大超市的,都是一些杂货店。与中国很不一样的是有很多很长的小巷,两边是店铺,我们试着从一个巷子进去,结果走了近半小时还没到头,怕迷路原路返回。男男女女很多,成年女性无一例外戴头巾,很多穿的跟巫婆一样一身黑。

清真寺是很严肃的宗教场所,从德黑兰来讲,周五是他们宗教活动的时间(周五不上班,所以他们一周有三天的休息),但周日人仍然很多。不过我看到很多人就躺在祈祷的地方睡觉,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宗教礼仪。也是不允许拍照,我们掏出相机,很快被人阻止。因为拍照是不够庄重的行为?

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国家,我们的workshop notes里告知,no polictics, no religious,不得谈论政治不得谈论宗教。伊朗让人感觉到很神秘。过于信仰宗教有时候让人感觉过于愚昧,但其实伊朗是个教育程度很高的国家。女性受教育甚至比男性还好,平均有大专以上的教育(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黑兰主任的谈话)。但很奇怪,这么高的教育,伊朗是个一夫多妻的国家,理论上讲一个男的可以娶4个老婆,只要得到已有妻子的许可。这是我们谈论的比较多的话题,然后就去观察带着多个老婆出来吃饭逛街的例子。当然,我们什么都没有论证过,只是无聊的话题而已。

走了很多路,累。回来的时候遇着不爽的事。网上的资料都说德黑兰的出租车司机是不会坑人的,从宾馆过去的时候我们花了12个美金,回程的时候司机要了我们50个美金。语言不通,连争辩的可能也没有。充分说明,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不管是不是有宗教信仰在那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